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偶然发现的一天评价 堕落人生彪哥和赵淑柔

作者有话要说:

慕西是根据我们一个同学的原形写的,不知道像不像,里面还有几个人也是我们同学的原形,希望有心人别骂我们,拜托。

写文写了这么久,不是没有彷徨过,也想过放弃.不过,最终坚持下来了.那是因为有同学们,读者的支持.

在这里呢,谢谢屁股,小曦,芒,粮,西子,梦梦.

还有xh,貌似你一直关注我们的小说.

感慨了一番,还好说什么呢,只有谢谢而已.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8.31   等我醒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一个人也没有,我只有自己照着刚才的路随便走走,反正那个什么后堂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呆的地方,不过是一些无聊的女人扯起脸来做做样子罢了。

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大厅,这里好象是客人最多的地方,不过也好,反正大家都不认识我,我也一个人自在,还真有点‘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一低头,发现有一块清秀干净的手帕,上面还绣着一朵娇艳的海棠,我弯身把它捡起来。

当我正拿它苦思研究时,一丝甜美的声音响起:“这位姐姐,这手帕是我不小心掉的。”

一抬头,一张可爱清秀的容颜出现在我的眼前,令人为之一震的是那一抹暖心爽朗的笑容,像是甜蜜酒杯中溢出来的一滴透明醇香,净入心扉。

“这位姑娘,这手帕很漂亮,是你自己绣的吗?”

“恩。”她轻轻的点点头,笑容从眼眶中散开,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笑着问她。

“我叫慕西,是兵部尚书福铭的女儿。”水灵的眸子在她的睫毛下忽闪忽闪,她秀发的侧颈的还有一颗俏皮的痣。

“慕西,真好听的名字。”

“姐姐你呢?”

“我叫舸纾,是…”没等我说完,便走过来一个夫人,叫着‘慕西’。

“额娘。”慕西拉着那位夫人的手,亲昵的叫着,那位夫人看到我,奇怪的问道:“这位是…”

“额娘,这是我刚认识的一位漂亮姐姐,她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舸纾’”慕西在旁边欢快的说道。

“舸纾。”身后胤禩走了过来,“怎么一个人走到这来了,刚刚我去四嫂那都没见着你,害我找了你好久。”

“我感觉有点闷就随便走走。”我笑着对他说道。

“哪不舒服吗?”胤禩紧张的问道,抬起手来,轻拭着我的额头。

差点忘了,我赶紧转过身来,对胤禩说道:“胤禩,这是我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叫慕西。”

胤禩看着慕西笑了笑,轻点点头,那位夫人似乎刚才听到我叫胤祀的名字,赶紧拉着慕西福身:“民妇不知是八阿哥和八福晋,给八阿哥和八福晋请安。”

“您客气了。”胤祀虚扶了一下,笑着说道。

慕西也是一脸惊愕的样子,我忙拉着她的手,说:“慕西,刚刚说好了的,我们是朋友了,以后你可要常来找我聊天哦。”

慕西似乎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傻傻的点着头。我向那位夫人笑了笑,便拉着胤禩离开。

“夫人,什么事这么好笑呢。”胤禩见我莫名的傻笑,奇怪的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还是忍不住‘扑哧’一笑,说:“我刚才看见水莲花了。”

“啊。”胤禩张大着嘴,完全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挽着他的手臂,靠着说:“我是说我肚子饿了。”

胤禩微微一笑,说:“宴会开始了,我就是过来叫你的。”

跟这么多人一起吃饭还真的很别扭,更何况还要对着一些反感的人,比如说,猛盯着我的年氏。

“舸纾,你不是说饿了吗,怎么不吃呀。”胤禩问道。

我身子微微倾斜靠进他,小声的说:“这里的菜不好吃,我还是比较喜欢咱们家里的。”

胤禩看着我,微微一笑,手已经被他紧紧的握住,十指相扣已代表了他所有想说的话。

“要不先喝点汤吧,我保证这里的汤绝对不是甜的。”胤禩笑着说道。

“胤禩”我激动的叫着他的名字,反抗他对我的取笑,但这小小的一声似乎被坐在不远的四阿哥注意到了,当我正开心的笑着时,一丝幽深的眸子从眼角闪过,握住胤禩的手突然紧了几道力度。

这一刻,忽然想起了我的害怕,从一进门开始我就在寻找,那个想见却怕见的人——莫淮,一阵酸楚爬上心头,姐姐怎么了,这种场合,她不是应该出现吗?

