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爸你那个太大了我怕啊 口述嗯好爽舔的深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困死了??就快完结了啊!(哭)  “德拉科”

“德拉科”

青烟弥漫的密林,黑压压的树枝拼命挤破头顶蒙蒙亮的天空。昏暗下德拉科站在盘根缠绕的地面,神情略显呆滞的看向前方。

远处好像有人在呼唤他。

“德拉科。”

由幽缓的声音,逐渐变得有些急促,他听出来是个女人的声音。

“德拉科!”

他试着去探寻声音的来源,可是脚却无法移动,低下头他看见自己的腿变成了深褐色的树根陷入地面。

这里是哪?怎么回事?

人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下一秒就仿佛要在耳畔响起,迷雾中有什么在靠近自己!

“德拉科!!”

一张狰狞的脸冲破周身的烟雾,瞪着满含怨恨的双眼,大张的嘴仿佛要吐露一声痛苦的吼叫,扭曲的双手在即将抓住德拉科的瞬间,整个人的身体应声倒下。

那人的背后有一大个血肉模糊的窟窿,汩汩鲜血流淌出来。

是纳西莎,她死了。

“呕!”

胃部剧烈的抽出引来一阵难以控制地干呕,德拉科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他的双手捂着胸口,咽喉就像被掐住无法呼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树枝如同打人柳似的疯狂挥舞着,很快将德拉科团团围住。阵阵的嘈杂声从枝木的颤动里汹涌而出——辱骂,讥讽,嘲笑人们混杂的声音遮住了一切的事物。

“停下停下,停下!”

德拉科情绪激烈地抱住头,可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心脏像是被刺穿,他感觉的血随着声音的不断增大,越流越多。

“我叫你们闭嘴啊!”

他咆哮着,下一秒人声烟消云散。接着树枝慢慢弯曲将德拉科包裹起来,顶部的树枝聚合在一起,向下延伸,逐渐融合成一张巨大的赫敏的脸。

“德拉科,我回来了。”

赫敏的眼神犀利地直透德拉科的身体,他就像是中了魔怔,凝滞原地。

“德拉科。”

纳西莎的声音平静地诡异,飘到德拉科的耳朵。他像僵硬的人偶,机械地转过头去,脚边的纳西莎不知不觉间被树根缠绕,地面如同流沙吞陷了她的身体。

“她回来了,你又该去哪?”

尾音被土地吸收,纳西莎隐约看了他一眼,嘴角留下不解的弧度,最终消失在地面。

清冷的风即使在夏日的清晨也不会丧失它该有的温度,德拉科睁开眼睛,房间比往常显得更大。

他的头靠着墙壁,偏离轨道的风划过窗棂,吹到散柔软的铂金头发。

梦,第14次的重复。

梦魇。

今天早上要进行傲罗新生的培训,他站起来,胸口闷闷的。转过头去,从身后的窗外看去,整个城市安静的有些冷漠。

“纳西莎”

你为什么又出现了?

赫敏略显疲惫的走进公共休息室,她起的向来很早,所以清晨这里对她来说多是安静的。

公共休息室有些凌乱,昨晚大家在这里开了夜谈会,喧嚣的声音直至午夜也未绝断,而她在众人的要求下全程参与了这次聊天。

原因?很简单,魔法世界最传奇的巫师,领导6年前战争胜利的男人——哈利·波特,昨天现身在了霍格沃兹。

大礼堂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傲罗新生培训”的揭幕式,几乎所有学生都沸腾了!尽管对于他们来说战争是陌生的,可台上演讲的人是无数次听说过却未睹真面目的英雄人物,任何人的激动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赫敏瞪大眼睛坐在原位,站哈利身后的,身穿黑色制服,作为这戏培训教师的,无疑是德拉科·马尔福!

他是傲罗?为什么她都没听说过?

