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坚强的姑娘酷刑续集刺猬_阿姨让我操

曲宁宁忽然又站起身,歪着头笑着说道:“既然来一趟不如带一点贝壳回去,到时候拿到公司里面当小礼物发给大家。”

这个女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为别人着想。容厉行看着站在夕阳下的女人,浑身像是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笑容灿烂的让人心之向往。

曲宁宁光着脚丫走在绵软的沙滩上,不时有海浪冲击着小腿。

忽然,容厉行站在她的面前,拿了一双可爱的女士拖鞋。

“这里有一些螃蟹和石子,穿上鞋子的话才会避免受伤。”他始终还是担心曲宁宁的安危。

曲宁宁看到他如此关心自己,心里暖乎乎的,换上拖鞋后继续朝前走去。

容厉行咋跟在她的身边,夕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就仿佛这世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静静的享受这片刻的安宁。

“阿!”因为踩到了一片柔软的沙子上,身子不受控制的就要朝着海里面倒过去。

“小心!”容厉行的脸色忽然变得紧张,伸出手刚要扶着她,可是却擦肩而过。

噗通!

咸咸的海水扑面而来,曲宁宁大口的呼吸着却被海浪淹没住,她不会游泳,所以顿时感觉到很恐惧。

“抓住我的手。”在慌乱之际,耳边突然想起这道沉稳的声音。

她努力的找到了一个手腕,就像是最后一丝救命稻草,紧紧的抓住。

忽然间,她没有了刚才的紧张和恐惧。因为知道身边站着容厉行,他一定会护自己的周全。

“咳咳咳……”

狼狈的坐在海滩上,大口大口的将流进肺里面的水狠狠地咳出。

容厉行皱着眉头坐在她的身边紧紧的拥抱住她,明明刚才也被海水浸湿了头发,却没有半点的狼狈之言,反而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我们回到船上去吧。”曲宁宁抿着嘴唇,刚准备站起来一看。

“船已经被开走了,明天才会过来接我们。”容厉行低声说道。

海滩上只是支了一个帐篷,里面有干净的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

“你先去换好衣服再出来,否则海风一吹容易生病。”容厉行强行抱着曲宁宁来到了帐篷里。

容厉行在外面把刚才散落在地上的贝壳一一捡起来,毕竟是曲宁宁用心捡到的。

曲宁宁换好衣服后,容厉行进来旁若无人的脱掉了湿漉漉的衣服。

“喂……”曲宁宁一时之间看得呆了,虽然说这副身体已经不知道看了几遍,但是每次看到这种男人的身体轮廓,还有人鱼线和腹肌都会觉得脸红心跳。

“一直盯着我看,难不成是想……”

容厉行换好衣服后目光幽深的盯着她,嘴角上勾出了邪魅的笑容,就连声音都似乎染着火。

曲宁宁扯了扯嘴角,向后退了几步,可容厉行的身躯却突然间朝着她靠过来。

不会吧,这个男人不会想要在这里……

“容厉行,我才没有…你别多想。”

容厉行却自动忽略了这句话,直接将曲宁宁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曲宁宁能够感受到耳边传来的浓重的呼吸声,还有他眼睛里那团似乎燃烧的火焰,一点点都在预示着她的危险。

“你不觉得良陈美景,不做点什么可惜了吗?”

曲宁宁眼睛瞬间瞪大,浑身绷成一条直线,脸色红的像是未经世事的少女。

“不行!”

她伸手就要推开容厉行,可是对方的力气太大,如同一座石雕一动不动。

“喂,这里万一来人的话…唔……”

她的话音还未说完,性感的嘴唇已经被强势的堵上,只能说感受到舌尖那种缠绵的味道。

容厉行的身体压了下来。

“阿嚏…”曲宁宁忽然间不合时宜的打了一个喷嚏。

容厉行的身子僵住,下一秒已经翻身坐了起来。

曲宁宁将被子盖在身上,还在不断的打喷嚏。容厉行皱着眉头低声问道:“是不是着凉了?”

