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配逆袭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为升职献给领导

“小偷?”

极有默契的收回了对视的目光,两人同时向声源处看去。

不远处,一个穿着套装的中年妇女正边跑着边气喘吁吁的喊着什么,前面一个穿着怪异衬衫扎着彩色头巾的少年正拿了一只白色的纸包,头也不回的往夏目和海堂这里冲来。

“砰!”

随着一声响亮的撞击声,来不及闪避的夏目童鞋和海堂被某倒霉的小偷撞成了一团。伴着小偷的一声哀嚎和众人的惊呼,两人手里的白色纸袋随着起身的动作掉在了地上。

“走开!”

飞快的拾起地上的纸包,小偷桑看了看身后正在接近中的妇人,接着没命似的朝右边的马路跑去。

“抓住他!他拿了我十万圆!……恩?”

原本激动的女人在看到地上的纸包时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一把抓起纸包三两下拆开,看着里面厚厚的一沓钞票,女人的脸上顿时笑出了一朵花:“啊~钱!”

“嗳?”

惊讶的看着米粉变成了一堆纸币,夏目的脑中顿时闪过了一个让人郁闷的想法。缓缓抬起头,她对上了海堂少年同样不解的眼:“我说……那人会不会是拿错了包裹?”

“嘶——肯定是这样!可恶的小偷……”一把拽下了半挂在眼前的头巾,海堂少年凶神恶煞的瞪起了眼:“走!抓住他!”

呼——一阵北风斜斜刮过。

“啊啦?那些见义勇为的孩子们呢?”点完钱才发现刚才帮自己抢回财物的人失去了踪影,中年妇人感慨的点了点头:“居然还不留名……真是好孩子啊~”

“站住!!把东西交出来!”“嘶——”

“呿!哪里来的臭小子和黄毛丫头啊!多管闲事也有个底线吧!”

混混少年一脸纠结的看着身后越追越近的两人,咬咬牙拿起了电话:“喂?!大哥!我给两个小鬼缠上了……”

“他往右拐了!”

“唉?!想跑么!东西还回来啊!”

看着那个气喘吁吁的小偷拐进了右边的小巷,夏目气急败坏的随着海棠冲了进去——之后华丽丽的撞上了一堵厚厚的肉墙。

“好痛,你怎么突然停下来啊……啊?!”

抱怨戛然而止,看着眼前好几个穿着怪异服装还挥着木棍类似物的混混,夏目有些胆怯的后退了一步:“我说,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哼,小妞你刚才追我兄弟追的很爽嘛!你知不知道他是老子罩的啊?!”挥着手里的木棍,一个穿了鼻环的男人一脸猥琐的走了出来:“呦,原来还是冰帝的大小姐啊,现在好好跟本大爷求饶还能原谅你……啊!臭小子你想死?!”

“嘶——不要乱碰女孩子,混蛋。”手里拿着一个球拍,海棠少年一脸无畏的挡在了少女的面前。

我说你能这样有男子气概是很不错啊同学,可是光用球拍真的可以打得过混混么!!!

看着一根木棍直直挥过来,夏目赶忙上前隔开了那男人,看着海棠少年还打算拿网球打向众人,她无力的扶额:“我说!现在打电话报警才比较重要吧……啊!”

捂着一分心给敲到的肩膀,夏目童鞋狼狈的退到了海棠少年身边。

看着某蛇男正背对着自己朝其他的混混用网球打的不亦乐乎,又看着面前这位大哥挥过来的木棍,夏目少女纠结的闭上了眼。

流年不利啊啊啊啊阿若救命!

“哼,打架的时候居然闭着眼?神宫夏目你真是太没用了。”

一声轻哼顺着风传来,而让人牙酸的打击声和入骨的疼痛却意外的没有出现,惊讶的睁开眼,少女看着眼前的蘑菇头少年大叫:“阿若?!你是召唤兽么!!”

“不要把我跟你看的漫画相提并论谢谢。”

轻松隔开了那一棍,少年面色不善的一个手刀打晕了混混头头。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他眼神冷冽地看向了一旁给海棠同学收拾了一通的几个小混混:“怎么,还不放下手里的东西带着你们老大走?我来的时候可是报警了的,他们很快就会赶到吧。”

“呿!这次是你们好运,走着瞧!”眼看势头不对,那个混混撂下狠话后一把丢下那带子米粉,飞快地扛起自家老大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巷子口。

“那个,阿若?”看着少年回头疑惑的神色,夏目有些忐忑的问:“警察什么时候来?我们要在这里等么?”

“噗,你的脑子果然是装饰么?这种情况下当然是要说报警了的。”

憋不住笑出了声,日吉少年嘴角挂上了美好的弧度:“打不过了吧?以后武术要好好练了吧。”

“被打了当天要还手了!这跟武术烂不烂没有直接关系吧!哦对了——”

猛然想起被晾了很久的海棠同学,神宫夏目瞬间转向一边正在收球拍的少年:“那个!也多谢你了,今天没有你的话很危险啊哈哈,虽然用网球打人什么的好玄幻但还是要谢谢你!”

“……嘶。”这真是感谢么BY被吐槽的网球少年海棠熏

“……噗。”这种感谢方式还真是只有这个大脑脱线家伙才说的出啊BY第二次笑场的日吉少年

看着眼前少女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袋子,海棠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纠结了半晌,他把袋子放进了少女手中:“嘶——不必谢我,今天害你差点被人打了我才是很内疚,如果不介意的话这袋米粉请拿去用吧,你看起来很急的样子。”

“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圆满达成母上的任务,夏目童鞋开心的就差蹦起来了。无视了一旁满脸吐槽的青梅竹马的蘑菇君,少女立刻给眼前的少年进行了从路人甲到恩人的升级:“请问恩人你的大名?我以后一定会回报的!”

“嘶……恩人什么的!我……”意外的红了脸,海堂熏纠结了半天终于丢下了两人落荒而逃……

……喂我那真的是社交用语啊你到底在羞涩什么那种要告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喂!!

“笨,人家都跑了还看什么。快跟我回去吧,阿姨已经等急了。”

轻飘飘撂下一句话,蘑菇头少年牵起了少女的手:“刚才还给人打到肩膀了吧,等下帮你上药。”

“啊?!不要啦,阿若你家那个秘传的药又臭又疼我真的消受不起啊……喂你不要又揉我头发!我的毛很难梳啊!”

夕阳下的少年回头轻轻一笑,碎散的阳光就像金屑落在柔软的头发上,漾出一圈圈温柔的光圈,他嘴角挂着看似冷漠实则温柔的笑,眼底满是挪揄:“虽然很乱不过摸起来还是很软的,手感真的是不错啊,比迹部前辈的那只猫还软。”

在闪瞎眼的笑容里呆愣一秒后,某少女爆发的怒吼响彻街道:“日吉若你居然把我跟动物比!我一定是瞎眼了才觉得你刚才很帅啊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