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毒心肠儿卿隐—抽插儿媳和亲家母

后天中期对付后天后期,人家即便是站着没动,金武峰的这一拳也没有奈何对方分毫,甚至对方的强硬肉身还让金武峰自己吃了大亏。

只见他收回了自己的手,口中不断的倒吸凉气,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头都快要断了。

“打人要打脸,你打别人身体做什么?”这时秦霖忽然说了一句。

黄老怪的这个孙子之前对他出言不逊,外加上后面他的狗眼睛一直在天雪和月儿的身上看,对于此人秦霖十分讨厌,所以他准备借金武峰之手教训对方一下。

境界比别人高一头又如何?还不是只有挨打的份。

“哼,就算我站着不动,你也奈何不了我。”

听到秦霖的话,黄老怪的孙子不屑的扫了金武峰一眼,冷哼了一声。

“我打死你!”

听见这话,金武峰恶向胆边生,他果然听从了秦霖的话,一拳就朝着对方面门打了过去。

砰!

就像是一个沙包被重拳击中了一样,他的一拳直接把黄老怪的孙子牙齿都打掉了数颗,并且对方的鼻子还在往外淌血,他竟然没有躲避这一拳。

“啊!”

反应过来的黄老怪孙子此刻惨叫一声,只见他捂着自己的脸,痛的眼泪水都冒出来了。

刚刚他其实很想躲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对方的拳头抵达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却感觉眼前一阵恍惚,等到他清醒之时,他已经挨了对方一拳,脑袋里几乎都懵了。

“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看见自己的孙子竟然被人把门牙都打掉了,黄老怪也气得不轻。

要知道自己的孙子可比对方的境界还要高出一头,怎么可能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爷……野。”门牙都掉了,此刻他的孙子连说话都漏风,他完全不知道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该怎么样去解释。

“还愣着干什么,还手啊!”黄老怪恨铁不成钢的呵斥了一句。

听到这话,他的孙子终于反应了过来,什么让对方三招的话简直成了屁话,他还手了。

作为境界上的碾压者,他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击溃对方绝不在话下。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提出自己右腿的时候,忽然他感觉自己的左腿传来了一阵针扎一般的刺痛,他一个站立不稳,噗通一下就摔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黄老怪可谓是惊怒不已,要知道今天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他的孙子却给他表演这么一出,这是要让他的老脸都丢尽啊。

“野野,我……我。”

当着众人的面摔了一跟头,说实话他自己都懵逼了,自己好端端的怎么会另外一条腿刺痛?

他想不明白。

只是没等他去细想这是怎么一回事,金武峰已经抡起拳头冲上来了。

“我打死你!”

这个人实在是可恨无比,所以他的拳头再一次朝着对方的脸颊打了过去。

不过这一回对方学聪明了,见金武峰的拳头上来,他立马就把自己的双臂挡在了眼前,他可不想自己的牙齿被全部打掉。

堂堂后天后期竟然被金武峰这么一个后天中期的人按在地上暴打。

看到这一幕,黄老怪只感觉自己的嘴角直抽搐,自己的孙子简直把他的老脸都丢尽了。

“住手。”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大喝了一声,再这样打下去,搞不好他孙子就要被打的毁容了。

“埃,黄老怪你着什么急,这一场战斗是你挑起的,你孙子都没有开口说认输,你插什么手啊?”

见自己的孙子就像是吃了发狂丸一样,金海就感觉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无比畅快,让你黄老怪狂,这回把脸丢尽了吧?

“就是,这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我们这些长辈就不要插手了。”又有金家的一个人开口说道。

“认输,我们认输!”

听到这话,黄老怪只感觉胸口堵的慌,本想让金家出出丑,可没想到他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他后悔不迭,几乎是含着泪喊出了这一句话。

“峰儿,回来吧。”

见黄老怪都已经亲自认输了,金海叫了一声。

他可不想把对方得罪的太死,毕竟黄家的势力比他们金家强。

固然现在秦霖可以把他们黄家打压一下,可今后秦霖不在这里的时候,谁知道黄家会不会给他们使绊子,所以有些事适可而止就好。

“真是便宜你了,我呸。”

放开了对方,金武峰朝对方吐了一口口水。

看到这一幕,黄老怪差点就暴走,他是真想把金海的这个孙子打死。

不过他是前辈,他不能做出那种有失自己身份的事情。

“野……爷,我……我不甘心。”

回到自己爷爷的身边,黄老怪的孙子满脸的委屈,他根本就没有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他要比金武峰强,从一开始他就感觉得出来,但这一次他竟然像是中了邪一样,他败的不甘心。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真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回去之后你一个月内都不准出门!”

