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3p真实情感故事—攻管受管得很严板子打

“小神医,有的救吗?”

见秦霖将状况说的这么精准,王忠林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厉大师二人已经算是失败了,所以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秦霖之手。

“神志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中医这一块也从来没有前辈先人涉足,所以能不能治愈,我也没有把握,只能尽力一试。”

说着秦霖还假模假样的深吸了一口气,弄的自己好像也有挺大的压力一般。

灵魂是秦霖撕裂的,此种伤势想要恢复必须得靠强大的灵魂治疗圣物,譬如秦霖手里所拥有的阴阳珠。

只可惜这种圣物秦霖怎么可能会用在王琦这种人头上,他巴不得对方继续这样疯癫下去。

不过面子功夫他还是得做到位,道:“之前我也说了,我只能尽力,不知道你们还愿不愿意让我一试?”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谁都不会怪罪于你。”这时王忠光开口,他知道秦霖是在征求他的意思,因为整个屋子里真正能做主的人只有他一个。

“既然如此,那大家就看着吧。”

说着秦霖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了银针包,正是他从厉大师手里赢过来的幽冥针。

这针可不是普通的针,利用此物秦霖可以事半功倍的去救人。

灵魂伤势靠释放生机之力也无用,所以秦霖准备给他动用阴阳神针。

根本不需要什么前期的准备工作,秦霖也不需要谁来帮忙,只见他取出了银针,飞快的扎在了王琦的身上各处。

他的出手速度太快了,快到人的眼睛几乎都反应不过来的地步。

“好快!”

之前阁老头利用木桶里的热水打开王琦浑身的毛孔,希望这样可以帮助他恢复对方的问题,只是他的方法和秦霖的相比起来,那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一套阴阳神针下去,秦霖也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毕竟这一套针法他可做不了假,因为作假的话,他可能连王琦身上最基本的伤势都治不好。

拿了人家一个亿的报酬,秦霖自然得做出点成绩给人看,不然他恐怕真的会无法离开这里。

王家这么多高手,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来骗他们的钱。

“阴阳神针!”

见到秦霖如此娴熟的就把阴阳神针施展了出来,厉大师再次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上次秦霖就是利用这阵法把英国来的使者给救活了,现如今他又施展出了这一针,即便是阴阳神针已经可以供所有中医学习,可一个人从懵懂学会再到娴熟的施针,这需要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所以当他看到秦霖行云流水般把阴阳神针施展了出来后,他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这个年轻人的医术实在是令人预料不到的强啊。

他这种学医几十年的老前辈都比不上人家,想想他顿时感觉到无比的惭愧,几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啊。

“以气御针,此子不简单啊。”王忠光开口,已经看出了些许的端倪。

每一针都注入了自己体内的力量,并且速度还如此之快,这要是没点强大的功底,那是不可能做到秦霖这般。

阴阳神针施展完毕,接下来秦霖什么都不需要做,王琦体内的生机之力正在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他胸口断裂的肋骨秦霖只是随便帮他弄了一下就全部复位了。

“脸色好转了。”

阴阳神针的效果果然不是盖的,仅仅就是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里,王琦的脸色就迅速的好转,单从外表看,他已经和正常人无异。

“你欠我的九千万是不是该跟我算一下了?”

趁着王琦的身体自动回复的间隙,秦霖把目光放到了阁老头身上,开口问道。

之前他和对方赌的是一个亿,可他只给了自己一千万,所以他目前还欠着秦霖九千万。

“我没带钱。”

阁老头的回应倒也干脆,完全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没带钱你以为我就会算了?说出来的话就等于泼出去的水,那是收不回来的,你现在要是不给我钱,那我可要跟你算利息了啊。”

“你……。”

见秦霖逼自己,阁老头也忍不住气极。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认账,你只要给我说你不如我,外加给我赔礼道歉,九千万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你想都别想,做梦!”

九千万对于他来说或许是有些难以承受,可他绝不会为了这九千万去给秦霖赔礼道歉。

他是龙都堂堂国手,无数人景仰,如此一个身份注定了他不会去给秦霖这么一个无名小辈赔礼道歉,那绝对杀了他还要令他难受。

“既然你不肯接受我的意见,那你还是赶紧给钱吧,堂堂国手,不会连九千万都拿不出来吧?”秦霖揶揄说了一句。

“这是龙都二环内的山顶别墅钥匙,价值上亿,现在是你的了。”