整场仪式德拉科只与赫敏有个简短的目光相接,因为距离较远,赫敏看不清他细微的表情。

早上仪式结束,下午就是第一次新生培训开幕式。生活充满意外与未知,赫敏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准备的差不多,赫敏便离开了公共休息室。昨夜那些学生一直在问自己和哈利以及过去的事情,虽然之前也被如此询问,但没有那么详细的与他们分享过。

赫敏觉得她近乎回顾了一遍目前的人生经历,只是关于德拉科的事她说的轻描淡写,因为毕竟德拉科现在是他们的傲罗培训教师,两人是恋人关系还是先保留比较好,所幸没人追着问她。

“不叫的鸟。”

念一句口令胖夫人的门便开启了,门开起的同时,赫敏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双脚,她有些疑惑地抬头——是德拉科。

“你怎么了来了?”

“来早了,所以随便走走打发时间。”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门口可不是随便走走就走到的,它在8楼。”

“你也不是我想见就能见到的,所以别在意这么多赫敏,机遇是宝贵的。”

“就算是人们自己制造的,对吗?”

“既然知道就安静地跟我走吧。”

赫敏笑笑,临走前她瞥了一眼胖夫人,从未合上的门缝里她看到了菲尔丽丝的身影,她正冲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赫敏有些哭笑不得,她是什么意思?

楼梯有规律的变换着,两人之间并没有交谈,气氛显得有些静默但也不觉得窘迫。

赫敏看着德拉科,像是在观察什么。

“看什么?”

“你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

“我的肤色一直这样。”

“感觉你有点疲惫。”

“可能是那些学生太糟糕。”

“有吗?菲尔丽丝很不错不是吗?”

“早啊,马尔福。”

突兀的男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话音响起的瞬间德拉科的脸色沉到了冰冷的深处,目光尖利地看着前方迎面微笑走来的考迈克。

“来的真早,和赫敏巧遇吗?也算我一个吧。”

考迈克毫不避讳地直呼赫敏的名字,一个上步走到了她的身旁。他的亲密的言行举止让赫敏感觉有些不自在,她下意识地靠近了德拉科,这一细微的举动被两个男人清晰地收入在眼底。

“早,考迈克。”

赫敏声音有些干涩的地向考迈克打招呼,他却像是不在意她刚才的举动似的,语气开朗地说——

“赫敏早上的课程结束后斯拉格霍恩教授要你去找他,关于上次魔药实验的评估。”

“好的我知道了。”

“对了,迪拉先生同意我的请求了,虽然只是陪练,但之后我能和你们一起参与傲罗培训。”

“是吗?你的黑魔法防御术嗯抱歉,我不太清楚你的能力。但你是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助手,教授怎么办?”

“斯拉格霍恩教授的话我会跟他好好说的,毕竟我还年轻,希望能在霍格沃兹多接触些事物。”

最终三人一行走在路上,考迈克不停歇地说话,赫敏出于礼貌几乎都会回应他,只有德拉科一言不发地走在旁边,格格不入的样子像是一层隔膜割裂了一部分的空间。

赫敏感受到德拉科情绪的变化,看来他似乎依旧不喜欢考迈克这个人。不过可能傲罗培训的安排也是让他不悦的原因之一——德拉科负责的是六年级,而赫敏则被安排在了七年级生里。

考迈克口中的迪拉先生才是赫敏的教师,而昨天他突然地出现在培训课堂结束之后,正巧被前来找赫敏的德拉科撞见。

他突兀甚至可以说鲁莽请求出乎意料地得到了许可,虽然迪拉先生是位难得和蔼的傲罗,可让考迈克参加培训真的可以吗?

再走一段就是大礼堂,赫敏忽然停下了脚步。

“考迈克,我想起哈利之前找我和马尔福有事,是关于傲罗培训的,我都忘了,一会儿见。”

语毕她不着痕迹地拉扯了一下德拉科的衣袖,德拉科看着已经转身走的赫敏,又瞟了一眼考迈克,眼神带着些捉摸不清的东西,最后离开了。

考迈克平静地望着已经走远的两人,此刻阳光尚好,明暗不均地刻画在考迈克的脸上,一半明媚一半阴暗,他嘴角那抹诡异的笑,刺骨地不带丝毫笑意,。

“早,在看什么?”

