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大掌从旗袍底下伸进去_长舌扫过她的花

没想到居然这个女人这般的讨厌自己,上官曜怒火中烧,迈开步子朝慕容暖逼近,眼神冷的让人发颤。

此刻,气氛变得凝重,这个男人带来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面对他的逼近,她下意识的往后退。

见这小女人躲着自己,上官曜的怒气更甚,他冷眉一凝,冲着周围的人厉声道,“都给我滚出去!”

没人敢不从,上官曜的命令不容反抗,这几个女的原本对他还抱着幻想,听到这声怒吼立刻却吓得花容失色,拿自己包包慌乱的逃窜。

很快,屋里就剩下,上官曜和慕容暖。

面对上官曜冷冽的目光,慕容暖紧张的攥紧了拳头,原本红润的樱唇被她咬的泛白,那模样竟是楚楚可怜。

“你刚刚说你不想照顾我?你不愿做的事,她们抢着做?”上官带着一身戾气,粗鲁的抬起慕容暖的下巴,质问道。

慕容暖把头偏向一边,不愿面对,“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护工了,想怎么样是我的自由。”

“你的自由?”上官曜冷笑,骨节分明的手指转移方向抚摸着慕容暖精致的侧脸,凉薄的嘴唇说出残忍的言语,“那我折断你的翅膀,剥夺你的自由!”

慕容暖难以置信的看着上官曜,只觉得眼前的人从未见过,她平复了呼吸,保持着冷静,“没想到上官先生还喜欢死缠烂打。”

“你想离开我?你还记得当初你接这份工作的时候签的合同吧?”上官曜大发善心的提醒了慕容暖。

听到合同二字,慕容暖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当时的场景,几个人穿着整齐划一的黑西装,带她到医生的办公室,签了一份合同。

当时她并没有多想,没想到现在却成了上官曜威胁他的筹码。

“合同上没有写,我不能中途离开!”

慕容暖庆幸自己当时仔细阅读了合同的内容,她却小看的上官曜的城府。

上官曜从小便比一般人更为聪慧,天赋异禀。

这个男人,高深莫测,宛如神坻,纵横商场这么多年,篡改一份合同简直易如反掌。

“女人,你居然这么天真,我已经付了钱了,若是你中途反悔的话,就必须赔我两倍的钱。”

这笔钱,在上官曜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可是慕容暖却不一样,她是个单亲妈妈。两倍的违约,对她来说就是天价。

看着小女人的苍白的脸色,上官曜问道,“还敢走吗?”

“我会留下!”

慕容暖死命的攥紧了拳头,指甲嵌进肉里,她却丝毫不在乎。比起心里的疼痛,这点疼痛根本不算不得什么。

为了让米米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她可以忍,因为米米真的很懂事。

“女人你应该庆幸,我对你身体还有兴趣。”

上官曜忍不住出言讽刺,很想象这样一个平时冷漠寡言的人,会说出这样尖酸刻薄的话。

“只可惜我对上官先生毫无性趣!”慕容暖不服输的反驳过去,她上下扫了上官曜一眼,眼底似是不屑,“上官先生的技术有待提高。”

“呵……”

上官曜不怒反笑,他不喜欢一直乖顺的猎物,偶尔反抗或者反咬他一口的小野猫,越发的有意思了,这个女人。

猛地搂住女人的不盈一握的腰肢,将人完全禁锢在自己怀里,“我的技术如何,现在就让你知道。”

慕容暖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这个男人真是个禽兽,随时随地的发情。

上官曜从来不会压抑的自己欲望,况且,他对慕容暖暗藏着一种莫名的情愫。

这是高级护工的休息室,上官曜将慕容暖抱在办公室上,将上面的一把扫在地上。

好巧不巧,这些文件正是慕容暖花了好长的时间整理的,如今竟然被他随意的丢在地上,真的是让人难受。

他那双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此刻满是是不明眼神,呼吸洒落在慕容暖脖颈,下一秒,是湿润的轻吻。

上官曜被慕容暖的尖叫声吵的心里烦躁,他索性强行吻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愣了片刻,上官曜眸光一沉,猛的按住她的的后脑勺。

没想到这个女人早上说出那种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