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 男生子难产短文

面前是淡蓝色连衣裙女孩,身后是风衣男人,唐依觉得被这对狗男女包围了的自己,已经抢救不了了,此时的她唯一可以做的,大概就只有欢声笑语中打出GG了吧。

忽然,唐依又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她回头朝身后看了看,却见到原本追杀自己的风衣男,此时竟然停在了原地,显得有些踌躇。

这时,淡蓝色连衣裙女孩也走到了唐依身边,停下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远处的风衣男,似乎考虑了一下,便继续往前朝着风衣男走去。

“这是?”唐依心中微微一动,没有趁着这个机会逃走,而是转过身看向了风衣男人。

风衣男人看到淡蓝色连衣裙女孩走向自己,身形直接消失不见,然后又在不远处出现,再消失再出现,仿佛无头的苍蝇一般在不大的区域里乱转,而淡蓝色连衣裙女孩已经一步步接近了他。

“鬼打墙吗?”唐依心中一动,瞬间猜到了风衣男人无法逃走的真相,忽然觉得有种莫名的荒谬,她竟然见到了一只被鬼打墙困住的厉鬼。

淡蓝色连衣裙女孩终于走到了风衣男人的身边,张开了双臂紧紧抱住了风衣男,与此同时她的头发生长散开,如同流动的黑暗一般,将对方缠绕包裹,然后吞噬。

“吼呜~”

风衣男人痛苦的嘶嚎了一声,终于清醒了过来,想要挣脱淡蓝色连衣裙女孩,在发现根本无法做到之后,忽然反抱住了对方的头部,张开了大口疯狂地啃噬起来。

不过三两口,淡蓝色连衣裙女孩的头部就被啃得露出了白骨,但她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似的无动于衷,只是头发延伸吞没风衣男人的速度更快了许多。

风衣男人的嘶吼声愈发痛苦,他啃噬淡蓝色连衣裙女孩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狰狞的大口三两下开合,直接咬碎了淡蓝色连衣裙女孩的头骨,露出了里面晃动着的大脑。

风衣男人见状,啃噬的力度又加大了三分,将头骨连同着里面的大脑一起嚼碎咽下,但同时束缚包裹着他的头发数量越来越浓密,已经将他的半个身子彻底吞没。

唐依看到这里,直接转身就走,她知道这两个鬼物已经要分出胜负了,如果自己继续留下,活下来的鬼物恐怕都不可能放过自己。

刚刚跑了两步,唐依就感觉到心口一阵发悸,眼前猛地一黑,急忙扶住了身边的墙,改奔跑为快走,朝着家的方向赶去,与此同时她还有些庆幸,幸亏心脏的问题没有再风衣男追杀自己时发作,要不然她也就等不到后面两鬼相争的事情了。

唐依的家并不算太远,就算快步走着也没用太长时间,唐依就回到了家里。一进家门,唐依就往沙发上一瘫,舒缓着自己已经难堪重负了的心脏,等待着接下来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唐依很清楚,两只互相吞噬的鬼物当中,如果风衣男子赢了的话可能还好,若是淡蓝色连衣裙女孩赢了的话,必然是不可能会放过自己的。

至于淡蓝色连衣裙女孩能不能找到这里?唐依觉得这个冷笑话并不好笑。

休息了一会,唐依感觉自己的心脏舒缓了一些,觉得有些口渴了,伸手朝茶几上的果盘摸去,却发现果盘已经空空如也,不禁叹息一声,只好起身朝着冰箱走去。

打开冰箱,唐依从里面翻腾了一会,最后只找到了一瓶成分不明的鲜红色液体。

将瓶盖拧开,唐依闻闻了气味,心中若有所思,然后倒入嘴中尝了尝,微咸中带着些许馨香,味道还挺不错,唐依暗暗点头,已经确定了鲜红色饮料的成分,仰起塑料瓶一口气喝完了。

喝完饮料,唐依觉得有些困乏了,知道肯定又是茵茵来找自己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唐依并没有抗拒这困意的想法,相反,她还想看看茵茵又有什么新花样了。

