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美漫之黑手遮天_爸爸给上初中女儿洗澡

何少飞的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股票一个劲的下跌,这对于整个城市来说,它的影响力不亚于九级地震。何氏是本地最大的公司,这些年经营的一直很好,而且何少飞又乐于做慈善,所以在本地的口碑也是不错的。

何少飞当然知道这是有人在和自己过不去,但是是谁再和自己过不去呢?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和能力来与他抗衡呢?他一边想对策让公司能够尽快摆脱困境,一边派人手去查究竟是什么人在和自己过不去。他知道对方一定实力很强,否则又怎么敢和他来叫板呢?

王欢看着一天天下跌的股市,心里真是焦急万分,可是她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帮助何少飞解决问题,她心里也在默默的说,如果陈姐在就好了,说不定她会有更好的方法。可是她在哪呢?这一次对手一定是有备而来,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得他们措手不及,想来也是研究他们好长时间了,陈心宁在的话恐怕也没办法扭转这样的局面吧。她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之间,因为她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其他的事情,她的时间都被工作占得满满的。

何少飞有好几天都没有休息了,这几天他一直待在公司连家都没有回,他感觉的到对方这是有针对性的,可是他这种打压的手段也明显是有点要同归于尽的意思,因为何氏的实力真的是非常的强,这几天的风暴虽然对公司有点影响,但还不至于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如果想把自己拖垮,恐怕对方也好不到哪去?是谁这么和自己过不去呢?

何向天和沈君仪也当然知道了现在公司遇到的问题,他们在家安静了几天,想看看少飞有没有什么好方法来解决,但是几天过去了,没有任何起色。沈君仪可坐不住了,她看着丈夫:“我说你还能坐的住吗?还不去帮帮儿子,这公司垮了也好,还是钱没了也好,这些都不重要,可是少飞他以前因为太劳累晕倒过,医生都说不见意以后这么拼命工作了,我不管,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去帮儿子解决。”

何向天看着沈君仪的着急的样子,他的心里当然也很急,他拍拍老婆的手安慰着她:“好了,别这样,事情都会解决的。我一会儿就去看看他。”

“我和你一起去!”沈君仪要求着。

“你还是别去了,你心脏不好,自己还不多注点意。”何向天非常担心老婆的身体,再说她一个女人家,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怕她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只要少飞没事,我才会没事。一起去吧?”沈君仪固执的很,她平时一副端庄优雅的样子,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形象了。

何向天没办法,谁让他本来就是个妻奴呢?这辈子老婆就是他的天,除了生意上的事,他几乎什么都听她的,他只好点点头:“好,一起去。”

他们来到何氏大厦的时候,少飞办公室里的灯还亮着,他们两个人走到门口,轻轻的推开门,看见儿子正埋头在电脑前工作,好象根本没有察觉到六门口有人。沈君仪走到何少飞的办公桌前无比心疼的说:“儿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在做不行吗?”

何少飞可能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母亲在和自己说话,他摇了摇头:“这次看来遇到对手了。”他说完之后才一下子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的父母一愣,随后一笑:“你们怎么来了?”他转头看看天,原来都这么晚了,他忙站了起来,挽着母亲的胳膊把他们让到沙发上坐下来,转身给他们倒了一杯水递给他们。

看着儿子仍然一副笑呤呤的样子,沈君仪叹了口气:“少飞,你还笑的出来,妈妈担心死你了!”

何少飞坐在妈妈的身边:“好了,妈妈,没事的,我自己可以解决的。这么晚了,不在家休息还跑来看我。爸,你也是,就由着妈妈的性子来,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不用妈妈操心。”何少飞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好象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样。

“你妈这人你还不知道吗?你就是她的命,只要你身体好好的,你妈就没事。”何向天无奈的看着儿子,自己的老婆是女王,他可惹不起。

“反正不管怎么说,你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和我回家!”沈君仪命令般的说。

何少飞看着老爸正点着头附合着老妈,只好点着头:“好吧,我们回家。”他知道今天他不可能待在办公室里睡了,老妈都亲自来了,他可没胆子惹她生气。他开着车拉着父母回了家已经是半夜了。