“胤禩,我想出去走走。”

胤禩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我一个人悄悄的走了出去,脚下却不知该往何处,抬头望天,一片黑暗,只是苍穹的一轮明月孤零零的挂着,仅此一段距离,我却不知道她的方向。

“福晋,”身边的一个随从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奇怪的看着他,不解的问道:“有事吗?”

他指了指旁边林子中的一条小道,说:“八爷让小的来告诉您,往这走。”我恍惚了一下,笑着对他说道:“谢谢。”

嘴角不禁浮起一丝暖笑,有一个这么了解我的人是我的幸运,而这样的人是我的丈夫,则是我的幸福。

我朝着小路缓缓的踱去,这样的地方幽静的有点令人寒颤,凉风抚过脸颊,冰冷的刺痛的皮肤,渐渐的,一点点微弱的光线出现在我的视觉中,我走进一个小院,门窗紧闭着,里面的火光若隐若现,不管外面怎么热闹,在这,一点也听不清。

走到门阶时,我止步了,当日,她说过她会幸福的,可为何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座冷冷清清的院落,难道姐姐过的不好吗?

刚想推开门的手一下子又缩了回来,推开门又怎样,看到她又怎样,难道她还会希望再看到我吗?她不是说过吗,再也不相干,不相干。

一声叹息隐藏于微笑之下,或许我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推开这扇门,它太沉重了,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疑惑,我真的不知道,莫淮,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走着走着,似乎已经走了好远,她的一颦一笑总是不停的浮现在脑海里,其实只要她幸福,我又何必在去在乎什么呢。

忽一抬头,不远处的湖边似乎有一个人坐在那儿,我慢慢的走过去,发现是一位姑娘,她正望着湖中的月亮出神。

“姑娘。”我轻轻的叫了她一声。

她一转头,这才发现,原来是她,那个在试才大会上见到的那个女子。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她见到我,也是一阵惊讶。其实见到她,我也不是很奇怪,那天胤祀回来就忙着告诉我说,原来那阵子在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位吴应熊与建宁公主的女儿就是我们在南巡时遇到的女子,当时我还半天都恍不过来,不过后来想想也对,那次出游时孛炀要接的人应该就是她吧。

“你是静浣姑娘。”

“你怎么知道。”她好奇的问我。

“这京城里有谁不知道。”我对她说道。

“也对。”她轻笑了一下,终于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她起,就觉得她的眼睛里多了一份无奈和苍凉。

“那次你和我说你有可能会不来了,是说去见皇上吧。”我小心的问道。

她一转身,声音有些伤感:“人人都知道我身份特殊,我在江南隐居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知道我这一回去,皇上定不会放过我的。”

历史上似乎对于这一段也是记载的模模糊糊的,不过她的遭遇还真挺可怜的,按胤祀的说法,她也是身不由己。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呢,是皇上下旨的吗?”

“我不愿意,皇上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对我怎么样。”

“这么说是你自己要回来的,为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心里放不下一个人。”她笑了笑,很轻微。

“一个人?”

“对,那天我本来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但是是你告诉我,要为牵挂的人好好活着。所以我就尽力让我自己活了下来。”

“可是,皇上怎么会放过你。”我皱眉,问道。

“那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答应他,永远留在宫里,不再回江南。”她的话很悲凉,像是一场刀子划过心口的交易,从她的眼睛里我看的出,她喜欢那种有山有水的生活,康熙让她留在宫里,是怕她有朝一日利用她特有的身份在江南再闹一场吗?是否,有一天我也要面临这样的处境,跟谁做这样一些无聊的交易呢?

我对她笑了笑,说:“真不知道到底是谁,能让你为他付出如此之多。”

“其实,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已经很久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就想把它全部说出来。”她略笑笑,又说:“对了,和你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上次你说我们只是过客,我看我们到是挺有缘的,你叫什么名字呀,为什么会在这呢?”

“我…”没等我开口,传来一阵尖利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那个讨厌的年氏。

“妹妹你在这呢,怎么不去前面凑凑热闹。”年氏一脸做作的模样,拉着我的手,令人骨悚,我到还是糊里糊涂的,到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她妹妹。

我虚笑了一下,抽出手来,说:“我不太喜欢热闹。”

“要不妹妹到我屋里去坐坐,我最近呀,养了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它可会哄人了。”她轻拭了下嘴角,脸上露出一丝狡诈的笑靥:“不过说到这哄人呀,那可没人比得上妹妹你了,你说是不是?”

