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世子郡主h_不行要去了

我叫毕小夏。

外号“陛下”或是“吾皇”,因了这个名字,不论到哪里都有一种君临天下的赶脚,因而我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一直都是班长,在历任班主任期许的目光中,干着没有薪水的活儿,受着有薪水的人的苦,叫天不能,叫地不答应,于是生生到了大学才开始解放天性。

解放天性的第一步,我决定,找个人,用来追。

.

周四早上我迎接着绚烂的朝霞,哼着歌在镜子前美美地捯饬好自己,穿上运动鞋,蹦蹦跳跳地去晨跑。

学校里的学生很少有绕着操场跑圈的,老四说那样太傻气,而且容易脚崴。

不过我认为,大概是因为在学校道路的两侧晨跑比较有情调。通俗地讲,就是可以装逼。

正值夏季轰轰烈烈地开始的时节,校园小道两边的行道树拔出了厚重了绿幕,铺撒开来一片阴影,青草地上的植物都带着露水,空气里一直都萦绕着夏季清晨特有的潮湿。

我戴上耳机,找到《上邪》,把手机放进兜里,悠哉悠哉地循环着,散跑了半小时。

左眼不经意间一瞟,发现了那个我“决定”喜欢的人的身影。

秦朗,外语系大三学生,白衬衫黑西裤帅气儒雅,男神标配,在学校一个奇奇怪怪的“大众情人排行榜”上位列亚军。

我加快了步子跑到他身边,装作碰巧遇见的样子,自认为风采无双地撩了下脸侧的碎发,略带惊讶地看向他,刻意掐出温软的调调说:“师兄,好巧,你今天又来晨跑啊?”

秦朗和他身边的归飞一起转过头来,归飞挑了挑眉,面无表情地加快了速度,秦朗温和地笑了笑,无奈地看着我:“小夏师妹,这已经是你第七次在晨跑的时候跟我说这句话了。”

我先是冲着归飞的背影望了一眼,再转过头来面对我日思夜想的面孔:“啊哈哈,是吗?嘿嘿嘿,好像是的吧……”

我毕小夏一生嘻嘻哈哈敢爱敢恨走四方,从不脸红很少要脸,多年来凭借着令人叹服的快嘴皮子和厚脸皮子征服了无数带着小红帽的祖国小花朵和青春期少年少女,就是在面对崇拜的师兄时,总是间歇性语言功能丧失。

归飞听到后勾起嘴角看了我一眼,怎么看怎么像在嘲讽,我冲他翻了个白眼珠子,然后对着秦朗憨憨地笑了笑,抖出自己今天的目的:“秦朗师兄啊,你,你周末有没有空啊?”

他状似为难地想了想:“周末……”

我连忙摆摆手:“不是,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一下你上周教我五线谱的事儿,想请你吃个饭,如,如果你没空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嘿嘿嘿……”

“这,多不好意思……”秦朗害羞地红了脸,挠了挠头,看得我心神荡漾心花怒放。

我就喜欢这种动不动就脸红的白净男生,就像古时候的文弱书生,身娇体弱易推倒,引无数美女竞折腰,一看人品就超级好。

我静静地等着羞答答的秦朗答话,归飞在不知不觉跑到我旁边,我吓得往另一边躲。

他默默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插话道:“去吧,反正有人请客。”

我愣了愣,一洗对他的态度,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他看了看,没说话。

我继续对着秦朗絮絮叨叨,“师兄啊,我既然因为你在歌唱比赛得了冠军,还得了奖金,就不能这么吃里扒外对不对,你要是不去,奖金五百块你二百五我二百五好了……”

归飞突然扬起嘴角,“嗯,二百五啊。。”

我以为他张嘴又是劝秦朗答应,也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随口应了声,“对啊。”

对啊。

对啊!

我晃过神来,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么低级的俗气的不堪一击的当都能上。

于是我矜持地笑了笑,解释得很认真,“啊,口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