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新白洁性荡生活 把腿张开惩罚h

第十九章

随着菜一道道地上桌,周玄的眉头也越皱越深。等到侍女小厮们将菜肴全部摆放好退下去后,周玄开口了:“这桌子上的,全都是药膳。在我睡着的时候太医来过了?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身体情况了。”

火曦点点头:“嗯,我让张太医和她夫郎来了一趟。听你这语气,你是原本就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周玄见瞒不住,只能接受了,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学过毒,正所谓医毒不分家,我自是能够知晓一些自己的身体状况的。只是我学过的都是杀人之法,并未学过救人之术,所以无法自我医治。你也不用安慰我,我知晓自己身体已破败不堪,怕是回天乏术了。”

火曦听得皱眉:“阿玄,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两个可是要长命百岁,白头偕老的!不必担心,张太医已经找到治疗的方法了,只要每天坚持药膳汤药和药浴,只需半年至一年,你的身体就基本上能恢复了。”

周玄闻言立刻盯着火曦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火曦笑了笑:“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阿玄不成?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地在府里调养身子,主意休息。”

周玄顿时也笑了,在他那常年都是紧绷的脸上,骤然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开心,且不止停留于眼神和嘴角,而是整个面庞都明亮起来,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亮得人无法挪开视线。还没等火曦从他这一抹笑容中回过神来,周玄便探过身去,一把将火曦搂到自己怀中,狠狠地拥抱她,似是想将她直接融入道自己的骨血中。他在她耳边轻喃:“小曦,小曦,你真是我的福星,能嫁给你,我真是太幸运了。”

周玄并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当初在得知自己身体状况时也请了无数军医和江湖郎中为他诊治,甚至太医也请过不少,但他们都说他的身体已经严重透支,除非是华佗再世,否则恐怕寿命不长。他本来已经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没想到,他的小妻主,他的小曦,竟能为他找到医术如此高明之人能够治愈他的身体,他自是高兴的。谁不想多活一些日子呢?谁会真的不在意英年早逝呢?

张太医的医术在太医院内确实是最高的,甚至拉了其他人远远不止一截,因为她是三十年前闻名江湖的医圣的徒弟。后来医圣驾鹤西去,只留下一屋子的医书,引得江湖中人纷纷争夺。张太医一直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一是为了不卷入江湖之争,二是在太医院这种地方,不知见识了多少皇宫大内的宫廷密事,适当藏拙也能够让那些心思歹毒的贵人们不把目光停留在她一个平庸的大夫身上。

事实证明,她的行为是正确的。从她当年进入太医院开始,院使已经换过五六个了,每一任院使都是莫须有的罪名被贬官,之后再也听不到她们的消息了,想想都觉得浑身发凉,那些人,恐怕都已经身首异处了。

火曦任由他抱了一会儿,随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阿玄,我们吃饭吧。”

周玄又紧紧地抱了她一下,然后放开她,拿起筷子,专挑一些药味淡的菜往她碗里夹去,不一会儿,火曦碗里就装了满满一碗菜。她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菜,不但都是些药味淡的菜,而且是按照自己的口味夹的,很高兴地笑纳了自家夫郎的投喂,拿起筷子就往嘴里送去。

周玄坐在旁边边看着她边吃菜,一但她碗里的吃得差不多了,就继续动手往她碗里加,看着她吃着自己夹的菜,两边脸颊鼓鼓的,嘴巴一动一动地一眼就能看出来在努力咀嚼嘴里的菜,就像胖嘟嘟的小松鼠一样,他顿时感到了一种满足感,这是自家养的妻主。

这一顿饭的结果就是,火曦吃撑了,饭后扯着周玄在院子里遛弯,暗暗决定以后不能再接受投喂了。而周玄则是爱上了投喂小妻主的感觉,决定以后都这么干,这奠定了火曦以后减肥之路漫漫。

这都是后话了,且看最近周玄在慢慢调养身体,将所有事物都搬到了府中进行包括他掌握的大军军务。如今二人虽已成亲,按理来说周玄这军权虎符应交给妻主,但火曦自知不擅长兵法,且她和皇夫都有意让周玄继续掌军以协助火曦,所以处理军务的仍然是周玄。而火曦的替身暗卫则是早出晚归,做出火曦白日从不在府邸的假象,自然敏婉心和南宫若想找事却没有人看,也就消停了不少。

