1. 首页
  2. 贵族虐恋

快穿之玉梯横体全文阅读青亘 bl真人h音频

轻盈地跃下屋顶,转身眺目而望。

身后的天空雷云密布,屋舍的阴影遮住了视线,钩蛇庞大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风中偶尔传来一丝铮鸣之声,还未散尽的仙灵之气和魔气在其中胶着。

凌月抬手拍了拍面颊,安抚着自己不合时宜的悸动。

幼时的她时常赖在他怀中,只记得有一股温软舒适之感。再次相见后,总是有种异样之感——她虽觉得对他还是那般亲密,却也察觉到这亲密中有某种东西隐约改变了。

他对她偶尔的触碰,仿佛也被什么局限了。

直到方才他拥着她跃起,凌月猛然间羞涩非常!她的胸口紧贴着他的衣襟,微微紧绷的压力,让她的血液中撩起了火焰,仿佛要将她燃烧殆尽一般。

好在风的温度比较清凉,凌月深深呼吸着,心跳也渐渐和缓了——眼下还是救依儿重要,诡异的心情暂时不要去想了。

这般想着,凌月侧目而眺,半山上的魔宫一如既往的阴沉黑暗,不怕迷了方向。

定了定心思,凌月向着魔宫飞奔而去。

天魔城的屋舍很是散乱,在转过不知道第几个屋边时,凌月眼光微闪——一股气息紧紧跟在她身后,似有若无。

什么东西?这魔城中,怕是没有什么好东西的。只是“它”的气息太过刻意,仿佛是在提醒着她,“它”的存在……

“它”的力量,在她之上!

凌月脚下一顿,无名极速化为长剑,猛地横扫身后!

一道诡影迅速飞起,快的看不清模样,带起疾风,又落到了身后。凌月咬牙,返身又是一剑。

手腕被猛然握住!无名立时变了回去,一股大力将她拉向前方。

在看到鲜亮的红衣时,凌月心底一松,却是忘记了收力。他抓着她的手腕微微扬起,她的脚尖便酿跄着离了地。

身体前倾,瞬息之间便撞进了他的胸膛。流光火衣是那般舒适的触感,然而并不能让小脸上的疼痛有所缓解。

腰间被他的另一臂圈住,她的双脚正好踮在了他的脚尖。

“小灾星,你怎么在这?”

调笑的声音魅惑地厉害,凌月耳根一烫,挣扎地支起了上身。

瞪目看去,那人垂着眸,瓷白的发丝在这昏暗的地方染地微暗,像是妖冶的银灰之色,让他的凤眸愈发美丽而深沉。

凌月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

抬手推搡着他的胸膛,右手也在他手中挣扎,口里道:“这位大人,我想你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凤目中闪过笑意,蛇君将怀里不断挣扎的小东西仔细看了看,笑道:“伪装的倒是不错,不过小灾星……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挣扎的力道一顿,左手腕上忽而有轻微的动静。赤红色的小脑袋探出袖口,乌溜溜的小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人一阵闪闪发亮。

在凌月怔愣的眼神下,赤影一闪便跳进了蛇君的衣襟里,欢快地吐着信子,不停地在他颊边猛蹭。

“你说……”蛇君将怀中的人儿提了提,让她更靠近他一些,轻笑道,“本君是不是认错人了,嗯?”

凌月一阵微窘,只好拿眼怒视着赤影。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赤影转眼看来。

下一刻,小蛇猛地缩进了那人发间,露出的神色充满了惧意与困惑,仿佛连它的红鳞都被吓退了颜色。眼里水汪汪地一片,委屈的厉害。

干巴巴地笑了笑,凌月转眼看着蛇君惬意的笑容,道:“蛇君大人……你先放开我。”见蛇君眉峰一挑,又道:“你这样我很不舒服。”说着踮了踮脚尖,眉头微蹙。

腰手间的束缚立时一松,凌月心中奇怪他怎么这么好说话,但也赶紧落脚退开几步,伸手将衣裳整了整。长发在颊边滑落,满目的月白颜色,裙角轻荡。

心间一跳,凌月赶紧抬眼看去——蛇君的笑靥总是那般绝丽无双,然而他手间摩挲的东西仿佛有些眼熟。

下意识间摸了摸发后,顺滑的触感,长发披散。这人竟是将她的伪装给撕下了……

“还给我。”凌月伸手,径直说道。

像是料定了她不敢上前去抢一般,蛇君一面将那玉质的发圈从他指缝露出一点,正好让她能看得仔细,一面道:“本君不喜欢跟男人呆在一起,你还是这样顺眼些。”

谁稀罕你顺眼了!

凌月心里叫嚣着,磨着后槽牙再次缓缓道:“还给我。”

浑圆的瞳孔瞪着光,仿佛在说:要不是打不过他,早就动手不动口了。

“小灾星,”蛇君勾起笑,缓缓道,“你既在此处,便该知道此处的危险,不是一个伪装就骗过别人了。”

凌月蹙眉,道:“我自然知道,不过伪装一下,总有用得着的时候。”凌华自然也想得到这点,既然他要让她伪装,那必然有他思虑到的地方。

“用不着。”蛇君手间一翻,带着发圈缩回手去,“有本君在,谁人伤的了你?”