大庭广众之下被秦霖当着面要钱,阁老头也丢不起这个人,所以他直接摸了一把钥匙甩给了秦霖。

要知道这别墅可是曾经他救过一次大人物,人家送给他的,一直以来他都是坐等这别墅涨价升值,自己却从未住过。

龙都的房价也没有让他失望,仅仅就是数年过后,这栋别墅的价值就已经上亿,一直被他视若珍宝,就连钥匙他都是随身携带。

可现如今他被秦霖逼得没有办法,只能拿这别墅来抵债了。

当他把钥匙扔出去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都在滴血,要知道那可是他名下最值钱的产业啊。

“既然上亿,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是你上一次给我的一千万,现在就还给你。”说着秦霖拿出了一张卡还给了对方。

“明天就去过户。”

深吸一口气,阁老头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房子的事,因为越是想,他的肉就越是疼啊。

“多谢了。”

拿着钥匙在对方的眼前晃了晃,秦霖将钥匙收了起来。。

恰巧这个时候阴阳神针的效果也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只见王琦的脸色变得愈发的红润。

“差不多了。”

见到这一幕,秦霖开口,而后他将王琦身上的银针尽数拔除,道:“他体内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至于神志会不会恢复,这个我可不敢打包票。”

“恢复的差不多了?”

听到秦霖的话,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心中一惊,王琦的父亲王忠林更是直接问道:“那他断掉的肋骨也已经长好了吗?”

“不算彻底恢复如初,但应该也差不多了。”

听到秦霖这般的话,在场的王家人可谓是哗然一片,要知道当今世上最顶尖的中医和西医恐怕也没有办法让一个人的骨骼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长好吧?

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眼下这才半个小时不到啊,一个人断掉的骨头怎么可能长起来。

“年轻人,可能你是会点医术,但你这样吹牛,你觉得我们会信吗?”

“不信的话,那你们大可以把人带去医院检查一下。”说着秦霖忽然冷笑了起来,道:“你们以为的不可能在别人的眼中未必是不可能,不懂就不要乱发表言论。”

“王家主,他说的话是真的,凭借阴阳神针的强大效果,断掉的骨头完全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这时候厉大师帮着秦霖说了一句话。

“既然你口中所说的针法这么厉害,你身龙都国手,你为什么不会?”王忠光反问了一句。

“这……。”

听到这话,哪怕是厉大师岁数已经很大了,但是他的老脸也忍不住一红,只见他咳嗽了两声,随后才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瞒你说,这阴阳神针修行起来十分困难,我哪怕是到现在也只是学到了皮毛,远做不到拿出来献丑啊。”

没有学会就拿出来给人治病,到时他们一旦有任何过错,那他们都有可能害死患者,正是因为没有把握,所以他才不敢动用。

“那为何人家年纪轻轻却可以在医术上超越你们?”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厉大师摇头说道。

算上今天他才见秦霖第二次,他哪里知道秦霖的身份背景,他只知道秦霖是天龙组的人,具体的来历他就不清楚了,人家也不可能告诉他。

“琦儿,琦儿,你看看我是谁?”

就在这时,激动不已的王忠林已经冲到了自己儿子面前,呼唤着王琦的小名。

只可惜苏醒过来的王琦仍旧和之前一样,双目无神空洞,完全没有正常人应该有的一丝生气。

“你……你是谁?”

似乎是阴阳神针具备一定的修复效果,所以此刻的王琦不再疯癫,更多的只像是失去了记忆一样。

看到这一幕秦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他的心底却是惊呼好险,这家伙幸好还没有真正的恢复过来,要不然自己的身份极有可能就露陷了。

“啊。”

忽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从王琦的口中,他似乎是因为过度的回忆伤到了自己的脑袋,捂着自己的脑袋就在床上翻腾了起来。

“我来看看。”

说着秦霖冲到了王琦的面前,将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似乎秦霖的手拥有了什么奇异的魔力一样,他的力量在王琦的体内迅速的游走了一圈,顷刻间王琦不再惨叫,而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儿到底怎么了?”王忠林抓着秦霖的双肩大吼道。

“请放开我。”扫了这王忠林一眼,秦霖冷冷说道。

刚刚王琦为什么会惨叫,那完全是因为秦霖又一次动用了摄魂之术撕裂了他的灵魂,这个家伙现在可不能苏醒,因为他一旦变好,那秦霖就会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

所以他又补了对方一刀。

“三弟,你不要胡闹,先听听他怎么说。”这时王忠光低喝一声。

“现在他的神经还处于一种十分脆弱的地步,强行让他回忆那些过往的事只能继续伤害他的脑袋,刚刚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慢慢的恢复。”秦霖胡乱的编了一个理由。

“对,一个人若是失忆,强行让他回忆过去只能让他痛苦,得不偿失啊。”厉大师赶紧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话,秦霖差点笑出来,这个老家伙连真实的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帮着自己说话,还真是个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