呵斥一声,黄老怪不在看自己的孙子,他真是气死了。

“金老头,这一次你做生意越界占了我黄家的地盘,我也不驱赶你们,这样,你这地产公司的股份分我二十,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黄老怪开口,但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会议厅内的人一片哗然。

就因为他黄家在闽南省最厉害,他们竟然就想白要别人的百分之二十股份,这他吗是疯了吧?

如果黄老怪说他们愿意帮助新公司发展,替公司开路,那他要点股份还说得过去,毕竟黄家在闽南省地位超然,有他们的帮助,公司肯定而已快速崛起。

可他却说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也就是说他什么都不做,就想白拿别人的股份,这不是做梦是什么?

“你是在开玩笑吗?”金海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要知道公司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他做不了主,就算公司是他全资投入的,他也不可能白拿二十的股份出去,黄老怪这是痴人做梦。

“怎么?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黄老怪冷笑一声,道:“不分给我股份,那你们在闽南省的生意就别想运作下去。”

凭他黄家在闽南省的地位,不管金海他们的生意做到闽南省什么地方,他都有能力去阻止,所以他的这一句话还真的没有在恐吓人,他是真有那个实力。

“我合法经营公司,我不分给你股份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不分可以啊,我让你们公司运作不下去,我会把你们硬生生的挤死!”

“我说这位老伯啊,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你这样做,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这时候坐在黄老怪旁边的秦霖开口问道。

公司董事长虽然不是他,但却是林天雪,所以这个老头这样做,那不是故意刁难林天雪吗?

“哼,霸道么?你要有能力,你也可以像我这样霸道!”

“说的好。”听到这话,秦霖点了点头,道:“那你知道这公司的最大股东是谁吗?”

“不管是谁,想要进我闽南省的地界,那就得给我上供。”黄老怪十分强势的呵斥道。

“你的一句话是专门针对金家还是针对所有企业?”秦霖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被秦霖这么一问,黄老怪眉头一皱。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问问,你是针对金家还是针对所有企业?”

“哪里跳出来的臭小子,你还敢质问我,我就算针对所有企业,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黄老怪站了起来,只见他散发出了自己的气息,目光直指金海,道:“今天我过来的目的不是和你们谈判的,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们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要知道新公司林氏集团和金家各自注资了十亿,其目的就是为了做成巨大的商业开发的地产集团,但现在黄家如此横插一脚,这不是故意给他们难堪嘛。

“老头,公司我一人便占据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金家只是附庸,你要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说要从谁手里拿呢?”秦霖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

“当然是金家!”老头冷笑一声。

“那你的意思是今后我给你挣钱?”秦霖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那我可管不着了,不给我这二十的股份,你们的手休想伸到闽南省来!”

说着黄老怪兀自的掏出了一支烟,悠哉悠哉的点燃。

对于他来说,不管是金海也好,秦霖也罢,那都没有任何的威胁力可言,他是占据绝对上风的,所以即便是从秦霖的手中抢股份,那他又有何惧?

“真是大胆!”

听见这话,忽然秦霖一声大喝,吓得黄老怪的烟都差点掉在地上。

“你做什么?”黄老怪面色阴沉的呵斥道。

“区区黄家也敢在我的面前叫嚣,我看你真是连自己姓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吧?”

“臭小子,你怎么和我们家主说话的!”这时一个黄老怪的保镖呵斥了一声。

“那你教教我?”秦霖扫了对方一眼,眼睛微眯。

他都已经把情况挑明了说,但这黄老怪竟然还要不依不饶,如此一来,秦霖对他出手也就有理由了。

“上,把他的一条腿先给我打断。”抽了一口烟,黄老怪冷哼一声说道。

“是。”

听到这话,他的保镖狞笑一声,而后他朝着秦霖出手了。

“垃圾!”

见对方冲上来,秦霖都没有出手,他仅仅就是扫了对方一眼,顷刻间这个满脸狞笑的人直接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不已。

与此同时秦霖更是身影一闪来到了黄老怪的面前。

伸出手,秦霖就像是抓一只小鸡崽一样逮住了黄老怪的衣袖,将他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你……。”

被秦霖忽然抓住,黄老怪面色大变,不过就在他准备发作的时候,忽然一道冷笑的声音席卷而来。

“你动一下,你信不信我结束你的生命!”

这一刻秦霖的眼神无比冰冷,就像是九幽之下的死神之眼一样,在这一道眼神的注视下,黄老怪感觉自己的后背都冰凉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