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老旺秦芸雨目录_妈妈叫个不停

魏星云也紧随其后,傅奶奶见自己的孙子孙女回来了,立马丢下手里的菜刀,走过去抱住魏星云,“乐儿啊,你终于又来看奶奶了,奶奶好想你,小时候,你最喜欢吃奶奶做的东坡肉了,来,坐到沙发上看会电视,奶奶来给你做东坡肉。”

奶奶在世的时候也最喜欢给自己做好吃的,每次一做就是一大锅,生怕她吃不够,想到这魏星云的眼睛有些酸酸的。

“奶奶,我陪你一起做吧。”

“不用,不用,我的乐儿还小,你过去玩一玩,奶奶做好了,你负责吃就好了。”

傅奶奶边说边将魏星云往客厅的沙发上推,魏星云见奶奶执意不让她做,就听话的走到客厅坐着,打开电视,随意调了个新闻频道。

新闻上正在报道世纪集团这些年所做的公益,魏星云冷笑,沈巍这个商人倒是做得很到位。

奶孙俩在厨房忙的不可开交,做出来的成果却不敢恭维,猪肉的切工,大的几口都吃不完,小的塞牙缝都不够。

傅奶奶手一抖倒了小半瓶的酱油下去,整个肉的色泽黑乎乎的,一点也看不出肉本来的颜色。

魏星云在客厅闻到一股子的焦味,就知道今晚一定是被黑暗料理折腾的一夜,不行,糟蹋什么,也不能糟蹋她的胃。

就算在国外刚开始打拼的时候没什么钱,她每天也变着法子给自己加餐,不行,还是自己下厨比较靠谱,这么想着魏星云就朝厨房走去。

傅奶奶还想烧条鱼,于是在冰箱里翻来翻去,将碍手碍脚的菜通通都往外扔。

傅辰好看的眉毛皱起,这老人一旦有了力气也不是一件好事情。他在扔在地上的菜一个个捡起来放到桌上,刚捡起一些地上又瞬间多了另一拨。

终于傅奶奶从冰箱里找到了她想要的鱼兴奋的手舞足蹈,然后蹦蹦跳跳的到水池边洗鱼。

鱼是仆人们晚上去买的,本来一个个的都冻晕过去,和冷水接触片刻又摆动起来,傅奶奶着鱼对着水龙头准备先冲洗一下,那条鱼就像一个泥鳅一样一下子就从傅奶奶的手里滑落。

傅奶奶被吓的大叫,傅辰连忙过去安抚,傅奶奶片刻才缓了回来。魏星云听到叫声快步走到厨房。

傅奶奶看到孙女过来了,整个人都扑倒魏星云的怀里。

“乐乐,好可怕,这鱼它跳来跳去,一点也不听话。”

“奶奶,我来做吧,你去客厅等着,让您尝尝孙女的手艺。”

傅奶奶听到孙女要做菜给自己吃,开心的拍拍手,“好好好,孙女长大了。”傅奶奶也有些累了,于是就乖乖的到客厅看电视去了。

傅辰刚打算要出厨房就被魏星云一把拉住。

“傅大总裁别走啊,帮着杀鱼。”

“你不会吗?那我去叫仆人过来。”

“我一个弱女子,怎敢杀生。还是你来吧,被奶奶看到不好。”

傅辰感觉到自己的头顶有乌鸦在飞,想他活了20几年连厨房都没有进过,现在居然要杀鱼。

魏星云一连嫌弃的看着傅辰,“你不会连条鱼都搞不定吧!”

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傅辰感觉自尊心受挫,拿出手机,准备咨询百度大大。

魏星云哈哈大笑,“大少爷,你慢慢研究吧。我来看看炒些什么菜。”

第一步先将鱼去敲晕,然后刮鳞,然后开膛破肚。

看到百度百科上的这些内容傅辰决定下次还是在让菜市场杀好了回来,不追求什么现吃现杀了。

仆人们要是知道因为魏星云让他们以后不用杀生,一定会特别感谢她的,这个傅大少爷吃东西都一定要吃特别新鲜的,什么天上跑的河里游的,都得回来现杀。

傅辰快被这鱼折腾疯了,在菜板上跳来跳去,一点也不给傅辰敲晕它的机会,这简直比公司的事情难处理百倍。

魏星云做了个酸溜白菜配虾仁,看到一旁的傅辰还停留在敲晕鱼的第一步,大发善心,从傅辰手里拿过菜刀,三下五处二就将鱼敲晕了。

傅辰目瞪口呆的看着魏星云,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女汉子。

魏星云没有理会傅辰的表情,继续自己的下一道菜番茄炒蛋。

傅辰拿起菜刀刮鳞,菜刀不听使唤刮了10分钟愣是一面的鱼鳞都没有刮干净。

魏星云打算做鱼了,见傅大少爷磨蹭半天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决定还是自己动手好了。