而火曦近日确实是稍有些忙,她现在是在户部任职,担任户部侍郎,这时候正是户部忙着整合一年各地税收的时候。况且火曦原身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人,这朝堂上的势力远远没有二皇女三皇女多,她还要在朝堂上收拢一批支持自己的人,着实不容易。

屋漏偏逢连夜雨,火曦今年因为是第一次到户部任职做这种事情,特意让人去清点了一下国库中的税收银钱,却跟账目上的相去甚远。这事不能不上报,也不能不查,给户部增加了繁重的工作量。这几日户部尚书已经被女皇召见了许多次,火曦估计着她身为皇女,也绝对会被委派重要任务。

这天夜里,二人洗漱完毕,火曦躺在周玄的腿上,依旧是周玄拿着毛巾轻柔地擦拭着火曦湿漉漉的头发,二人在说着最近朝堂之事,突然晴天在外面有要事禀报。

火曦坐起身:“发生了何事?”

“今夜本应是侧夫侍寝,侍夫院子里突然去人说是侍夫不舒服,将“大皇女”请过去了。主子可要过去看看?

火曦和周玄对视了一眼,双双起身:“去,让暗一过来主院与我互换,去宫中请敏太医过来。”

晴天应了一声,离开了。不一会儿,便有一道低沉的女声在外响起:“暗一,参见主子。”

火曦这时跟周玄一起走出来:“暗一,你先回去密室吧,明日一早直接出府便是,今夜无需再出来了。”

“是,主子”,话音刚落,面前已不见人影。

火曦与周玄步行而去,算着时间悠悠到达,彼时南宫若早已到达,立于床边,衣衫稍有些凌乱,露出脖子上的暧昧红痕,眼角微红,一副欲求不满的勾人神态。而敏太医则恰好为敏婉心诊完脉。

看到二人同时到来,敏婉心皱眉,却并未说什么,一副委屈的神态屈身行礼,我见犹怜。但现在的火曦可是正主,对他那副样子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她只想快点结束后回去抱着自己亲亲夫郎睡觉。于是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询问太医结果。

周玄倒是留意到南宫若的姿态和行礼了,他微微上前少许挡在火曦与他之间,抬头示意他起身,然后手仿佛不经意间搭上火曦的肩膀,一副占有的姿势将她拢在自己领域之内。做完这一系列未经大脑的举动后,他也没再理会南宫若,而是与火曦一样将视线放在太医身上。

“恭喜大皇女,贺喜大皇女,敏侍夫这是喜脉啊!”

喜脉,就是怀孕了。火曦适时地做出一副特别开心的样子,大笑道:“哈哈哈,好啊,好啊,本宫也要当母亲了!来人,赏!”

周玄也上前,坐在敏婉心床边,拉着他的手道:“恭喜弟弟了,弟弟真是好福气,这可是大皇女府的第一个孩子,是皇长孙,多少人盼都盼不来呢,我这正夫和侧夫南宫若弟弟都羡慕的眼红。不过怀胎不易,生产更是从鬼门关上走了遭,弟弟定要好好养身子,为孩子积福才是。”

他站起来环顾四周:“行了,该散的都散了吧,别打扰弟弟休息。”顿了顿,又朝着火曦道:“妻主,这庶长子都有了,府里却还没有个嫡子,今夜就去我那吧。”

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了。火曦则是立刻跟在他身后,小跑了两步追上他,与他并肩而行。

南宫若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咬碎了一口银牙。他为了离间那两人努力了这么久,就因为敏婉心这一个怀孕一朝回到解放前。这孩子怎么来的这么不是时候!

对了,孩子,皇长孙,应该是很重要的吧......不知道......这孩子若是没了,会怎样呢......

想到这,他回头对敏婉心露出一个冷笑:“呵,这么快就怀上了,你挺厉害呀。好好地养着你肚子里那块肉吧,万一哪天一个不小心,就完了。呵呵呵。”

说完,捂着嘴偷笑离去。

敏婉心在屋内狠狠地盯着南宫若离去的背影,在黑夜中伴着院内的枯枝缓缓移动,一阵风吹过,衣角飒飒飘动,就如同无数只厉手伸出,想要伸到他这里来,夺走他的孩子。他放在被子上的手慢慢握紧,心中一片惶恐。

火曦和周玄回到房内,周玄便甩开二人相握的手,径直朝着床榻走去,掀开被子躺好,闭眼,就仿佛火曦根本不存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