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配逆袭

愿我们遍历山河_男朋友喜欢我骑在他腰上

“那绑匪给你打电话沟通过吗?”这种事无非就是要钱,放着盛氏这么大一块肥肉不敲诈,怎么可能?

“还没有。”

苏明超一下坐在了沙发上,神情也凝重了些,“那可就怪了,绑架不就是为了钱?这群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盛律并没有说话,而是从烟盒里又拿出了一根烟。他平常很少接触,但是今日的烦躁让他想点上一根。

昨夜宿醉,今天一大早又被闹醒,男人脑袋像是要裂开一样疼着,要不是靠着抽烟提精神,恐怕真的要撑不住昏睡过去。

见盛律正要将烟点燃,苏明超迅速伸手将打火机夺了过去,“得了啊,看看你的黑眼圈,快去旁边房间睡一会。”

沉沉吁了口气,盛律闭眸捏了捏眉心,声音暗哑至极,“必须尽快找,我怕出什么事。”

叶涵对于自己的家人有多重视他不是不知道,如果叶雄豪和叶子俊真的出了一丁点儿问题,那她哪里还有心思养胎?

“这事儿还真急不来,我得先派人去被劫走的社区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摄像画面,你在这熬着也帮不上什么忙,去睡会儿吧,有消息我再喊你。”

“也好,这件事,隐蔽处理。”

“得了,我心里有数,去吧。”

被苏明超催促了几声,男人只得去隔壁包厢小歇了会儿,但还没入睡,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拧着眉头接了电话,传来的却是方妈的声音。

“少爷,晒夫人是被您带出去了么?我刚刚做了饭,却没找到她。”

“你说什么!”迅速坐起身,男人眼皮猛跳,眸底也腾起了一簇火光,“你在家留意着,如果回来记得给我电话。”

“是。”

挂断电话,盛律连忙起身离开了包厢,正要下楼,却被赶来的苏明超拦住。

“不是让你休息会儿?怎么急急忙忙的?”

“涵涵不见了。”

苏明超脸色一黑,“看来绑匪是联系她了,虽然我明白你的担忧,但你现在出去也没地儿找啊。”

“找不到也得找!”

无论如何,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出任何意外。

苏明超急的来回走了两圈,突然道:“能查到绑匪打来的电话号码么?”

“能。”

只要让助理调出叶涵今天的通话记录来就可以,之前为了她的安全,他特意与公司的账号绑定,很好调出。

“那就好办,赶紧把号码弄来,我立马找人调查通讯地址,应该可以搜寻到绑匪。”

“嗯。”

半小时后。

二人已经站在了计算机前,看着面前不断滚动号码的液晶显示屏,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我说兄弟,怎么样了?这都查了六七分钟了。”

苏明超的小弟特一脸无奈,“大哥,你别急啊,这速度已经算快了。”

“能不急么?你看看盛总这面色,再拖下去,估计就该砸你电脑了。”

感受着四周愈发冷下去的空气,小弟的喉结也跟着滚了一圈。

苏明超无奈低头,他从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盛总压迫力这么强,简直赶上一台制冷机了。

“有了有了,这里……看起来像是个废弃的居民楼。”小弟的声音刚落下,盛律已经转身离开了房间。

苏明超赶紧穿起外套也跟了上去,临走前却也没忘了扭头看了眼自己的小弟,“记得报警,我怕那群绑匪人多势众。”

这一时半会儿的,现在叫人帮忙估计也来不及。

“好,我这就去安排。”

“多谢了。”

……

朦朦雾气中,叶涵看着眼前破落不堪的居民楼,心里也有些忐忑。

她到底该不该进去?

嗡嗡。手机突然响起了短讯的声音,她低头看了眼,身子猛然一僵。

——进来。

那人……难道正在窗口看着自己?

心剧烈跳动着,她掐了一下大腿,痛楚让自己的胆子也大了些起来。

来都来了,更何况爸爸和弟弟还生死不明,她怎么能退缩。

紧绷着后背,她抬脚直接走了进去。

这座楼里并没有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废弃了很久,一些被抛弃的家具正散乱的堆积在角落,空气中满是刺鼻的霉味。

“叶小姐,你终于来了。”

叶涵正打量着四周,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道含着笑意的声音。紧抿着唇,她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我爸在哪儿?我弟弟呢?”

男人阴冷笑着,“急什么,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家人,毕竟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

“同病相怜?”叶涵细眉紧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知道我为什么要绑架他们吗?”

