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在卫生间添我尿尿的地方_父妻交换俱乐部

辛影现在都厌恶死他了,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和叶询假结婚的事,闻言直接满怀恶意的讽刺道:“可不就是拜你所赐。原本我还在犹豫中,结果你倒好,直接捅到我爸妈那里去了,现在我就算不想结婚也不行了,还真是要谢谢你啊。”

“什么你原本还在犹豫?难道你还没有答应那个男人?”方嘉正敏锐的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都不止。

辛影却只是冷笑,“现在说这个干什么,事已成定局,你就等着喝喜酒吧。”

说着也不等方嘉正说话,径直就撂了电话,顺便关机。

她倒也不担心方嘉正会找进来。

这么多年的恋爱可不是白谈的,再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方嘉正懦弱、好面子的性格了,她可以十分肯定的说,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方嘉正是绝对绝对不会跑过来自取其辱的。

果然,一直等到她走回叶询的身边,门口都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讽刺的笑了一声,她随手将手机扔回包包里,面无表情的对一直静静站在那等她的叶询说道:“走吧,我爸妈晚上还等着我们一起回去吃饭呢。”

叶询没说话,可脸上的表情,却明显因为“我们”二字,而柔软了很多。

他主动牵住了辛影垂落身侧的小手。

辛影下意识就想要甩开,可当她想起马路对面站着的方嘉正后,却又硬生生的忍下了这股冲动。

她的这一细微的心理波动,没有逃过叶询鹰隼般锐利的眼睛。

不过叶询倒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更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力道大的她忍不住皱起了眉毛,他都没有松开分毫。

“叶先生,辛女士,你们先在这里坐下吧,我替你们拍几张正面照。”

工作人员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古怪气氛,生怕他们会出点什么幺蛾子,连忙笑着将两人按在了古风味十足的红木镂花木椅上。

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两人比肩而坐,交握的双手轻搁在叶询的大腿上,这样的一个姿势会显得正式,却又不失温馨甜蜜,是最适合制作成大幅婚纱照,挂在卧室床头这样的地方的。

只是明明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姿势,两人却迟迟达不到摄影师的要求。

“辛女士,请您放轻松一点,您的身体实在太僵硬了,叶先生,您的表情很不自然,不要皮笑肉不笑,对,放轻松,Smile……”

摄影师不得不反复给他们做出调整。

可好不容易这个达到了要求,另外一个却又再次恢复成原样,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好几遍,直累的摄影师都要抓狂的撂挑子不干了,他们两人始才勉强拍出了一张稍微能瞧的。

无语的看着摄像机里皮笑肉不笑的两人,摄影师崩溃的抓了抓头发,只能无奈的叹息,“也只能靠后期PS了……”

可折磨显然才刚刚开始。

尤其是在拍到一些比较亲密的照片,比方说亲吻照的时候,两人瞬间就变身成机器人一样,浑身僵硬,动作机械,表情呆滞……

摄影师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心中反复念叨了好几遍顾客是上帝,这才勉强扯出了些笑容来,“我说二位,你们是即将迈入婚姻殿堂的甜蜜恋人,不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仇人,咱们能别那样恶狠狠地看着对方,行吗?”

“是你说要深情一点。”对于他的控诉,叶询只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这话直接噎的摄影师半点没能说出话来。

至于身旁的辛影,则直接被这哭笑不得的一句,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

叶询见她咳得整张脸都红了,连忙伸手轻拍了两下她的后背,难掩担忧的低头询问道:“没事吧?”

“咔嚓!”辛影闻言正要回答,就听对面传来熟悉的一声。

随意抓拍的一张,效果却远比摆拍要好上数十倍。

摄影师看着照片中两人“亲密”的样子,无语了好一会儿,这才无奈的一摆手,直接让他们在美轮美奂的古风场景里随意走动,权当是自由发挥了。

这原本是无奈之举,没想到收到的效果却出奇的好。

尽管两人实际上也没做什么,可少掉了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两人的神情举止都恢复成自然。他们俩本就长的极为出色,尤其是叶询,随意往那一站,光气势就能压得人顶礼膜拜,再配上辛影的俏丽甜美,竟有种说不出的和谐。

摄影师手中的快门越按越快,一系列照片拍下来,竟就花了一个多小时。

不过饶是如此也把辛影累的够呛。

以至于回去的路上,她连半个字都没和叶询多说,全程就像是被抽了骨头的猫咪似的,毫无形象的在车后座瘫了一路。

辛泽文夫妻早就回来了,四人简单的吃了顿晚餐,叶询就告辞离开了。

因为新婚夫妻结婚前原本就不可以见面,所以辛泽文夫妻也没留他,将他送走后,就立刻打发辛影回房休息了。

辛影累了一天,原本是想好好睡一觉的。

可也不知道是因为明天要结婚了,心里发慌还还是怎么的了,竟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她实在是有些难受,索性直接爬起身,给沈笑笑拨了个电话。

