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幻想空间

妇少水多18p 快穿女配逆袭宁宛完结

亭台楼宇仙音袅袅,金銮宝殿花团锦簇,天帝为了彰显自己对纱卡的疼爱,这次宴会举办得颇为隆重,一点都不逊于天后的生辰。不同于殿外静候的众位佳人,叶隐漫步绕过偏厅,很快便找到了冥王、冥后的位置,按照以往的惯例,她坐在了他们身边,毫不在意自己这么做,是否会有失礼仪。

“是不是又偷偷跑出去了?”轻轻拍了拍叶隐肩膀,伊莱斯一脸慈爱地对其说道,“不要害怕,我的孩子,等你过了五百岁,我和你母亲便会接你回家。”

“也不用担心别人的想法,我和伊莱斯永远都是你的后盾,伊纱。”紧接着拉雅也开始安慰起来,无缘无故独留叶隐在天界,她委实放心不下,生怕女儿再受到半点伤害。

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理由,令冥王冥后不顾她的意愿,也要强行将自己留在天界?叶隐不禁皱了皱眉,由于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总不能把精力都放在毫无头绪的事上,“我知道了,父亲、母亲,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不用操心这些。”

“陛下,各族的王妃人选已经在殿外等候了。”随着桑容一声通报,大殿里的气氛瞬间高涨起来,毕竟此次宴会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角逐出未来的天后人选,这可关系到各族的切身利益。

“陛下,这次可要为沙卡殿下好好选上一位王妃,也是时候该给他添上一个贴心的人儿了。”炎娜笑得很是妩媚,至于是不是真心实意,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是啊,陛下,真是让人无比期待啊。”坐在炎娜身后的碧眼美人,是天帝的第一侧妃库鲁妮丝,叶隐在天界的时候,也曾远远见上一面,倒也没有深究过她的来历。

可当库鲁妮丝破天荒地发出一声赞同,叶隐的脑海瞬间泛起了一阵浪花,若是自己没有记错,这个声音的主人怕是那晚和沙卡在野外……叶隐面无表情地抬头望向纱卡,却发现对方也在注视自己,看起来已经承认了她的猜想,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渣啊……

“那就赶快让她们进来吧。”天帝笑着挥了挥手,随着殿门被徐徐打开,数十位佳人款款而来,身姿曼妙如蒲柳迎风般摇曳动人,引得台下呼声此起彼落。

“沙卡殿下,这位是炎族领林迦的女儿梅迪欧,那个是月族的……”

未等桑容介绍完众位美人,沙卡忽然支起了身子,并慢条斯理地说了声,“全都下去吧!”

和台下的众人一样,桑容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而天帝却是满脸喜色,“我的儿子,难道你已经选定了?”

见沙卡象征性地点了点头,桑容赶忙松了口气,“那么殿下,请问是哪一位?”

“我未来的王妃――就是她。”金色的眼眸随即转向台下,纱卡正对上叶隐冰冷的幽瞳,心头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冥王大人,如果我要娶你的女儿,你没有意见吧!”

听闻纱卡求娶冥王之女,大殿内顿时鸦雀无声,就连伊莱斯都有些难以置信,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沙卡,你明明知道,伊纱她是你……”

“正因为如此,我才找不出比她更适合、更完美的人选。”纱卡冷冷地向四周环视了一圈,用不容违逆的语气说道,“伊纱她本就属于我,除了我,没人有资格能拥有她。”

大殿内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无数异样的目光集中在了叶隐身上。似乎有点不胜酒力的意思,少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白皙的脸庞逐渐浮出一片红晕,“多谢殿下的错爱了,只可惜嫁人一事,我实在没办法答应,因为……”

“因为她已经答应嫁给我了。”

斯陵的话音刚刚落下,周围立刻响起了一片抽气声,无形的压力顷刻间笼罩着整个大殿,纱卡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真的是这样吗?伊纱?”

“当然……不是。”像是听了件无关紧要的事,叶隐起身将碎发抚向耳畔,声音清冷得不含一丝温度,“我伊纱认定的一世夫君,又岂是泛泛之辈,若有人真心想要求娶,必须答应三个条件才行。”

听闻这次清剿魔族余孽,叶隐此人功不可没,后又爆出他的真实身份,就连天帝都感觉不可思议,现如今纱卡和斯陵为了她,不惜在众目睽睽之下针锋相对,他此刻倒是有了其他想法,“哦?哪三个条件?”