于是将傅辰推到一边挽起袖子就开始刮鳞开膛破肚。

一顿操作猛如虎,实际操作下来的傅辰觉得会杀鱼简直就是太牛了。

傅辰和魏星云端着几盆菜到客厅准备叫傅奶奶吃饭,就看到傅奶奶跟在电视里跳舞跳得很欢腾。

傅奶奶看到孙子孙女过来了,停下舞步。“来来来,一起跳舞。”

魏星云将手里的菜放到茶几上将傅辰手里的菜也拿着放到茶几上。

天下的老人都是一样的,都喜欢跳广场舞。

魏星云跟在傅奶奶身边跳舞,哄的傅奶奶快活似神仙。

傅辰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两个,心情莫名的很好,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傅奶奶这么开心过了。

“奶奶,咱们先吃吧,吃完了我陪你出去转转。”

傅奶奶听到孙女要带自己出去转转,听话的坐下吃饭。

傅辰看到傅奶奶很快的就吃下一碗饭,特别的欣慰。

他一脸感激的看着魏星云,魏星云被他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低头开始扒饭,被一个顶级大帅哥看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而且还是在吃饭的时候。

 晚饭过后,魏星云带着傅奶奶和傅辰到自己常去的广场, 广场上已经布满了老爷爷老奶奶,他们都跟着音乐在跳舞。

    傅奶奶看到这一情形立马跑进去和他们一起跳舞,傅辰不放心,紧紧的跟在傅奶奶的后面。 

     魏星云也站到傅奶奶的旁边,两个人就像护法似的护着手舞足蹈的傅奶奶。

     等到广场上的爷爷奶奶都走光了,傅奶奶才愿意和傅辰魏星云他们回家。  

     “奶奶,今天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去了。”

     “乐乐,留下来呗,你的房间还是原来的样子,奶奶啊经常进去打理的,里面放了好多你喜欢的芭比娃娃。”

     这句话让魏星云又想起自己的奶奶,奶奶以前也是这样,自己无论出去多久,回来的时候房间总是被奶奶收拾的干干净净,鼻头酸酸的,她始终是个外人,她不想住在这个充满了那个叫乐乐女孩子的房间,总是不好的。

     “奶奶,我长大了,一个人在外面住着挺好的。”

     傅奶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傅辰送魏星云回家。

     车上傅辰又用无比感激的眼神看着魏星云。

     魏星云干咳一声,“傅总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我眼神看着我。”

     “魏小姐,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要任何的报酬就愿意帮助别人的人。”

     “傅总,你的生活未免也太黑暗了,我周围这样的人还是挺多的。”

     “哦,是吗?那也许是我们生活的圈子不同,接触的人也不同。”

     “是吧,我的圈子没有那么多的利益相争。”

     “我有些羡慕你的圈子了。”

     “羡慕,大少爷,你知不知道你的生活是有人几辈子都过不上的,你居然还懂得羡慕。”

     “当然羡慕了,我的圈子只是表面上看的风光而已,很少能够交到真朋友。”

     “可是你已经拥有了太多物质上的需求了。”

     “也许人就是这么不容易知足吧。”傅辰叹了口气,他整日里在这个圈子里游走,面对着很多竞争对手的挑衅,如若不是他足够强大,早就被这个圈子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嗯,所以知足才能常乐嘛。”说完这句话,魏星云陷入沉默,她现在没有资格说这些话,说这话的时候几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幕一瞬间像到电影般在她脑海里反映。

     傅辰看的出魏星云心里一定是藏着什么事情,但是他又不方便过问,只能又真诚的说道:“魏小姐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朝我开口。”

   魏星云才注意到他们见了几次面到现在称呼上面还是很生疏。

    “傅辰,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以后我们会常常见面的,总感觉这样叫太过奇怪了。”

      “当然,那我就叫你魏星云好了。”

     魏星云微笑道:“嗯,这样感觉才对,傅辰你不用这么感激我真的,能够帮助到傅奶奶我也很开心的。”

     魏星云的大度让傅辰佩服,他决定以后只要魏星云碰上什么事,他一定会出手帮她。

     沈巍的手下一直在私下里关注乾隆公司的动静。吴勇,沈巍的一个助理发现方文律师事务所又心来了一个律师魏星云,而且对这个案子特别的上心,吴勇感觉到不对劲,就立马将事情告诉了沈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