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配逆袭

把她压在窗户上要—换国产妻俱乐部

收获了一场平局,仅仅拿到一分。金泰格紧皱眉头,在返回的大巴车上用手机一直收看着切尔西的比赛。

不过两个小时之后,金泰格心情好多了,因为切尔西这场比赛也被升班马逼平,仅仅收获了一场平局。

这样一来,曼联依然领先第二名切尔西六分,榜首位置依然稳固。

这个赛季的英超球队里,曼联和切尔西算是表现最出色的两支球队了,他们在联赛中一直领先,而且在欧冠中也是成绩斐然,并且他们都杀入了联赛杯决赛,几天之后,他们就将在联赛杯决赛中交手,决定本赛季首个有分量的冠军归属。

这场决赛的地点是斯坦福桥,切尔西坐镇主场,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在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穆里尼奥十分自信地对记者说:“我们有绝对的信心,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把联赛杯的冠军留在斯坦福桥。”

这时候《泰晤士报》的记者莱斯利提问:“请问穆帅,你的自信是从何而来呢?要知道在本赛季第九轮的英超联赛中,切尔西在客场1比2输给了曼联。”

听到这话,穆里尼奥有些不高兴了,他冷冷地回答:“如果你看过那场比赛,我相信你会记得,当时在比赛的最后阶段,我们吃到了点球加红牌的套餐,最终让曼联侥幸得手。如果是11人对11人的话,我根本不怕曼联!”

在第二天的曼联新闻发布会上,有人把穆里尼奥的话告诉金泰格,金泰格笑着回答:“上个赛季的英超第二十二轮,当时曼联在客场3比2战胜了切尔西,那时候切尔西场上可没有球员被罚下,他们不是照样输了么?而自从我执教曼联以来,穆里尼奥的切尔西还没有赢过我的球队。所以自信不是吹出来的,而是一场一场打出来的。我比他更有资格宣称——曼联一定会把联赛杯奖杯带回老特拉福德球场!”

赛前两队主教练剑拔弩张,全都做好了战斗准备。而记者们依然不满足,他们又纷纷围上了几名焦点球员,想要从他们的嘴里套出一些话来。

他们首先采访到的人是德布劳内。

“德布劳内,请问你代表曼联重返斯坦福桥是什么感受?”

德布劳内面无表情:“一年之前,我就已经代表曼联回来过斯坦福桥,所以今天也没什么新鲜的。况且我在切尔西的时候,也没有在这座球场踢过几次球,所以没什么感受。”

德布劳内的话十分冰冷,看得出他对切尔西没有什么感情。毕竟他在切尔西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租借在外,好不容易回来了,还被穆里尼奥束之高阁,所以他对切尔西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

不过另外一名切尔西旧将就不同了。

其实记者们最想采访的人是兰帕德。作为切尔西元老、副队长、队史多项记录的打破者,兰帕德曾经是切尔西的灵魂人物,别说球迷了,就连兰帕德自己之前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身穿别支球队的队服重回斯坦福桥,跟自己最钟爱的球队成为对手。

这场比赛之前,金泰格特意让两名工作人员陪同兰帕德。从下了大巴车入场开始,就不给记者骚扰兰帕德的机会,以免扰乱兰帕德的心绪,影响比赛状态。

因此兰帕德从大巴车走下之后,一路上记者们纷纷提问。

“兰帕德,请问你对重回斯坦福桥有什么感觉?你是不是斯坦福桥的叛徒?”

“你现在在曼联待得怎么样?会不会有一天回来?”

“你曾经和穆里尼奥亲密无间,但是自从穆里尼奥二进宫之后,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急速恶化,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请评价一下你现在的教练金泰格。”

虽然记者们纷纷提问,但是兰帕德闭口不言,他在两名曼联工作人员的护送下,一直进入了球员通道内,直至消失不见。

还有记者想要追上去采访,可是一个身影挡住了他们前进的路线。

“金泰格?”

记者们吃了一惊。

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时候曼联球员全部进入了球员通道,在斯科尔斯和费兰的带领下去更衣室换衣服,然后上场热身,而金泰格则留下来陪着记者。

“伙计们,你们刚才的提问我代替兰帕德回答了。”

“你们问兰帕德重回斯坦福桥怎么样?我觉得很好。兰帕德是这座球场的传奇,他在这里奋斗到了最后一刻,直到这里不再需要他,冷酷的赶他离开。所以他不是斯坦福桥的叛徒,是切尔西对不起他,而不是他对不起切尔西。”

“你们问兰帕德在曼联待得怎么样?我告诉你们,他在曼联很好,就如同许多年前和切尔西蜜月期一样好。老特拉福德球场有爱他的主教练、队友和球迷,他在曼联就像是回家了一样。”

“你们问兰帕德和穆里尼奥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你们应该去问问赶走兰帕德的人,因此这个问题无法回答。”

“你们问兰帕德如何评价我?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等到比赛结束之后,我一定让兰帕德亲自回答你们这个问题。”

“好了,提问时间结束,咱们比赛结束之后再见!”

金泰格快速说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球员通道,朝着客队更衣室走去,身后留下一群表达着不满情绪的金泰格。

“泰格这个家伙真是不配合,还是采访穆里尼奥比较有新闻。”

“哼,如果一会儿比赛结束之后,赢得冠军的是切尔西,我看看你金泰格还能不能这么神气。”

金泰格听到身后喋喋不休的抱怨,他没有回头,接着往里走,他来到客队更衣室内,发现球员们早已经离开了,只留下队医阿道夫还在整理医药箱,确认医疗器械和药品的完好。

“阿道夫,多谢你了,球员们这么健康,都是你的功劳。”

“泰格,咱们都认识十多年了,你别这么客气。为曼联做事是我的荣幸。”

两个人聊了几句,金泰格抬头突然看到一件东西,他愣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走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