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尼坤晒2pm合照 在朋友家厨房插她老婆

鹤丸半个身子仰倒在床上,用一种异常别扭的姿势观察着他的审神者,少女正在忙碌的写作业没空搭理他,于是他只能无聊的在床上滚了几圈,用被子盖住头,第一百零一次的发出很无聊啊的放置语音。

什么时候完事啊,无聊到快死了。

话说干脆把主上就地解决掉算了,省的一天到晚现世和本丸两边跑。

毫不自知已经有了相当危险想法的付丧神继续裹着被子,这次直接红脸企图用心情吸引她的注意力。

要不是主上坚持,那群老刀估计早把主上神隐起来了。

想到主上如三日月所说的,自己回到本丸后,本来还是有不安心情的刀们都渐渐变得平和,本想让主上直接舍弃现世的身份,安心当个全职审神者的,结果一向温和的少女这次却意外的固执了起来,说着什么不读完大学是不行的。

她一脸认真的告诉他们,她不想成为没文化的人,以后会吃了文化的亏的。

…………

好吧,某种时候其实刀们是无条件宠着审神者的。

三日月意味深长并且带有警告意味的说。

“主上读书这几年若是后悔了,那如何呢?毕竟人间灯红酒绿,人心难测,心思瞬息万变也是常事。”

小姑娘现在这种想法,到底能不能保持到几年后,那可就难说了。

“你们跟着来不就行了?”

少女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把话题从“如何让主上不变心”变成“谁陪主上去现世。”

美名其曰是陪同,实际上双方都心知肚明其实是监视,许出这种条件的少女,算是真正摸清了怎么和暗堕后过分偏执的刀相处了,想到还能看看主上生活的地方,这让他们更加无法拒绝。

由于少女的灵力有限,每次能带去现世的只有一个人,所以她话音刚落一群付丧神拔刀的拔刀,装可怜的装可怜,卖萌打滚的层出不穷,场面瞬间混乱成一片。

在演变成自相残杀之前,鹤丸国永一拍桌子,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说。

“抽签吧。”

结果自然而然的是,鹤丸成了第一个陪同审神者去现世的人。

你绝对是作弊了吧,你提出的建议,结果你就抽到了,绝对是作弊!小短刀们一脸委屈的指控着这个人。

不过能活着去也不容易,在三日月明明唇边带笑却阴深深的眼神中,还有药研给她偷偷塞了什么颜色诡异的药瓶,并千叮万嘱要是鹤丸有什么图谋不轨的行为,直接泼了,死亡那是妥妥的。

鹤丸一脸复杂,人还站在他旁边,这么大声是怕谁听不见啊!

长谷部痛心疾首,拼命道歉说没抽到第一个陪同是自己的错,在少女的安慰下终于缓了过来。

她在一一告别后,带着差点掉了几根毛的鹤丸回到了现世。

然后就演变成这种状况了,她的生活空白又单调,和鹤丸所想的那种繁华人间完全不一样。

要是一直在这种环境生活,没有惊吓的话估计他也会变得不想活了,突然就有点理解少女厌世的性格是如何形成的。

她听到他的说法后,难得停下了手里的笔,思考了片刻才说道。

“人类大概很多都是我这样的吧?一成不变的生活,每天都做着一样的事,像你们这样的,反而更像仙人了。”

“不会无聊么?”

“没办法啊,总得要生活啊,不学习就找不到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就吃不饱饭,碌碌凡人为了三餐奔波有时连个性都会被社会磨平,你们的存在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理想化的极限了。”

鹤丸抱着枕头听的似懂非懂,在本丸里他们除了战斗外几乎没有任何事可以去烦恼,以前作为刀也更搞不懂人类的生活,就像是两边分化明显的太极,一边十分通透人心,一边却完全缺乏生活常识。

“你以前没有身体时……作为刀的时候动不了吧,难道不会无聊吗?”少女偶尔也会好奇一些琐事,特别是她的刀的事情,都想了解那么多一点。

“以前想的是呆主人身边就最好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完全不行。”

鹤丸一个翻身坐起来,拖着抱枕走到少女身前,因为她坐着的缘故,鹤丸他稍微弯下腰用双手撑着桌子,把少女的身子圈进自己手臂内,金色的眼瞳倒映出她那张一如既往淡定的脸。

“这样你都没被吓到,我很吃惊啊……”他说着这样的话,表情却完全没有沮丧的意思,反而更加兴致勃勃,并且带了点侵略性。

随后就是低头,像恶作剧一样亲了亲少女的唇,没有深入,她有那么一瞬在怀疑,也许是这个人不懂得接吻是可以深入的。

少女脸色如常,鹤丸反而是脸红了,像惊起的飞鸟一样念叨着吓到了吓到了,一边缩回床上用被子盖住整个人,过了一会又从里面露出点白色的头发,偷偷看她,她淡定的样子反而是真的让他有点失落。

果然,主上对他们还没什么特别的感情吧。

不,也许是只对三日月有。

三日月宗近是特别的。

想着想着直接泄气了,干脆赖在她身边不走,一会给一个亲亲,到最后作业结束后,她基本上整张脸都被亲了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