早就知道她心里不怀好意,早想奚落我几句了。“年姐姐,这夸奖呢,我可真是受之有愧了,这本事谁比得上姐姐您呢,你瞧,您都把自个的鹦鹉给教会了。”

“你…”她脸色铁青,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似的,然后马上平静了下来,冷笑一声:“这果然是亲姐妹,勾引男人的本事都一样,一副狐狸精的嘴脸。”

一阵激怒从心底窜了出来,手掌已经落在半空,有种将她撕成粉碎的冲动,可当我的手将要落在她抽搐的脸上时,突然,停住了。打她我会痛快,但是她势必会把所有的愤怒都报复在姐姐身上。我知道,我只能缩回。

“啪”一声哐响震住了我的思绪,只见年氏捂着她通红的脸,惊愕的看着,这一巴掌,不是我,是站在旁边的静浣。

“你是谁,敢在这撒野。”年氏愤怒的看着静浣。

“称我还没发火之前,赶紧消失。”静浣冷冷的说道。

“你…”年氏看来是被静浣吓到了,扶着旁边的丫头嬗嬗的离开,嘴里还在碎叨着什么。

“真痛快,像这种人早就该好好教训了。”静浣拉着我的手,开怀的说道。

“谢谢。”我笑着对她说。身后的还能听见年氏气愤的喘息声,依稀听见她旁边的丫头说道:“主子,她毕竟是八福晋,不能得罪。”

我不禁笑了笑,真的为她感到悲哀,整日用尽心机的去奚落别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搬起石头咂自己的脚。只是,不知道姐姐是否受了她的罪。

突然手被抓的紧紧的,有点疼痛,等我慌过神来时,才发现静浣的脸色僵硬,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冷冷的说:“你是八福晋。”

我完全的莫名其妙,不知所措的点点头。

她再问道:“你叫舸纾。”

“恩。”我诧异的不知该说什么,我不明白她的表情为什么如此奇怪,像是料峭的微寒。

被紧紧握着的手一下子松开,手上只有一丝残留的僵硬和冰冷。

“静浣,你怎么了?”我好奇的问道。

她看了我半天,眼神冷的令人发寒,有傲气,有不服输,没说一句话,冷冷的一抹轻笑浮上嘴角,然后蔓延到眼炯中,沉淀成一点一点无法解释的东西,转身,离开,留下一轮模糊的背影,和我的疑惑。

我糊里糊涂的回到了大堂,不知道怎么出来的,同样也不知道怎么回去的,人生总是有好多无法让人猜到的迷团,只一个晚上,一个地方,就已经快让我招架不住了,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离开这儿。

“啊。”脚下一阵疼痛,撞到门槛了,眼见着快要与大地亲密接触了,一只手臂揽住了我。“胤禩。”他一脸温柔的笑容映入了我的眼帘,我开心的叫道。

“都和你说了,走路的时候不许走神,你就是不放在心上。”胤禩摆出丈夫的架势,埋怨着我。

我对他俏皮的眨着眼睛,说:“有你在,我怕什么。”

他对着我,好笑的摇摇头,一副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八弟妹,原来你在这儿呢,刚刚我找了你半天,还想跟你说说话呢。”四阿哥和那拉氏走了过来,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本想说几句敷衍的话,圆了这场,毕竟今天是我失礼了。没想到胤禩先开口:“四哥四嫂,我这正想找你们呢,我刚好有点急事,想先告辞,还请四嫂见谅。”

“什么事这么着急呀,大家在玩闹一会儿吗,后面还有好几场戏呢。”那拉氏打笑着说,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不会失了礼节。

“不过是些琐碎事罢了。”胤禩好脾气的说道。

“莫不是八弟妹在这不自在。”一旁的胤缜突然看着我,说道。

“四哥说笑了,我怎么会不自在呢?”我对着他虚笑了一下。

“要不,是因为年妹妹。”那拉氏轻声的说了一声,又笑着说:“如果年妹妹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在这代她向妹妹陪不是了。”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别人的家务事我可不想管,只是眼角瞥见了四阿哥,他脸上似乎有点怪怪的表情。“我..”

“四哥要是不反对,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胤祀依旧温和的说,似乎有点强行的意思。

“八弟,八弟妹慢走,我们就不送了。”胤缜对着胤祀笑了笑,说道。

我和胤禩从那个令人喘不过气的地方顺利的走了出来,我挽着他的手臂在安静的小路上慢慢的走着,除了天上的月亮就只有我们两。

“胤禩,你急着回去,有什么事吗?”

他轻轻的转头,对我笑了笑,撂着我鬓边的碎发,说:“你不是不想呆在那儿吗?”

