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女人叫声床嗯啊声音—高档女子会所里面的秘密

绣橘有些诧异“吃醋?这。。。这。。。”

陈妈妈叹口气道“哎,大户人家都是如此的,主子怎的会一时想不开呢?”

绣橘还是有些不解“陈妈妈,我还是不太明白。”

陈妈妈想着主子的事情,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道“不明白就算了,当着主子的面,什么也别说了,好好服侍主子就行了,相信少爷自有安排的。”

绣橘沉默一瞬,也不再多说,便进房去服侍晚晴了。

绣橘进了房门,瞧见晚晴仍是窝在绣床上,不言不语的,心里很是担心。

正欲劝解些什么,却听见院子里陈妈妈的声音传来“少爷来了。”

话音未落,萧君珩已经跨步走了进来,撩开了水晶帘,直直走到了晚晴的绣床前。

瞧着晚晴仍然不言不语的样子,便朗声问着绣橘“今日用膳没有?”

绣橘小心瞧了瞧晚晴,摇了摇头。

萧君珩继续问道“药呢?珍珠蜂蜜水呢?补品呢?”

绣橘又是摇摇头。

萧君珩压抑着怒火道“还不去快去准备!是不是又想挨板子了?”

绣橘等连忙点头称是,然后行礼退下了。

萧君珩又命令其他的服侍的人都退下,房里只剩下晚晴和他两个人了。

晚晴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萧君珩一直沉默着。

晚晴以为萧君珩生气的时候,却只听见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她扶了起来,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晚晴一直想要推开他,无奈几天没有吃饭的她,两手无力,萧君珩又强悍而温柔的揽着她在怀里,晚晴便又委屈的忍不住落泪了。

萧君珩温柔的抬起她的下巴,仔细凝望着她的眼睛,叹了口气道“眼睛都哭肿了,何苦呢?莞儿。。”

说罢,便伸手覆在她的眼眸上,轻轻替她揉着眼睛。

晚晴沙哑着嗓子,推开了他的手,道“做什么!”

萧君珩轻笑了声,道“你啊,小时候最喜欢叽叽喳喳说话的,唱歌就跟小鸟儿一样,好听极了,如今长大了,却越发越跟我生分了,什么话儿都不跟我说了,什么心事也都藏在心里,不高兴也自己受着,整天胡思乱想的,倒是让珩哥哥好生心疼。”

晚晴听他这么说,心里很是难受,她知道他很好,可是。。如今她心里伤心,又怎可能强颜欢笑着去恭贺他呢。

萧君珩将她揽进怀里,自己双臂绕过她的肩膀,握着她的小手,将她整个人罩在怀里。

温柔的道“你呀,怎的如此多心?”

说着,便将手里的一样东西,塞进了她的小手里。

晚晴感觉自己的手里多了一样沉甸甸的东西,不明所以。

萧君珩附在她耳边温柔的道“看看,喜不喜欢?”

晚晴忧伤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满心希冀和期待,便摊开了手掌,看了一眼手中的那样物件。

不看还好,一看她就整个人都呆若木鸡了。

她微张着樱桃小嘴,瞪圆了那双漂亮可爱的杏核眼,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揽着她的萧君珩瞧见她一如他想象中那惊喜呆了的样子,面上微笑着,心里也很是满意和欢喜。

两手托着她的两只小手,将她手里的物件举在她的眼前,让她细细端详,开心道“喜欢么?我给你专门选的样子。”

原来她手里的,居然是一把精巧的珠联璧合美人娇的金锁。

上面镶着珍珠宝石,雕刻着繁复的花纹,还坠着珠穗儿。

跟定亲宴上给傅兰陵的那把是差不多款式的,只是感觉这个小巧一些而已。

正因如此,所以晚晴才如此惊讶,没想到萧君珩居然送了她一把差不多的定亲金锁,她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那把精巧漂亮的金锁,然后再呆呆的看着萧君珩,模样甚是可爱。

这副模样让萧君珩更是又怜又爱,心里喜欢的不得了。

他轻轻的托着她的手道“你啊,都已经及笄的人了,怎的心境还如此像小孩子似的。珩哥哥几时亏待过你?但凡该是你的,绝不会少给你的,你啊,就是心思太重。”

又忍不住轻轻揉了揉她的小手道“以后有什么,都要跟珩哥哥说,千万别胡思乱想,想岔了,还闷在心里,不吃不喝,跟自己身子过不去,珩哥哥可要心疼的,知道么?瞧着你,都瘦了。。。”

见晚晴还是呆呆的模样,忍俊不禁的揽紧了她,就着她的手,把玩着那把特地为她精心定制的金锁道“本来那天就要送给你的,无奈你突然身子不适,又一直昏睡不醒的,才拖到了现在。你呀。。。”

叹了口气,宠溺道“以后万不可再如此了?嗯?”

说着便把着晚晴的手指,亲自教她打开了这把锁,指着金锁里的发丝道“这是我亲自剪下来的自己的发丝,藏在金锁里,留给你,让你贴身佩戴,就如同当年我求取你们二人的头发一般,你明白我的心吗?”

自从晚晴瞧见自己手中的那把珠联璧合美人娇的金锁以后,已经惊呆了。

萧君珩跟她说了许多话,甚至教她打开金锁,给她看了里面自己的发丝,表白了自己的情意之后,她还是呆呆的,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

萧君珩瞧见她听完自己表白心意的话语之后,还是那副呆呆的模样,更是忍不住笑的咳了几声,轻轻的点点她的眉间,甚是无奈又宠溺的道“你啊,真真是来制住我的小祖宗。”

说罢,又甚是亲密的揽着她的肩,附在她的身边,低声温柔的说了好些滚烫热辣的情话给她听,只把呆若木鸡的晚晴听的浑身发抖,心里也烫的不行。

晚晴面红耳赤,轻咬樱唇,连头发丝都感觉泛着羞涩之意。

萧君珩瞧见她虽还是不言不语,呆呆的模样,脸上却有甚是娇羞灵动的表情,又在他的怀里,浑身颤抖。

也知道她听进去了他的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心里也很是熨烫。

于是加把劲儿的说了更多的贴心情话儿,情诗都念了好几首,只让他怀里的晚晴羞的埋首在他的怀里,不敢抬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