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贵族虐恋

高迪个人资料的真名 乱轮狗狗爱爱

“郑大娘,郑家妹子!”篱笆门外,有年轻男子的喊声传来,才让母女俩堪堪回过神来。

母女俩一同望去,雨水太大,只屋门口到院门口的距离,都让人有些望不真切。直到男子逐渐走进,才辨出是谁。

“是林家大郎啊!”郑氏惊喜道,“你怎么过来了?可有看到你郑叔?他午后出门到现在还未归。”

郑福娘也期盼道:“是啊,大郎哥,可有看到我爹?”

林大郎被母女二人一同望着,尤其是被郑福娘那双黝黑的大眼睛盯着,没来由的感觉十分紧张。他不自在用手摸着衣角,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没、没事!”说话都磕绊起来,怕母女二人察觉他的尴尬,赶忙又接着道,“就是郑叔叫我来的。郑叔说这雨一时半刻怕是停不下了!村东头那几处地势低洼点的地方,有几家的房舍都被泡塌了!如今连西边地势高的地方都开始积水了,怕再有人家屋塌伤到人。郑叔说,不如趁着如今天还亮着,招呼大家赶紧撤到北面山上去。他让您带着福妹子先走,稍后他就会赶过去的。”

郑氏一听有人伤了,顿时急了:“怎么还伤到人了?可还好?大郎你家也在东面,你娘她没事吧?”

郑福娘闻言也一脸焦急的看着他。

林大郎连忙宽慰两人:“我娘没事,是李家三嫂子。屋塌的时候跑的慢了些,被砸伤了脚,李三哥已经背着她往北边去了。”

母女二人闻言未出人命,这才松了口气出来。

郑氏连忙转头看了下自家被泡了的屋子,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屋内的积水已经漫过脚踝了。

郑福娘在她娘看脚下时,一个转身就往里屋去了。

郑氏立刻提心吊胆起来,急道:“福娘,你还进去作甚!”说着,赶忙趟着水追了进去。

里屋里,郑福娘正收拾衣物,看着追进来的娘亲,手下不停嘴上道:“娘,咱们得赶紧收拾些能用的带走。放心吧,咱家的房子盖得结实,一时半刻还倒不了。”

郑氏一拍脑门,她这是被林家大郎的话给吓住了!立刻稳了稳心神,麻溜的收拾起来。母女二人找出几块油布当包袱皮儿,把挑好的衣物放进去。新挑好的豆种也从梁上取下来,连带着准备当晚饭的泡水豆子和半条鱼都拿着。没一会儿,就收拾出来一背篓需要带走的东西。

两个人忙的把还站在门外的林大郎都给忘了。待母女二人收拾妥当,郑福娘一把抢过背篓背在自己背上。出了里屋,二人这才发现林大郎已经走了,只有外屋门上孤零零挂着他刚刚穿过的蓑衣。

郑福娘拿起蓑衣一脸惊奇道:“大郎哥怎么把蓑衣落下了?”

郑氏看闺女儿的傻样噗嗤一笑,笑的郑福娘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的傻闺女儿呦!”郑氏好笑的点了点闺女儿的头,拿过蓑衣想帮郑福娘穿上。

郑福娘哪里肯,家里只有爹爹穿出去的那一件蓑衣,母女二人本想着一会儿披着剩下的另一块大油布出去的。这林大郎留下的蓑衣,郑福娘是说什么也不肯穿,自己赶忙手脚麻利的披上了油布。

郑氏也没使劲儿坚持,她看着女儿娇娇小小的,宽大的油布从头罩到脚,连身后的背篓都淋不着雨了,也就放了心,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穿那蓑衣合适些。

郑福娘看着母亲披好蓑衣,这才松了口气。

郑氏莞尔,心道,个傻丫头,就先让她傻着吧!

母女俩相携冒雨蹚水出门,路上陆陆续续有人加入,人们挣扎着走在满是泥水的路上,一路有惊无险的到了北山脚下。

群山连绵起伏,在雨幕中显得朦朦胧胧的。唯独一座小山包特立独行,它孤零零的蹲在群山之外,矮矮墩墩的像个受气大包子似得。

这就是郑家村村民们的目的地了。

众人爬到山顶,别看山包小,顶上却很开阔平坦。本来还有薄薄的一层泥土,也被这连日的大雨冲刷了下去,裸露出了大片的岩石。到了山顶,人们都松了一口气,累的狠得,也顾不得岩石湿滑,一屁股坐在上面喘气。没什么人说话,或坐或站的人们都沉默的望着几里开外的郑家村。

山地处的海拔高,即便不爬上这座小山包,站在山脚下也能望出很远,如今望的更远了。入目之处,除了雨便是水,地面上散布着是大大小小的水洼,老龙沟比平时粗了不止三倍,里面的水汹涌咆哮,有些地方甚至溢了出来,衬得郑家村宛若水中孤舟一般。

还有人陆陆续续的爬上山来。

郑福娘一边帮着拉人,一边在来人中寻找自己爹爹。直到天色渐暗,她才看到与林大郎互相搀扶而来的郑继业。

母女俩这才松了口气,郑氏甚至红了眼眶。两人上得山来,都累坏了,喘了许久才缓过气来。郑继业和林大郎是最后出来的,他们挨家挨户的查探,确保村子里无人逗留了,这才匆忙赶了过来。

夜幕很快降临,雨大大小小的没个停歇。郑福娘撑着油布挨靠在父母身边,只觉得再大的雨也不害怕了,就是时间有些难捱。雨声听久了,她有些犯困,迷迷瞪瞪挺了许久,实在是没挺住,不由自主睡着了。

郑福娘再醒来时,天色已亮。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变成了小雨。

“雨小了!”她高兴地叫道。

然而却没有人回应她,就连她爹郑继业都垂头丧气的。郑福娘傻傻的看着异常沉默的人群,不知道大家怎么了。她顺着众人的目光往山下一看,顿时也呆住了。

山下,水位已经涨到了半山腰,他们的村子已经瞧不见了。而离他们村子不远处的老龙沟,早已经与漫天的洪水融为一体。

放眼望去,入目之处,是一片汪洋泽国。

郑福娘突然觉得有些冷,她紧紧攥着裹在身上的油布,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颤抖。

有人哭了,哭声隐隐绰绰的夹杂在风雨中传进耳朵里,然后更多的哭声加入了进去,山顶上的人们陷入了可怕的悲伤中。

“叮铃——叮铃——”

众人正伤心不已时,忽然听到清脆的铃铛响声,响声还是从水面之上传来的,非常的悦耳,也非常的突兀。

众人俱是一惊,全都讶异的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