我深深的看着他满是柔惜的眼眸,一阵暖意弥漫着心底,原来他是这么了解我,而且处处为我着想。我靠在他的手臂上,静静的陪他一起走着,突然想说一句很老套的话,不过真的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舸纾。”胤禩突然停了下来,轻声的叫道。

“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的问道。

“没事,只是想好好看看你。”胤禩满脸的温柔,眼睛里有着一闪而过的哀叹,我知道,他也在害怕,和我一样的害怕,越幸福的现在,就越想守住幸福,可我们的未来却不可言喻。

“看吧,不过看久了,我可要收费的哦。”我笑着对他说道。

胤禩温和的一笑,一眼怜惜,他轻轻的摸着我的眉毛说:“舸纾,你知道你哪里最漂亮了吗?”

这个问题到让我挺感兴趣的,我摇摇头,满心期待着他的答案,可他突然一恍神,故做神秘的笑笑。

“哪儿呀,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呀?”我催他道。

不过好象都不管用,他总是笑,不说什么,差点没把我气岔了不可。

“今天你能和十弟冰释前闲,我真的很意外。”胤祀转开话题说道。

“是吗。”我得意的一笑,说:“那你可得做好准备了,我可能随时都会让你大吃一惊哦。”

“行,我随时候着。”

“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十阿哥挺豪爽的,有时候傻傻的也很可爱,只是….”

“只是什么?”胤禩问道。

“有时候他说的一些话,还挺让我可怜某些东西的。”

“什么东西呀?”胤禩好奇的问道。

我看着他‘扑哧’一笑,说:“就是那些被他吹死的牛喽。”

说完胤禩开怀的大笑,按着肚子,说道:“你呀就是这么淘气,幸好这话没当着老十的面说,否则他又该气上好一阵子了。”

我忽眨了一下眼睛,说:“当然不会,好不容易和他化干戈为玉帛,我自然不会在拿他取笑了。”

胤禩对我轻轻的一笑,拉起我的手,不语。

“胤禩,我脚好酸,你背我回去,好不好?”我提出了早一想好了的要求。

“刚刚说做车回去,你硬是不肯,现在受不了了吧。”胤禩宠溺的说道。

“我就是想让你背我,才不要做车的吗。”我一失口,竟暴露了预谋。

“好哇,原来你早就想好了怎么算计我是不是?”胤禩笑着说道。

“一次,就一次,好不好。”我伸出手指,装可怜的说。他自然也抵挡不住我的攻势,半蹲下来,拍着肩膀说:“上来吧。”

我得意的一笑,重重的跳了上去,伏在他的肩上一阵温暖和舒适渐渐袭来。

“以前,好象也有人这样背过我。”我轻声的说道。

“是吗?谁呀?”

“不知道。”我对他说:“胤禩,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他似乎对我有问题感到很有兴趣,毫不拒绝的说道。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在古代虽然有点过与直白,不对我真的很想得到答应,更何况我也不相信什么‘爱一个人没有理由’的话。

“这个问题吗?还真的很难回答。”

“如果,我不是我,你还会不会娶我。”的确,这副身体不是我的,我必须用‘木颜’的身份找的答案,虽然这样很幼稚。

“说什么傻话呢,什么叫‘你不是你’呀。”胤禩笑着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你长的还不算难看,不过离这绝世美女恐怕还是有一段距离。”

“胤禩,小心你说的话。”我恐吓他,竟敢对我的相貌不满意。"不过,你好象一直都是喜欢美女的吗,我还纳闷呢,你怎么就娶我了."

"夫人,你可别冤枉为夫."

"我怎么冤枉你了,你以前不是喜欢一个神秘女孩吗,还说什么只是在意别人的外表."

"你对我的话还挺上心的吗,怎么吃醋了."

"哪有."我不在乎的说道,连自己都觉得好假.

"本来呢,是不想在提了,不过为了避免夫人误会我,我还是得解释清楚."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难道你没看过她吗?"

"我才不感兴趣."

"她长得很雅静,很美."这说什么吗,我差点没从他身上滚下来,只是听到他淡淡的说:"像我额娘."

胤禩轻轻的笑了一下,便不在说,我靠在他的肩上,柔软的衣料贴在脸上,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呼吸和心跳,夹杂着一抹伤感,慢慢的一阵困意袭来。

“舸纾。”胤禩轻轻的叫了我一声。

“恩。”在半梦半醒间应了一声。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朦朦胧胧的听道什么‘第一次’..‘宫外’‘不同’什么‘四哥,十四弟因为这个’….

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