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老师我就亲一下丸子漫画—自述被强奷过程和故事

“你们,是来杀我的?”她脸上依旧云淡风轻,两人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凤轻羽往外探了探,道:“解决了?”

“别想着叫人,今日便是你下黄泉之时!”其中一人压着声音开口。

“哦~又来一个知晓我何时死的人?你们可是比阎王还灵呢!”她无辜的叹了口气,自己本就是阎王老头送上来的,有谁比她更清楚地府长什么样的吗?没有吧,“我早说了,祸害遗千年,我们两都是祸害,哪有那么容易下黄泉。”

“废话少说!”

“那就不说废话。”她凤眸微凉,“你们难道不知道他是皇上,我是皇后吗?杀了可是要掉脑袋的,什么时候皇后这职位这么不值钱了?”随便找个人就能杀?

坚决守住底线,能动口绝不动手,能直接气死最好,她手上把玩手术刀的速度越发加快。

“别跟她废话,上!”一个冷喝,两人直接一剑朝着她攻击。

凤轻羽瞥了他一眼,侧身躲开,咬牙切齿:“三番两头搞刺杀,你们不累本宫累了,工资多少啊,我去试试!”

摔!

两人相视一眼,进攻更加猛烈,椅子桌子破碎,凤轻羽边躲边靠近门边。

那黑衣人似乎看到了她的意图,脚步一转,一掌劈向北冥离陌躺着的榻上。

“嗯!”她嗯哼一声,将口中腥甜咽了回去。

早在刚刚她就发现了两人今晚的目标不止是她,还有北冥离陌,虽然在将两人引开,但还是发现了黑衣人的意图,替他挡了这一掌。

八成的功力让她险些昏了过去,在扑过来时悄无声息的将银针落到黑衣人的腿上,将他麻痹一瞬。

“北冥离陌,这一掌你若是不还我,我就不姓凤!”

那黑衣人显然也瞧见了自己脚动不了,一时间还解不开。

另一个黑衣人见此,试图去救他。

凤轻羽翻身,手撑在地面上,看着他这一举动眸中泛着寒意覆上一层浓烈的杀意,先一步动手。

利用以前训练时生死搏斗的技巧,悄然靠近将他撞倒,手术刀握在手中快速的划过他的脖子,下手不轻,用尽全力,不给他一丝反抗的机会。

优势落在她手上就得好好利用。

黑衣人来不及破开被银针定住的双脚,瞪着眼睛手上的剑刚抬起来就无力的落下。

哐当——

剑掉下的声音让另一个黑衣人心下一沉,凤轻羽收起握着的手术刀,手心染了血,抓起地上的剑。

见她眼中带着浓烈杀意的模样,本身内功比凤轻羽高的黑衣人竟然也有一瞬间悚了,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凤轻羽眸子半眯着,握剑的姿势与他人不同,却是对她来说最习惯的。她的目光落在黑衣人身上,如同盯住猎物一般。在关着门的屋里,烛火不知何时被她掐灭了,黑暗中的两人相对,她带着凉意的笑声落入黑衣人耳畔,只能凭着声音判断其位置:“我真的一般不动手呢。这可是你们逼我的,怨不得我。”

凤轻羽知道,这屋里这么大动静都没人过来,要么就是有人有意不让御林军巡逻到此处,要么就是人全部被放倒。

黑暗中搏斗,这对她可是多了一层保障呢。

做暗杀的人必定都经过训练,听声辨位也是基础,而对她来说,曾经也有过在黑暗空间里寻求一线生机的时候。

她悄然将脚步往门边移,避免在打斗时误伤北冥离陌,那样的话她还需要救治一遍,麻烦得很。

凤轻羽借着一丝月光的透露,大概辨别出黑衣人所在得位置,她却是不让自身露出破绽,将自己隐于黑暗中。

找不到人黑衣人心下一沉,眸光略过房里,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有点脚步的声音。

凤轻羽手按在地上,将剑往前面扔去。

哐当一声掉下,那黑衣人侧了一下身子,凤轻羽眸光一动,正是这时候。

用尽力气,借着巧劲,目标便是他的脖子动脉。

黑衣人感觉到一股劲风,刚刚黑衣人的死给他提了个醒留了个神,下意识的侧过。

凤轻羽的手术刀只划过脖子,渗出点血,让他避开了。

凤轻羽眸中划过一抹可惜。

黑衣人却惊出一身冷汗。

让他前来刺杀的人可并未说过皇后也有这么好的身手,感觉不到她的内力,却能够借着医术取巧和身手让他近不得身还险些被杀。

他脸色黑沉,黑暗中不出声有些难以判断位置。

凤轻羽微微喘息着,手有些发抖。

黑衣人并不知道此刻的她并没有全部的胜算,体力逐渐在流失。

喉咙间涌起腥甜,被她强行忍着。

黑衣人想着若是就这样回去,两人没死,自己得命也不一定能够保住,顿时借着月光和感觉,脚步一转朝着昏迷的北冥离陌过去。

凤轻羽脸色一沉,竟然还未放弃北冥离陌,他究竟是多招人恨。

凤轻羽扫过屋内,拿起一把椅子凭感觉朝着他背后扔过去。

黑衣人顿了一瞬,凤轻羽一把抓起刚刚扔过的长剑,对着他的后背刺去。

刚刚的一嘴是试探准确位置,长剑是给自己争取点时间。

黑衣人侧身避过,长剑一把插入墙上,维持三秒便掉了下来。

凤轻羽得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身后,一把对着后心用力插了进去,手上一滑,划破点伤口,染上点血迹。

她却眉心都不皱一下。

这一下给黑衣人来了个猝不及防,他转身就是一掌,汇聚内力打在凤轻羽肩膀上。

凤轻羽没躲,一口血喷在他脸上,用力一拔,不给他反应机会只在瞬间用刀划过脖子,划破劲动脉。

他无力倒下试图想要拿剑,口中不断溢出鲜血,手颤抖着,凤轻羽用尽最后力气将手术刀插入他心口。

一下子瘫坐下来,大口喘着粗气,几乎要晕厥过去。

黑衣人抽搐着,连最后生机也流逝。

此刻的北冥离陌才悠悠转醒,眨了下眼,低咳两声,撑着自己坐了起来,旁边一道虚弱得声音传入他耳畔:“你醒了……”

凤轻羽费力的睁着眼,手依旧有些颤抖,说话大喘气:“开……点,点下蜡烛。”

北冥离陌在醒的一瞬间就闻到了满屋子充斥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