“不是说今天也过来陪我的,怎么到现在还不过来?”因为心情不好,她的语气也变得有些生硬起来。

好在沈笑笑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倒也不生气,闻言只赖皮兮兮的笑道:“这不正准备过去嘛,别生气哈,你明天可是要做新娘子了,要是生气了变丑了,可就不能艳压群芳了。”

就她这长相还艳压群芳……

辛影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却到底还是被她给逗得笑了起来,笑骂道:“少给我贫嘴!你现在在哪儿呢,怎么听着那么吵?”

“在蓝调酒吧啊,财经版的同事在聚餐,我路上偶尔遇见他们,就被他们给强行拽过来了,要不然我早就到你那里了。”沈笑笑估计也知道自己这边吵,特地寻了个安静的地方,这才无奈笑着回道。

她性子活泼,在各个部门都很吃的开,被其他部门拉去聚餐也很平常。

辛影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倒是并不关心这一点,只在听到“酒吧”两个字的时候,心里突然微微动了一下,“你现在还在酒吧?”

“对啊,刚结束出来。”沈笑笑没听出她的异样,闻言随意应了一句。

岂料话刚说完,就听电话那头辛影一迭声喊道:“那你先别过来了,就在那等着我,我也过去!很快!”

“你现在过来干嘛,聚餐已经结束了。”

沈笑笑有些莫名其妙,说着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紧张道:“不对,你明天就要结婚了,现在跑来干嘛,不会是要逃婚吧?你可千万别!你未来老公是个律师,他对你有意思舍不得动你,回头绝对会宰了我,你就饶了我吧!”

“逃婚你个头啊,我爸妈都在这里,我能往哪里逃!”

辛影没想到她脑洞居然这么大,不由哭笑不得的骂了一句。

说着生怕沈笑笑又说出什么匪夷所思猜测来,忙又没好气的解释道:“就像你说的,我明天就要成为已婚妇女了,为了能最后享受一把自由自在的单身贵族生活,我今晚要去酒吧好好买醉一场,你可不准跑,要不等着绝交吧。”

听她说并不是打算逃婚,沈笑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为免辛影回头翻她这个乌龙的旧账,她忙不迭狗腿的赔笑道:“行啊,我不跑,我就在酒吧等着你,咱们今晚不醉不归。”

“这还差不多。”辛影哼哼卿卿的丢下一句,这才心满意足的撂了电话。

彼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辛泽文夫妻早就已经睡熟,辛影不敢惊动他们,换好衣服后,就跟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溜出了门。

她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暗地里有双眼睛却一直注视着她。

直等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电梯里,那道高大的身影,始才悄无声息的从阴影里走出来,从随身的兜里摸出了一支手机。

“询哥,辛小姐刚刚出去了,要去拦着她吗……好的,我知道了……”

辛影对这一切一无所觉。

从酒店出来后,她直接打车去了蓝调酒吧,约莫半个多钟头,就到了地方。

这个地方她们经常过来聚餐,附近每一处都熟悉的很,她也没要沈笑笑出来接她,从车上下来后,就直接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

午夜的酒吧一向是最为热闹疯狂的。

这要是放在往常,辛影进来后少不得要四下欣赏一番。

可她现在心情不好,根本没心思去看其他人群魔乱舞,进门后就目不斜视的朝约定的座位走了过去。

刚走到一半,肩膀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辛影原本以为是沈笑笑,可回头一看,却发现是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那是个十分漂亮迷人的年轻女人,五官精致无暇,烫着一头大波浪卷发,头发全部拨向左侧,露出右侧硕大闪亮的钻石耳坠,迷离的灯光落在上面,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直将她整个人衬的艳光逼人。

辛影被刺了一下,下意识就伸手挡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就在这时,耳畔忽地一热,一句轻若呢喃的低语,在耳边轻轻擦过。

辛影本能的侧了下耳朵,可因为头顶上方的音乐声实在是太大,她只隐隐捕捉到了自己的名字,其他的完全听不清楚。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她睁开眼,拧着眉头,大声问道。

卷发女人这一次却没有立即说话,反歪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

好一会儿,她这才优雅的俯过身,贴着辛影的耳朵,呵气如兰的吐出颇含意味的一句,“我是说,原来你就是辛影,看来叶询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这女人认识叶询?

关系似乎还很不一般……

辛影闻言瞬间微眯了眼眸,脑海中顷刻间闪过无数念头,不过她面上却并没有显露分毫,只冷冷道:“说完了吗?”

估计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么个反应,卷发女人明显怔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