幽风卷来,灌满袍袖。

红衣似火,灼灼耀目,银色的长发勾在肩腰。火玉交辉,两种色彩都是那样极致,又那样锲合。

那是怎样的绝色容颜,凤目含情,琼鼻朱唇,分明是比女儿家还要魅惑的面相,这一笑时,却是睨视天下的霸气绝伦。

他到底是怎样的人……这般明艳俊朗,夺人眼目……

凌月呆愣原地,直到那人忽而又勾起唇角才猛然回神。

这人的面相实在太惊艳了,纵使看惯了鸢墨姐姐的妖媚,也无法淡化他的任何一处颜色。

压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凌月微微侧目,伸出的手依然放在两人中间:“那……那东西我还有用……”

听着自己没底气的声音,凌月心头一阵懊恼。却不料手心一沉,竟是那人将发圈扔了进来。

心里一松,凌月返手将它放进了腰间。一抬眼,蛇君似是一直看着自己的动作,眸里还映着远处的雷光。

凌月正了正身,尽量让自己的态度谦和了许多,这才开口道:“蛇君大人为何在此处?”

蛇君微抬下颔,“睨视”着她道:“这是本君先问你的。”

凌月一愣,方才想起他问的话。

不过是迟疑了半息,眼前这人却是猛然上前一步:“怎么?没听清?要不要本君再问一次?”

他的气息扑面而来,分明没有太过靠近,凌月还是吓得退了一步。

“我是来救人的。”回答脱口而出,凌月站定脚跟,不去看他戏侃的眼神。

“救人?”蛇君好笑道,“凭你的修为,你确定是来救人的?还是来送死的?”

“这点就不劳蛇君大人操心了。”凌月挑着眉,朗声道,“蛇君大人若是有正事,还是别在这里耽搁了吧,小女子恭送大人。”

一言说罢,凌月不由心尖突然一颤。转目看去,蛇君噙起狷狂的笑意,瞳色幽深非常。

凌月睁大眼,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甫一微退,周身猛然一僵,竟是又如那时一样,无法动弹。

红袖微揽,一瞬间便被他的气息笼罩了。

长指捏上下颔,迫使着她看着他的眸,蛇君冷声道:“本君是不是对你太好了,让你敢怎么放肆跟本君说话?”

凌月张张口,感觉到喉中通畅后方才道:“蛇君大人即便是妖王,那也是你蛇族的统领,与我又有何关系?若是蛇君大人顾念一些与青丘的情谊,那便请放开我,我自会为刚才的无礼向你道歉。”

“几日不见,倒是越发伶牙俐齿了。”蛇君指下用力,在她白嫩的肤上磨出粉色的凹痕,“九尾娘娘难道没教你,一个人出了青丘,可要谨言慎行,否则……小命堪忧……”

凌月双目灼灼,忽而笑道:“蛇君大人大量,自然不会把我的小命放在眼里。”

樱色的双唇在眉目弯弯时显得乖巧可人,原是觉得尚算可以的容颜,竟是一时让人难以移目。蛇君面色和缓,道:“本君自然看不上你的小命。”

凌月浑身一轻,知道是他放开了一点钳制,赶紧后移身体与他拉开一点距离——这般亲昵的距离,让她十分不自在。

“既如此,蛇君大人就别与我计较了,还是快些做自己的事去吧。”凌月一偏头,让他的手指离开她的下颔。那里被他捏得有些发疼,索性也抬手揉了揉。

蛇君低笑着,如他的容颜一般让人心醉:“本君……就是来找你的……”

凌月瞪着眼,一时无语。

蛇君笑意越发魅惑,再次低声道:“小灾星,本君可是特地来找你的……”

“……”凌月侧目,不再正视他的脸,小小声道:“那小女子便多谢蛇君大人了……”

这模样分明就是不信他的话,好在他也不是真的只为了她而来。

蛇君一转目,看着魔宫道:“你要救的人,是不是在那里?”

凌月也看了过去,不答反问道:“蛇君大人要去魔宫?”

“既是如此,本君做个好人,带你一路去好了。”蛇君眉头一挑,带着她悠然一转身。

凌月慌忙开口阻止道:“不,我先不去。”

她与凌华约好了在城中等待,若是进了魔宫,情况不明暂且不说,最怕横生枝节,让他还要替她担心。

“不去?”

蛇君的动作像是将她夹在身侧,让她十分不适。偏偏他睨视着看来,眼神亮地令她不由噤声。

“为何不去?”蛇君嘴角带笑,语气却含着冷意,“你不是有人要救吗?”

“我、我是要救……可、可是……”

蛇君手臂一紧,凌月被勒地发疼。

“有本君在,收了你的可是。”

凌月还想说话,一张嘴却是灌了满口的风!红衣袂袂,蛇君已然向着魔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