下一秒考迈克又迅速恢复了平时开朗和善的模样,对着身后的人热情地打招呼。

“没什么波特,要一起去大礼堂用早餐吗?”

赫敏也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就走到了七叶树庭院。夏季七叶树纤细的树干支撑着繁茂的枝叶,叶片上的绒毛托着碎落的阳光,一阵风吹过像露珠般的晃动。

“你走的太快了赫敏。”

“有吗?我没注意到,你还好吗?”

“我很好。”

“可我觉得你需要休息。”

德拉科的记忆在不受控制下跳转到了一个傍晚,夕阳沉落,赫敏正要去图书馆的路上却突然闯进了自己的视线。那天发生了什么吗?想起来了,她在帮助迷路的地精。即使那时候两人的关系还处于很糟糕的阶段,但赫敏还是关照了他。

明明讨厌对方,却还是不会吝啬自己的善意,这也是他喜欢她的一点吧。

“没事的话快去上课吧,否则你要迟到了。”

“你还在介意考迈克吗?”

“你指什么?”

“哦我想你知道我想表情达什么别让我说出口好吗?”

“我不懂你想说什么。”

“我以为你会很在乎这方面......如果因为我和考迈克接触比较频繁,我觉得你没必要担心。还有那封情书,事实上我自己都忘了以什么理由拒绝他了。”

“情书?原来除了我还会有人注意到你,格兰杰小姐。”

“你当时可是毫不留情地嘲笑了我!我本不想提起这件事的,显得我很在意你是故意让我这么说的吧?”

“谁知道呢。”

“自从昨天他找迪拉先生后,你对他的态度就很不友善,其实你不用那么在意他。”

“凡是想接近你的男性我都没有对他们友善的理由,而且,我是否在乎在麦克拉根取决于你的态度,而非他自己,尽管从以前他的所有行为都让我很厌恶。”

“好吧德拉科。其实关于傲罗培训,你能来我很高兴。”

“是吗,看来我的目的达到了。”

赫敏有些羞赧,手中环保的书紧贴胸前。因为傲罗新生培训而能与德拉科在霍格沃兹相见,看着他的身影映入眼帘,再分别了数月之后显得弥足珍贵。

“考迈克人并不坏,过去的事情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我想现在他变化很大。”

“过去造就了现在,没有过去人是无法存在的。你最好和麦克拉根保持距离,你无法清楚地了解一个人,更何况是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人。”

事实上当年考迈克的家人也参加了战争,那是他的姐姐,所以他也算是经历了那场可怕的斗争。赫敏想,或许他想参加傲罗的培训也是有他姐姐的原因。

“我该走了,傲罗有一个会议。”

“好的。德拉科——”

柔金的光线打在赫敏脸上,显出少女美好清纯的姿态。

“你穿这身制服比西装好看多了,再见。”

旋即她转身走了,才几步的距离德拉科便开口叫住了她。

“快点脱掉校服吧赫敏。还有,下次你不用刻意叫我马尔福。”

赫敏看着德拉科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即使变得成熟了,但德拉科还是会在意之前自己在考迈克面前叫他马尔福。

“真幼稚。”

“傲罗是抗击黑魔法的战士,只要世界存在一天,黑巫师就不会断绝。即使战争已经过去,光明战胜的背后一定会有黑暗的影子。过去让我们记住现在,掌握黑魔法防御术是你们的职责,更是为了魔法世界的和平。”

迪拉是位经验丰富的傲罗,尽管现在已经退居二线,但是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作为新生培训的指导教师。