头一沾枕头,唐依就被汹涌而来的睡意所淹没,直接陷入了沉眠之中。

……

“这里?”有些茫然地唐依观察了一下四周,她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上,面前是一面镜子,而自己的后脑还有着梳子滑过带来的舒适感。

唐依想要转头往后看,却直接被一双手按住了头,与此同时茵茵不满的声音响起:“依依别动!乱动的话,头发就没法弄了。”

“不乱动你也弄不好!”唐依本能地回了一句,她对于茵茵的小笨手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每次吵着给自己弄头发,最后都是彻底给糟蹋成了鸡窝一样。

“哼!”茵茵可爱的哼了一声,也许是知道唐依说的是实话,也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继续作弄起唐依可怜的头发。

唐依翻了翻白眼,闭上了眼睛任意茵茵施为,她已经做好了等下自己洗个头重新整理头发的准备了。

但出乎意料的,今天茵茵的手艺似乎好了许多,被她摆弄了五六分钟,唐依竟然都没有遇到头发因为纠缠在一起被拔掉几缕的情况,不由得有些好奇地睁开了眼,不能回头的她这从面前狭小的镜子里看了看身后的茵茵。

茵茵似乎是在专心摆弄头发,微微低头看着唐依的后脑勺,她的头发垂下了不少,将脸都遮的看不清了。

“这笨丫头,手居然也能练巧?”唐依心中微奇,但也没有说什么,继续闭目享受着茵茵对于自己头发的施为。

又过了十多分钟,唐依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似乎茵茵的梳子,一直在自己后脑勺刮,就没有挪动过位置。

“茵茵,你弄头发怎么一直在一个地方弄啊,换换位置啊。”唐依说道。

“嘻嘻,不用换,换了就不好了。”茵茵笑着说道,只是声音不再是之前那般甜美动人了,相反变得凄厉瘆人,与此同时她缓缓抬起了头,在唐依身前的小镜子上,映出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看到了这张脸,唐依脑海中电光划过,终于想起了自己所身处的,分明正是茵茵所编织出的噩梦之中。

茵茵继续在在唐依的后脑施为,这一次通过镜子,唐依看到了茵茵的手,上面并没有握着梳子,而是在一下下刮着自己的后脑勺,上面沾满了许多红白掺杂的东西。

“这是……我的大脑?”唐依暗暗想道。

这时,唐依忽然感觉自己仿佛有了另一个作为旁观者的视角,她看到在自己的身后,脑勺已经彻底被挖开,而茵茵的手正从自己的头颅里面,一点点挖出红白掺杂的血肉与大脑。

唐依离近过去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成为了空壳,里面只剩下了最后的一点粉白色的大脑,甚至连眼球都已经隐约可见。

随着茵茵将最后一点大脑组织挖出,唐依只觉得眼前一暗,瞬间失去了所有知觉。

……

一觉醒来,唐依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看了看,发现太阳都已经落下了,再等不到半个小时,天就该完全黑了。

晃了晃感觉莫名空荡的头,唐依感觉自己有些晕晕乎乎的,很显然,是刚才那个噩梦的后遗症。

“梦里被摘心,现实就有了心脏问题,那梦里被挖脑又会怎么样?难道自动变弱智?”唐依有些无聊的给自己讲了个冷笑话。

“叮~叮铃~”

门铃忽然响起,唐依了过去趴在猫眼上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人,等她想要收回目光时,一只遍布血丝的眼睛突然出现在了猫眼前。

眨了眨眼皮,唐依和这只眼睛对视了片刻,见对方一直不挪开,才终于有些无奈地自己挪开了,毕竟这么一直互相瞪眼,是真的很傻。

“这么老套的吓人手段,阁下是从至少十五年前穿越过来的吧?”唐依隔着门吐槽了一句,也不管门外的对方能不能听到。

这时,房门的把手忽然晃了晃,然后被从外面往里推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