“有道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第一个条件其实很简单,就是我的未来夫君只能爱我一个,这辈子也只能拥有我一个妻子。”众所周知天帝风流成性,他的两个儿子自是不逞多让,大殿下萨米除正妃外,还拥有多位侧室,而二殿下纱卡虽未成婚,但在此之前,也传出不少风流事迹,即便叶隐不是有意为难,仅凭这第一个条件,也足够令众人为之头疼伤脑了。

“我答应。”斯陵与纱卡几乎同时脱口而出,显然这第一个条件,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早有耳闻斯陵花心浪荡,纱卡来者不拒,叶隐也没料到二人会如此爽快,“我在凡间游历数载,曾听过这样一句话:如果真心爱一个人,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为对方倾尽一切。可我个人觉得,死亡还是太简单了,如果我的夫君真的爱我,那就一辈子都要为我而活!这就是我的第二个条件。”

“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条件?”别说在场的宾客接受不了,伊莱斯听了都认为荒谬至极,更别提天帝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不必多说,我都答应!”斯陵想也不想就应了下来,或许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自从得知叶隐就是伊纱,自己就和疯了一样迷上了她,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斯陵都心甘情愿。

如若不是事先了解她毫不知情,纱卡甚至想直接告诉叶隐,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比自己更有资格去爱她,因为她本就属于自己,是他永远不可分割的存在,“第三个条件呢?”

卧槽,这两货究竟发得什么疯?叶隐差点想要骂人,难道上辈子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会落个神形俱灭的下场?为了不惹怒天帝这尊大佛,她暂时还想不出别的解决方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找机会先脱身再说,“第三个条件就是能让我心甘情愿,很显然,我现在并不想嫁给任何人。”

“沙卡,你说的也许没错,伊纱本就是属于你的。但从我抚养她的那一刻起,她就是我最珍爱的女儿,既然现在她不愿意嫁人,我也不会逼她。”忽见天帝将目光投向自己,伊莱斯反倒淡定了许多,他起身站在叶隐身旁,从容地表述着他的立场。

什么叫自己本来就属于纱卡?还有冥王口中的抚养又是什么意思?叶隐此刻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她的前世到底经历了什么,连身世都透着这般曲折离奇?

沙卡与斯陵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分别向冥王表示道,“好,我答应你,我会让伊纱心甘情愿地嫁给我。”

“那样最好,不过伊纱马上要满五百岁了,如果到时候,她还是不愿意嫁给你们其中一人,我就将她带回冥界。”为了宝贝女儿不受委屈,冥王硬是出面挡下此事,哪怕开罪天帝也未尝不可,“陛下,您觉得如何?”

“这个提议实在是好极了,伊纱你上前来。”招手示意叶隐走到跟前,天帝睨了一眼纱卡,声音有些欲言又止,“果真是绝色佳人,既然沙卡和斯陵都这么喜欢你,那我也没什么可说了,虽然……只要他愿意就好。”

“一言为定。”眼底掠过一丝不可捉摸,纱卡对着斯陵举起酒杯,彼此的脸上都显得非常平静。

宴会结束之后,叶隐立即询问起冥王、冥后,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父亲、母亲,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解释。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孩子吗?”

“伊纱,你的确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但我和拉雅对你的爱,绝不输于任何人。”伊莱斯忽然张开双臂,环抱起母女二人,其实对他来说,叶隐是不是亲生,早已不再重要,一家人能永远在一起才是最宝贵的,“你的身世较为复杂,等你500岁回到冥界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好吗?”

“父亲……”经过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叶隐终究不是铁石心肠,冥王、冥后的真心疼爱,还是让她有些动容,原来亲情是这种滋味,比起无情无欲的万世轮回,能拥有人的情感,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送别了冥王与冥后,叶隐忽然想起,自己住的地方还没找落,以前做侍从的时候,和纱卡住一个寝殿,倒也说得过去,可现在她是女儿身,总不能再这么死皮赖脸往上凑了,要不她还是回伊舍宫宅一阵?

结果只是转身的功夫,背后猛地窜出一个人影,叶隐一时没能察觉,身体便被人抵到了墙角,浓郁的男性气息夹杂着酒味扑面而来,纱卡将头埋进少女耳畔,尝试着和她融为一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要拒绝?你真的那么喜欢斯陵吗?”

