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美女洗澡脱得一二干净 我和四个男人的淫乱事

——第二天——

“迹部,老地方,叫上那些人,我有事要说。”“嗯哼?好吧!”“嗯!”越前挂了电话后便立刻急冲冲的出了门....“说吧!这么记得把我们都叫来,有什么事吗?”明显是被旁边的迹部一路给拽过来的忍足强睁着睡眼问道,[忍足侑士什么时候也多了一个和芥川慈郎一样的毛病了?]满脸黑线的越前将昨晚的是细细的说了一遍,说完后,一片静默“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向日第一个打破沉寂,“还能怎么样呢?我们最好不要告诉观月,然后再这样........如何?”迹部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上用手比划着什么。“OK,我赞成,大家应该没意见吧?”坐在迹部身边的忍足第一个表示同意。“没有!”“那么先散了吧!有事再联系!”于是所有人都陆续离开了咖啡厅,在最后一个菊丸出门后,后座的一个男子放下报纸,轻抿了一口咖啡,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全部....都听到了哦!]

——摊牌哦——(迹部家)

“喂喂,不是说先不告诉观月他们的吗?怎么又要摊牌了啊?”除了观月和手冢众人全都窝在角落里瞪着迹部小声说道,

“本大爷那时候是乱说得好不好。”

“什么?为什么!!”

“因为本大爷其实一开始就发现坐在我们后面的是铃木了阿,而且本大爷在说那个计划的时候不是在桌子上写了‘铃木在我们后面’这几个字了吗?啊嗯?”看着除了离他最近的忍足,乾和海堂外其余人一脸‘我没看清’的样子,迹部第一次想直接不华丽的晕倒算了。

“好吧!既然要摊牌,那么叫谁去?”越前开口问道,结果话音刚落,便发现所有人到朝他望去。

“喂喂!!为什么是我去!!”乾看着越前懊恼的脸,镜片一次次的反光,接着露出一口白牙,诡异的笑着说道,“因为第一开始就是你先负责把观月和手冢叫来的,当然应该由你去说了!我相信你能胜任的!!”看着越前垮得更厉害的脸,善良的裕太小弟弟刚想替他平反,结果就被众人一脸“谁帮他说话就叫谁去”的可怕表情吓住了,只好乖乖地坐在一边当观众,越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在手冢旁边坐下,而众人则在听到迹部和忍足在后面的“悄悄话”后摆出一张写满了“我同情你”的脸,然而内心却想着同一句话:

[主啊!愿你保佑这场戏能够更精采些吧!阿门!]

“那个……”“怎么?”手冢停止和观月的对话,转过脸来,“那个……那个,观月的事,那个,我们已经知道了!”越前结结巴巴地说完了这句话,一脸的紧张,看得后面的人一阵感叹,[哎!这小子,比赛的时候不管多少困难都没有紧张过,现在只是叫他去讲句话就紧张成这样真是……]

“哦!”手冢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啊?啊?”越前看着手冢依旧若无其事的脸和观月快要憋笑憋得脸抽筋的表情,突然感觉好像事情有些不对头,立刻转过脸去看其余的人,只见那帮人一个个都已经笑翻在地上,就连一向主张仪表的迹部也早已憋笑憋得像在秋风中颤抖的落叶一般了,忍足强撑着用口型告诉越前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其实我们在你把他们叫过来之前就已经告诉他们事实了!”

越前在看清他在说什么后,连转回头的勇气都消失殆尽了!“kuni……”“咳咳”手冢假意的咳了咳,然后波澜不惊地转过脸,对越前说道,“请问……你•是•谁?”越前整个人立马彻底垮了,喃喃道,“不是吧……”终于,忍足第一个憋不住了,立刻爆笑出声,接着便接二连三地传来了笑声,“你不是来真的吧,手冢!”观月用越前听不懂的拉丁语朝手冢笑道,“怎么可能呢?我当然知道他是因为担心我才这么做的啊!又怎么可能真的去怪他呢?”手冢叹了口气,在越前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勾起一抹笑答道。

于是,迹部家原本空荡荡的客厅里充斥着愉悦的气氛,以及,某些人那些真正隐藏笑声背后的辛酸与惆怅……

-“等待奇迹”西饼屋的一间阴暗的屋子里-

“乖,小依,哥也不想把你绑在这里的,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原因,乖,别哭哦!”铃木残轻轻拭去蝶一脸颊上的泪水,柔柔的说道,然后随即转身离去,将仍在挣扎地蝶一留下……

[哥,你已经做错一次了,求你,求你不要再错下去了!!]

后记:呃......之前打的时候不小心漏了一段,刚刚才发现,不好意思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