考迈克站在迪拉的后面,认真倾听的样子像一位谦卑的学生。他的到来无疑让班上的女生沸腾了,比起他的面相大家似乎更喜欢他的性格,平易近人又很风趣。

傲罗的培训比起黑魔法防御课的最大区别在于实践,所以它是室外授课。傲罗专门用于模拟实战的特殊结界能让服用幻神水的人,真实可感地看到和接触到“敌人”,并进行实战。

幻神水是魔法部研制的能将感觉刺激夸大的魔药,混有龙血,目前只限用于傲罗的培训,无其他副作用;而结界,主要起到模拟场景及保护学员安全的作用。

现在的学员首先得做到全面掌握防御术,才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

赫敏没有想到的是,考迈克的黑魔法防御术很厉害,堪比一流巫师。并且,赫敏觉得与考迈克甚至与她黑魔法防御术的教授不相上下。

“你是个精英,麦克拉根,虽然你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但你很优秀。”

“谢谢你迪拉先生。”

“选择留在这对于你我来说都是一个好决定,我想你可以过几周你可以试着‘神念导入’,这可帮了我大忙。”

“我的荣幸。”

赫敏的傲罗培训课和德拉科是一起上的,隔着不远就可以看到他授课的身影。相比迪拉先生他是一个冷淡的教师,上课不多言语,多数时间是让学生自己练习。

德拉科的严肃和冷漠很快成为了六年级生的热门话题,像是当年他是斯莱特林王子那样,大概一周后,一批追随者出现了。

“他的性格很迷人,女孩们总喜欢背后有故事的男人,何况他的身份很矛盾,这让德拉科·马尔福变成了一个极具戏剧化的人。”

周五晚上两个女生坐在床上休息,菲尔丽丝忽然聊起了傲罗培训课,自然而然提到了德拉科。

“菲尔丽丝你很喜欢看文学作品吗?”

“麻瓜文学比魔法的书有趣很多,顺便说一句,你也不需要担心德拉科·马尔福,他除了会对你主动说话外,从来不和学生过多的交谈。”

“你知道我和他?”

“是呀,一眼就看得出。不过很多人觉得因为你们曾经是同学,关系才比较好。尤其是以现在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关系来看,你们的交往并不奇怪,他们并不懂你们的曾经。”

菲尔丽丝所说的正是当下霍格沃兹的现实情况,战争结束后学校对于学院的理念也提出了改变,尤其重新构建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的关系。

现在经过几年的发展,两个学院早已不像以前,历史犹如断裂的绳桥,隔绝了古往今来所有的联系,一切都重新开始了,现在两个学院的学生相处的融洽很多。

赫敏回想着菲尔丽丝的话,一抹特别的香味飘进了鼻腔,她觉得脑子突然有些沉重,一些关于德拉科的画面跳了出来。

静默地盯着手中的书,赫敏陷入了思考,随后她抬起头看着菲尔丽丝,犹豫着还是开口了——

“菲尔丽丝,你觉得德拉科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是赫敏第一次对外人提起,她实际思考了很久的问题。

“这个,不太好回答。”

“我是说他确实经历了不同寻常的事,但我觉得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你真的这样想他吗?”

菲尔丽丝忽然静了下来,异乎认真地看着赫敏,完全没有平时的慵懒。

“他并不是复杂,赫敏,德拉科·马尔福是第一个我看不见他内心的人,这不是复杂能表达的,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我无法评价。”

菲尔丽丝的答案让赫敏完全怔住了。

相处了一段时间赫敏清楚,眼前的女孩对人心的洞悉几乎是到了,令人畏惧的地步。任何人只要与她对视,交谈,甚至简短的相处,菲尔丽丝总能总结出这个人所有的特点。

第一次见面时,她就完全看透了赫敏。

“你确定吗?我觉得他只是需要时间,我并没有感觉到……”

通过菲尔丽丝看自己的眼神,赫敏一瞬间明白了她之前的话——从见到德拉科的那一刻直至现在,她对德拉科内心的想法,全部是来源于自己的主观意识。德拉科并没有通过他本身让赫敏感受到他的内在想法,她只不过是在理所当然地去推测德拉科的过去以及他会有的感受。

