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配逆袭

宝贝乖乖让我疼 清难自矜完结百度云

瑾瑜叹了口气,握住了楚然的手,“没关系,我可以因人而异!”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那女人也只好悻悻地坐下。看着众人一脸暧昧的表情,瑾瑜知道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

刚才碰到孟秋,她说,杂志社里有个男的最近追楚然追的紧,尽管被楚然拒绝了,却还是不死心。听说过几天他还要和楚然一起到s市出差。林瑾瑜,你在不抓紧,到时候你都没地方哭了!孟秋说的时候,表情中无不透露着幸灾乐祸。

哼!就算自己现在和楚然还有些矛盾误会没解开,那也不能被别人挖墙脚,还是先宣布下自己的领土权,在她身上盖个章比较好。

现在,看大家的神色,想来也都心知肚明。

聚餐结束后,楚然刚想和孟秋一起回去,就被瑾瑜拉住了,“等会跟我一起走!”也不等楚然拒绝,瑾瑜说完直接拉着楚然的手,和其他人告别后,在众人暧昧的眼光中走出饭店大门。

“你的车呢?”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街上。

“有个女同事家住的比较远,我让老方开我的车去送她。”

“你自己走回去?”

“恩,15分钟的路程。”

可是我要半个小时啊!!!楚然在心中抗议。

瑾瑜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扯太多,停下脚步,眼睛直视着楚然,嗓音低沉,“楚然,我们之间总要有个了断吧!当初为什么要一声不响地离开!”

“呵!我以为我们两个之间你早就理的清清楚楚了!不就是你把我甩了,我受了情伤跑到国外疗伤!!这个解释,林大律师你满意吗!”楚然眉目低垂,话语中尽是对自己的嘲讽。

他甩了楚然?!

楚然抬头,看着瑾瑜惊讶的神色,自嘲一笑,“难道不是吗?我给你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你连接都没有接,你告诉我这除了是分手还能是什么!!”“你知道吗,我不是只打了一通两通!林瑾瑜,我打了整整三天,每五分钟就打一次,可是听到的永远都是冰冷的机械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瞧,那时你连我的声音都不想听见呢!”楚然脸上满是自嘲。

瑾瑜听的一头雾水,“你什么时候有给我打过电话?”

等等,难道是那时候!!

瑾瑜心头大惊。“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的电话?”

楚然低头回想了一下,“5月12号。”看着瑾瑜不对劲的神色,“怎么了吗?”

瑾瑜苦笑,夜风微凉,瑾瑜将楚然拥入怀中。

“你干嘛!”楚然被瑾瑜的动作吓到,整个人都不自然了,手也不知道往哪放。

瑾瑜也不理,径直将头埋在楚然的颈窝处,声音闷闷的,“我那时候搭公交车手机被偷了,一周后才又买了个新手机。”

什么!!

楚然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你当时为什么又要去美国。”瑾瑜再问。

许是知道瑾瑜不是故意不接自己的电话,楚然语气也软了许多,将手插进瑾瑜的风衣口袋里环抱住他的腰身,“我们当时不是吵架了吗,你一周都没有理我,我就想买礼物哄你开心啊!刚好你生日也快到了呀,我又挑了好久都没有挑到适合的礼物,然后我爸就说既然国内找不到,那就到国外买好了,顺便再去看看我妈!!我爸妈在我小时候就离婚了,然后我妈去了国外,我当时就想确实很久没见到我妈,就同意了。然后我爸很快就帮我把护照办好了,第三天就出国了。我当时真的以为就去几天,很快就会回来的,没想到……”却在国外待了五年!

“哄我?”瑾瑜语调上扬,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我一个男人还需要你哄?”

“可…可是当初你每次生气,的确是我在哄你啊!”楚然小声抗议。

瑾瑜没说话,只是抱着楚然的手紧了紧,“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啊,我爸受不了我那样子了,一气之下就把我的手机砸坏了,我又只会被你的号码,可你手机又丢了!( )”“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我爸得了癌症,要到美国去治疗,但又担心在国内没人照顾我,就把我带到了美国,但没多久,我爸就去世了!”

“然后你就一直待在美国?”

“你还敢说!”楚然有些气恼地挣脱开瑾瑜的怀抱,一脸委屈,“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不小心把护照给弄丢了,等我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已经是半年后了,可是当我回去时,看到你和一个学姐有说有笑的。可是你却都没怎么对我笑过,还老凶我,我,我就以为……”

“就以为我移情别恋了?”听着楚然的指控,瑾瑜将她剩下的话补全。

楚然默不作声,只当默认。

傻瓜,正因为太过爱你,所以才会那么严格要求你,希望你变得更好,让其他人对你刮目相看。没想到你竟然笨成这样!瑾瑜有些无奈地揉了揉楚然的头发,心里叹了口气。

“你让楚然成为你的女朋友,不仅是楚然,所有人都很惊讶。楚然本就缺乏安全感,再加上你又太过优秀,难免会患得患失,对这段感情不太自信。所以,林瑾瑜,如果你想和楚然重新开始,那就不要在重蹈五年前的覆辙!”耳边再次回想起刚才孟秋的告诫,瑾瑜心头微动。

“对不起!”当年是我太过年少轻狂,没有太在意你的想法,让你感到不安,是我这个男朋友不称职。

“什么?”突然的道歉,让楚然有些跟不上他的节拍。

“我说,那以后换我来宠你哄你好不好?”瑾瑜语气温柔,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深陷其中。

“我们毕竟分开了五年,你……”

“就当我们谈了五年的异地恋好不好?你是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吗?就算分开了十年,我也要和你在一起!”瑾瑜语调平缓,却带着让人感到心安的坚定。

楚然没有回答,只是将头埋在瑾瑜怀里,过了良久,“你别后悔!”

瑾瑜将楚然抱得更紧,“我这辈子就后悔的事就是让你离开我五年!”“所以,你要用你今后的日子来补偿我们曾经空白的五年!”

两人都不在说话,只是慢慢的走在寂静的街道上,享受着这久违的温馨。

“那你当初想要送我什么礼物?”

“才不告诉你,而且我早丢了!”

瑾瑜本是随便问问,但看到楚然脸上那可疑的红晕以及不自然的语气,心下生疑,“真的不说?”

“不说!”语气坚定。

“随便你。”瑾瑜漫不经心,也不再追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