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纹樱桃在手上_物理老师老师你的好紧

林真真将陆朝暖和一个陌生男人进入酒店的事情通知了陆朝阳,那边立刻当机立断找到了媒体工作的朋友,让其去追踪报道。

而另一边,霍逸然接到陆朝暖的电话,立刻从家里出发。

陆朝暖不敢出房门,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吓了一跳。

走到门后询问来者的名字,熟悉的声音让她松了口气。打开门,看见霍逸然将他拉了进来。

进门看到躺在床上的男人,霍逸然一张俊脸上似乎充斥了某种不太高兴的神色。

陆朝暖总觉得情况不对,缩了缩脖子,总觉得他生气了。

霍逸然表情看不出来任何情绪,走到床边接近了床上的男人,看了一眼床上的摆设,确认没有怎么动过之后,他抿着双唇,没有说话。

“我……”陆朝暖却有些急了想解释什么。

霍逸然回头看她,开口,声音带着些许的漠然。

“我相信你没做什么。”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已经有所表明了她的决定。他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放到唇上点燃,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眼神迷离地看向她。薄唇微器,带着询问开口:“说吧,这次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

陆朝暖读懂他的意思,知道他是打算帮助自己的,便开口道:“有人一路跟踪我。”

“陆家人?”霍逸然打断她的话,想起方才在酒店门口撞见的一个男人,他看到自己的时候似乎有一点惊讶,但很快收敛了脸色低头佯装没发生什么掩饰自己的尴尬,有些匆忙地先行一步跑进了酒店。

门外突然传来的响动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转头看去,房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陆朝暖神色变得有些慌张,追出门去,却看到一抹身影消失在转角。

她意识到了什么,回来房间跟霍逸然确认了一件事,“有记者跟随。”

霍逸然点了点头,示意他明白了。

薄唇微启,开口安抚道:“我会处理的。”

他搂着她的肩膀往外面走去,正好迎面撞上了几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

一看到二人出来,一堆问题像是海水涨潮般不断地迎面而来。

“请问陆小姐跟神秘男子的会面是否会影响到两个月后和霍先生的结婚典礼?”

“请问陆小姐,神秘男子是您的朋友吗?还是情人?”

霍逸然冷漠的视线划过,周遭立刻噤了声。

他如同王一般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可怕气息,压制的众人如同成了哑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视线过于可怕,他的眉头微微蹙起,不满写满了脸上。从未有人胆敢对他提出质疑,而这种问题——明显是在作死。

他耐性不多,那杀人的眼神似乎透露着杀意。

记者们纷纷后退了一步,摄像机都不敢再闪动了。本来还以为抓到了大新闻能大卖一笔,赚个盆腔满怀,但现在看来,是他们在自寻死路。

镜头中那毫无死角的脸上尽是漠然,他们以为,这位被称作是王的男人就要发怒,到时候大家都难免一难。

但——

陆朝暖感到手臂上一阵温暖,她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仰视的角度,他的棱角帅气到令人窒息的程度。

霍逸然的行动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从她认识他到现在,就从未完全了解过他这个人。

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觉得要为他的处事方式而感到惊叹。

“陆家小姐即将成为我的妻子,大家不必为她的人格提出任何质疑。因为。”他对着镜头表情十分淡然,一句话否决了所有人的质疑。

“在这个市内,没有任何人能比我更值得拥有陆小姐。”

说完,他直接带着她离开了镜头前。

这一对的任何新闻在市内都是可以造成翻云覆雨的爆点,狗仔们放弃了去用陆小姐绯闻去激怒霍逸然,转而去追寻他们之间的甜蜜新闻去了。

从酒店出来,霍逸然直接送陆朝暖回了家。

仍旧是绅士地下了车帮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看着她下来后看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猜到了她要说什么,也没给机会让她解释,开口道。

“回去吧。”

见他居然不指责自己,陆朝暖反倒是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她张着嘴巴正欲说话,却听见他再次开口提醒道。

“下次注意。”

陆朝暖才好好地回想了一下这次所有事发生的前因后果,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难不成这次是秦瑾年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么?因为劝自己没成功,所以想了个这么‘下三滥’的方式来逼迫自己离开霍逸然?

她看着霍逸然,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他,总是给他招惹麻烦不说,自己还总是处于蒙在鼓里的状态。这次被记者尾随和现场拍照她真的完全没有察觉到,不仅如此,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手里到底掌握了多少污蔑的‘证据’。

“回去吧。”霍逸然打断她的思绪再次提醒了一遍,“既然呆在外面危险,就好好在家休息。”

陆朝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不敢在外面瞎晃悠了,免得要是一会再来一批记者,她不是要不得安宁?

看着陆朝暖乖乖转身离开,他的双眼微微眯起,脑海中出现了那个床上男人的脸,他猜到了事情不简单,但是并没有将自己心中的质疑提出来,想必陆朝暖这么聪明,大概也想到了这一点。

每次跟那个男人搭上关系就会出现问题,陆朝暖自己心里都很清楚怎么这到底是是怎么一回事了。

看到她的房间灯打开后,他才转身回到车内。

即使今天这件事是完美收官,但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爽。大半夜的陆朝暖跑出去酒吧接人,还被抓到送男人去酒店。对于他而言,这无疑是一种无形中的背叛。不过他是相信陆朝暖的,她至少懂得在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自己。

那种被需要的感觉……令他感到心里一阵舒服,也就不再那么计较今晚所发生的那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