“我只喜欢我自己,纱卡殿下……”耳边隐隐传来的灼热,令叶隐不禁蹙眉,但奇怪的是,她并不反感纱卡靠近自己,只是一时间很不习惯这种行径。

“你认为我会乖乖遵守约定吗?”反手捏起叶隐下巴,纱卡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彼此的距离也随之越来越近。

“真是个愚蠢的想法。”看着纱卡这幅肆无忌惮的模样,叶隐眸底掠过一丝红光,右手瞬间召唤匕首,直接刺向了对方肩膀,“纱卡殿下,你这样可是在玩火。”

“只是流了点血而已,我可一点都不在乎。”任由叶隐将锋刃深深嵌入肩头,纱卡身体继续保持前倾,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伊纱,有些爱其是很脆弱的,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才是那个最适合、最爱你的人。”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纱卡,我可不是你们用来挑起战事的借口。”叶隐随即冷笑一声,“你是天帝属意的继承人,但也是天后炎娜的眼中钉,如果你肯放手,斯陵也不会和炎族搅和在一起,其实你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铲除日族、炎族这两个威胁,天帝与你早已开始筹谋了,不是吗?”

掌心轻轻附上叶隐脸颊,纱卡痴迷地勾勒着她的轮廓,像是在抚摸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在这个世上,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懂我,伊纱,你觉得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库鲁妮丝的身份怕是不简单吧!”叶隐猛地一个用力,直接拔出带血的尖刃,显然在警告纱卡。“如果你再敢越举一步,下一刀,我会直接要了你的命。”

“我真是越来越爱你了,伊纱,你果然是独一无二的。”无视肩膀上的鲜血淋漓,纱卡极度兴奋地盯着叶隐,“如果是你亲自动手,我死也心甘情愿。”

“你真以为我下不了手吗?”

“只要有你陪着我,就算一起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我也无怨无悔。”远方忽然传来一阵异动,纱卡趁着叶隐分神的瞬间,双手顺势禁锢住对方,远远看去动作很是暧昧,“伊纱,你不要怪我。”

“沙卡你在做什么!”留意到纱卡脸上的诡异笑容,叶隐望向远处怒不可遏的斯陵,脑海顿时一阵清明。她来不及插手阻止,斯陵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指尖扬起的银光立即向纱卡袭来,狠狠击中了他负伤的身躯,“沙卡,你忘了和冥王的约定吗!”

低头抹去嘴角的血迹,纱卡似笑非笑地看着斯陵,眸子里却透着冰冷彻骨的狠厉,“只是个约定而已,对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沙卡,如果你破坏那个约定,我也不会对你客气。”斯陵此刻面色铁青,“你别忘了她是你——”

“不该说的话,最好永远都不要说。”声音明显停顿了一下,纱卡捂着肩膀挥出一缕金光,犹如毒蛇一般牢牢锁住斯陵,“斯陵,你不要忘了我才是天界的王者。”

“天界的王者?未来的天帝?我看未必。”周身散出强烈的银光,斯陵迅速念出一道咒语,两股光束发起一阵猛烈的碰撞,彼此都被对方逼得倒退了几步。

“打够了吗?”眼见二人还想较量一番,叶隐立即横挡在他们中间,“在这里除了天帝,唯一能和纱卡打个平手的,就只有你斯陵了。不过他现在受了伤,你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再者说,你难道看不出来,他是在故意激怒你吗?斯陵,别为我做蠢事。”

“小隐,为了你,我什么都不在乎!”斯陵一把将叶隐拽到身后,疾声厉色地呵斥道,“纱卡,如果你再敢她一根手指头,我绝对会杀了你。”

“不愧是我的伊纱,连斯陵都乖乖的拜倒在你的脚下,不过属于我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再送给别人,斯陵,你好自为之吧!”脸上再次浮现出那抹诡异的笑容,纱卡从容地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徒留二人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

等到纱卡彻底消失不见,斯陵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握住叶隐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小隐,你没事吧!”

“我没事。”叶隐摇了摇头,迅速收起带血的匕首,心底的疑惑也随之越来越多,什么叫不会把她再次送给别人?说的她好像是件东西一样。每次提及她的身世,所有人的表情都怪怪的。叶隐不禁联想起小A,这天界怕是要乱了,该如何完成任务,就看自己怎么取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