德拉科真正想的是什么,她其实并不知道。

恍然醒悟的事实,让赫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措,与恐慌。

没错,她真的有认真地了解过德拉科吗?自己所谓的会等他,究竟在等什么?难道是她潜意识里期许的那个德拉科·马尔福吗?经历了这些年,他究竟变成什么样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赫敏旁边的灯熄了。

“有时候,时间并不能抚平人的创口,尤其是当过去已经变成了自身的一部分的时候。”

菲尔丽丝最后留下一句话,便沉眠在黑夜中。平稳的呼吸起伏在空气中,搅浑着那股奇异的气息,让赫敏毫无睡意。

傲罗培训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教师开始对学生进行简单的模拟练习。

初步的实战学员会喝下幻神水,教师对着结界施下傲罗专用的魔咒,之后学员进入结界便会与魔咒中提前预设好的“敌人”进行战斗。

咒语总共有三种,难度从简单至困难,通过练习会根据学员自身情况调整。

赫敏站在离德拉科最远的地方,考迈克正帮她向结界施咒。她的状态不提太好,注意力有些不集中。

“你还好吗?”

“嗯?啊抱歉,你说什么?”

“施咒完成了,按照你自己的要求和迪拉先生的认可,困难模式,你自己小心些。”

“好的谢谢。”

“如果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尽管说,赫敏。虽然我们只是朋友,但袒露真诚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你能信任我。””

果然,考迈克发现了最近赫敏的变化。自从那晚赫敏整个人都处于混乱之中,原以为的平静被露骨地打破,她刻意回避着德拉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该问他吗?该怎么问?

不知道,不清楚。

可能之前她会毫无犹豫地告诉德拉科,希望他向他袒露心声,但现实是,她不了解的,是她的爱人啊!她有什么资格去问?被埋藏的过去,德拉科会希望她亲手揭开它吗?

她害怕,会因为自己的无知伤害到他。她很珍惜他,她真的不愿自己让德拉科感到痛苦。

所以,她该怎么做?这份软弱真让人感到悲哀。

“谢谢你考迈克,我准备开始了。”

赫敏强制地停止住自己狂乱思索的大脑,很是牵强地笑笑。之后接过考迈克手中的幻神药,一饮而尽。

待赫敏进入场地,透明的结界突然变成了暗红色,这是难度困难的魔咒的颜色。

考迈克转过头,却发现了注视这边的目光。

“她在逃避你,发现了吗?”

考迈克若无其事地走到德拉科的身边,语气里听得出一丝嘲讽。

“你不应该来我的教学区。”

“发现了吧马尔福,赫敏这样是因为你啊,可怜的女孩。”

考迈克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一步一步靠近德拉科。

“马尔福,你会给别人带来不幸的。”

停留在耳畔的话语如超潮湿的晨雾,冰冷地弥漫在空气里。

“你有什么目的?申请参与傲罗培训不可能这么简单,接近赫敏你打算做什么?”

“调查我了吗?”

德拉科目光如箭凌厉地射向考迈克,他被这个目光微微怔住了。

“离她远点。”

“就凭你,一无是处的马尔福?”

一阵喧闹打断了两人的交谈,远处,准确的说是来自赫敏的那个方向不断有人跑了过去。暗红色的结界消失了,德拉科隐约看见一个人倒在了地上。

“赫敏”

德拉科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紧张,灰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前方。刚想离开,考迈克却一把抓住了他。

“放开!”

德拉科语气里带着愤怒,考迈克微微颔首,接着抬起头微笑着,表情却是说不出的扭曲。

“你以为你找回一个女人你就幸福了吗,肮脏的马尔福!”

德拉科眼中没有丝毫波澜,他一把甩开考迈克的手,头也不回地跑向赫敏。

“我要毁掉你正如你毁掉我一样。”

考迈克的身影隐匿在建筑的阴影中,消逝了一切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