见对方没有回答,男人也不介意,自顾自说了起来,“因为我和你一样,有一个赌博成性的父亲,当然,我没有你的好运,能够遇到盛总这么好的男人。”

说道这里,对方话锋一转,“不过,你眼里的好男人,就是害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家破人亡?叶涵目光里仍旧满是狐疑。

“怎么,不信我?”

男人喝了口热茶,脸上忽的浮现出了几许嘲弄,“也是,你可是他的人,当然不会信我的话。”

站起身,男人绕着叶涵走了两圈,愤恨开口。“叶小姐,你知道从前我过得有多舒坦么?而现在,生活一落千丈,居然要躲在这种鬼地方苟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

“你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盛律是什么人,她再清楚不过,从不会做任何有违道德的事。

男人仰头大笑了两声,浑浊的眼里满是戾气,“是啊,当然跟你无关,你现在可是盛少度日,享尽荣华富贵,不过啊,你的弟弟也算是你的污点了,要不要,我帮你除掉?”

叶涵强撑许久,可听到这句话,腿突然一软,脚步也跟着踉跄了两步,“够了!不要,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不想听,可我想说。叶小姐,你想想,当你和盛总缠绵时,你的弟弟还在拿着你换来的钱花天酒地,是不是很可恨?”

“够了,够了,你不要说了!”叶涵捂着耳朵,情绪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见目的已经达到,男人笑的愈发放肆。

“你出身低贱,还妄想嫁入豪门,这本来就是你的错。”

即便死死捂着耳朵,可叶涵还是将男人的话听了个真切,简直让她的心都变得鲜血淋漓。

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如此侮辱自己!

看着叶涵捂着脸呜咽着,男人极为满意的坐回了那张木凳上。

“虽然我今天是为了报仇,可叶小姐,你是盛总的女人,我要是在这睡了你,你说盛总会怎么样?”

听到这句威胁,女人抬起猩红的眼看着男人,“他会杀了你。”

“哈哈,你觉得我现在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差别?如果临死之前还能让盛律痛苦一辈子,那这桩买卖也不亏,至少我给他戴了顶绿帽子,不是吗?”

叶涵咬着牙往前走了两步,“我要见我爸和我弟!”

“放心,等我们快活完以后,会让你见他们的。”

“闭嘴,你要是再敢说一个字,我一定……”

“你一定怎么样?”男人讥讽的看着叶涵,突然拍了两下手,“如果你态度好一点,我倒是可以考虑先放过他们,可惜啊,你不识抬举,既然这样,那可就怪不了我了。”

女人瞳孔一颤,“你想做什么!”

“马上你就知道了。”说话间,叶雄豪已经被旁人带了过来。

看着手脚都被绑着的父亲,她急忙想要上前救人,却被男人一把拉住。

“你最好安稳点,要是再乱动,我可就不能保证你父亲会怎么样了,至于你弟弟,年纪轻轻,你也不想让他断手断脚吧?”

地上跪着的叶雄豪空洞的双眼缓缓看向了叶涵,一脸哀怨与惋惜。

“叶小姐,我对你的脸和身体可是非常感兴趣,这地方也算是不错,不如我们开始吧?”

她侧脸看了男人一眼,狠狠啐了一口,“凭你,也配碰我!”

自己确实没什么本事,但也不代表是个任人捏圆搓扁的软柿子,就算是死,她也要拉着这个男人一起下地狱。

男人冷笑看着这个倔强的女人,随即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你这个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这么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耳边嗡嗡作响,但她好像已经感受不到疼痛。

眼看着弟弟也被压了出来,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子俊!”

“姐。”叶子俊突然意识到,他和爸都给叶涵带来了什么样的灾难,“你放开她。”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他竟然冲破了束缚,将眼前男人撞倒。

叶涵逃离魔爪,急忙护住肚子,步步后退。

而叶子俊也匆匆退到旁边,将她和父亲护在身后。

“你们觉得这样有用吗?你跑的掉吗?”带头的男人丝毫不急,缓缓开口,“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

“什么?”

“你陪我做点快乐的事情,我放了他们,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男人还在说着下流的话,一边靠近。

“你闭嘴,滚开!”叶涵已经濒临崩溃,头发凌乱的她,满面泪水,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不自量力来到这里?

不过看到旁边的弟弟与爸爸没事,也算是没白跑一趟,她欣慰一笑,等待着痛苦到来。

“涵涵,你不要碰她!”叶雄豪与叶子俊又一次被控制住,毫无反手之力。

眼前的男人也觉得事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丝毫没有慌乱。

他的大手已经落到女人的秀发之上,恶心的触感让叶涵频频反胃,不愿意睁开双眼面对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