“妈,我好象有点饿了。”何少飞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好象根本没有吃晚饭,工作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饿,现在闲下来了,肚子却叫得欢了。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弄吃的。”沈君仪说着,瞪了他一眼,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能不用自己操心呢?他要是敢把他自己累坏了,她可不会饶了他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去了厨房。

“妈妈辛苦了。”何少飞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必竟妈妈也不年轻了,这大半夜的还要为他下厨房,总让他感到自己好象有点过份。

“知道是谁在和咱们做对吗?”何向天看着老婆去了厨房才问。这几天其实他也没闲着,他也在查这个与他们做对的人,可是始终没有什么结果。

“还没呢?不过我想也快了,因为他的动作这么大,不可能查不到。”何少飞喝了一口水,感觉胃好象有点不舒服,可能是这几天吃饭不及时的关系吧。

“想到对策了吗?”何向天皱了一下眉头,以他们的实力,不管什么人想要打垮他们,那无疑是想要同归于尽,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到最后对方可能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既然没有便宜可占,又为什么非要和他们过不去呢?这也是他这几天也想不通的问题。

何少飞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对方的计划简直就是天衣无缝,看来他研究我们很久了,不过这样才有点意思。”何少飞抿唇笑了笑,好久没有这样兴奋的感觉了,平时他们何氏可以说是一家独大,没有对手,也没有人愿意与他们为敌,所以这些年平静的很,平静的连人的斗志都快要磨没了,这样也好,让他又找到了最初创业时的激情了。

何向天看着儿子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安心了不少,他也怕年轻人太浮躁,经不起大风大浪,怕被这突如其来的风暴打垮,没想到儿子不但没怕,反而把它当成了一种挑战,看来自己是真的该安心的退休了。他也笑了起来,不过他回过头又看了一眼厨房,沈君仪好象还在忙,他才小声的说:“少飞,你那个女朋友怎么样了?还没有消息吗?”

何少飞摇了摇头:“没有,她可能是故意躲着我的,是我逼得她太紧了吧,我和她之间就好象总有那么一道障碍横在中间,这个障碍物不是别人,就是我们自己。”想到心宁,他的脸色黯淡了下来。自从她离开以来,他只收到过她一个分手的短信,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是什么原因让她走的这么彻底,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

何向天叹了口气:“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是求之不来的,由其是感情,说起来我到是对这个女孩子有些兴趣了,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不过这样以来你可惨了,你妈每天都在给你物色女朋友,看她的样子不把你的婚姻大事快点解决她是不会罢休的。”何向天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儿子。

何少飞眨眨眼:“您劝劝妈妈呀?”

何向天白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咱们家除了赚钱之外,我什么不都听她的。”

这到是事实,母亲在这个家里有着绝对的权利,从小到大,他就没看过父亲在母亲面前发火,不但如此还把母亲宠的无法无天的,何少飞心里一动:心宁,你可知道我也想把你宠成女王吗?可惜你不会我这个机会。

“聊什么呢?”沈君仪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出来了,把面放在何少飞面前:“吃吧儿子。”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何向天身边。在这个位置能更好的看清楚儿子的脸,他的脸色明显是有些不太好,眼圈有点黑,这几天一定是没怎么休息,她心疼的说:“吃了饭早点休息吧。”

何少飞看着面还真是饿的不行了,他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原来母亲做的饭也可以这么好吃,平时都是佣人做的,母亲很少下厨房的。他点头答应了一声,很快的把面吃光了,连汤都不剩。他放下碗看着母亲笑笑:“妈,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他不忘夸讲了老妈一句。

“就你会说话,吃饱了吗?回房睡觉去。”沈君仪白了儿子一眼,何少飞吐吐舌头,老爸和老妈这个表情还真是神同步。他忙站了起来:“那我回房休息了,你们也早点睡。”他打过招呼就上楼上了,他是应该好好休息了,因为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来处理呢?

“少飞能度过这个难关吗?”沈君仪看着儿子的背影,忧心忡忡的说。

何向天抓住老婆的手:“现在这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都老了,把一切都交给他自己吧。这么晚了,我们也该休息了。”他牵着老婆的手,是呀,儿子长大了,他们可以放手了,不管遇到多么大的风浪,他迟早是要自己面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