“可能是,你给蒙初打电话吧,让他来接我们两个。”

“我们的手机刚才落在海里,已经关机了。”容厉行突然有些后悔今天的行程,如果不是自己擅自决定留下来的话,曲宁宁也不会遭罪。

天色越来越黑,因为临近海边,所以岛上的风越来越大,吹的的外面有些恐怖。

曲宁宁缩在被子里面,感受到了身体不断的颤抖。容厉行感受到了她正在打哆嗦,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阿嚏,阿嚏……好冷。”曲宁宁缩成了一小团,嘴里不停的嘀咕着。

容厉行站起身走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曲宁宁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帐篷里面空无一人,她努力的爬起来朝外面望过去的时候,居然没有看到容厉行的身影。

“人呢?”

她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心中顿时慌乱不安。他是抛下自己离开了?还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毕竟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岛上,如果有野兽出磨的话也不足为奇。

她顾不得身体的不适,摇摇晃晃的走出来,大声的朝着夜色喊道:“容厉行,你在哪?你快出来!你不要吓我!”

可是周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还有不时传来的某种动物的嚎叫声。

曲宁宁这么怕极了,连声音都带着哭腔,绝望的呐喊道:“容厉行,你个混蛋,你不许丢下我!”

“我没有。”

容厉行低沉的动听的声音忽然间传来。

曲宁宁惊喜的猛的转身就看到一个身影正从树林里面缓缓走出,他怀里还抱着一些树枝。

曲宁宁什么都不顾直接奔向了他,就仿佛是在黑夜中看到了一盏星辰,紧张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容厉行放下了树枝,下一刻柔软的身体便扑向了怀里。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吓人,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她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居然哭了起来。

容厉行抿了抿嘴唇,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说道:“好了,不要害怕了。我只是看你有点冷,所以去捡了一些木柴,一会儿烧成一个火堆,这样子至少可以暖和一点。”

曲宁宁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紧张容厉行,而且,她好像对这个男人的依赖越来越深了。

容厉行将刚才烧好的热水倒在杯子里,递给了曲宁宁:“喝点吧。”

曲宁宁重新躺回了帐篷里面,看到不远处的火光,还有硬撑着的那得个人影,嘴角微微上扬。

多亏了这些火堆,曲宁宁觉得周围的温度终于有所提升,身子也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容厉行在外面对她说道:“盖好被子好好睡一觉。”

曲宁宁真的迷迷糊糊的在被子里面睡着,可是半夜又被喷地打醒,身上好像又烫了一点。

她不想让容厉行担心,于是忍着喷嚏,可是整个人却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终于,帐篷的拉链被拉开。

“还是觉得冷?”容厉行脸色阴沉的走进来,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

“没有,只是…”

话音未落,容厉行直接躺在了她的身边,紧紧的拥抱住她,男人身上的温度传了过来,曲宁宁终于不再颤抖。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有点发烧而已,明天回去之后吃点感冒药就好了。”

曲宁宁知道他现在很自责,可是这件事谁也不想发生,容厉行最初的本意还是很浪漫的。

“别说话了。”容厉行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声音低沉。

曲宁宁仿佛躺在他的怀抱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心。

容厉行闻到了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在他的鼻尖不断的萦绕。

“睡吧。”他又搂的更紧了一些。

曲宁宁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昨天那种姿势躺在容厉行的怀抱里面。

这个男人的睫毛,怎么比自己的还要长?

“醒了?”容厉行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终于 退烧了,心里也放心了很多。

“嗯,蒙初有没有过来?”

“在外面等着呢。”

曲宁宁穿上了蒙初特意带过来的厚外套,被容厉行抱着上了轮船,回到了家里。

曲宁宁在床上足足躺了有两天的时间才把身体养好,其实她一直惦记着公司的事情,只是想要逃出家门,却都被容厉行逮了个正着。

“好了,你看我现在活蹦乱跳的,可以让我离开了吧。”曲宁宁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一脸期待的样子。

容厉行连头也不抬,只是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低头看杂志。

曲宁宁无奈的撇了撇嘴,这个男人真的是从哪个角度来看,五官都是让人窒息的美。

“容厉行!”她有些生气,耽误了这么久,公司里面肯定有好多事情等着她。

“去吧。”容厉行终于抬起头,扯了扯他那薄薄的嘴唇。

似乎是得到了放行,曲宁宁用最快的时间梳洗打扮好就挎了个背包出门了。

“我只是,想把你偷偷的藏在家中,让谁也惦记不到。”容厉行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喃喃自语。

公司里这两天接到了大笔的订单,林菱一个人简直都要忙疯了,看到曲宁宁出现的那一刻,立刻激动的上前飞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