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中国videos desexotv 丞相一手不停揉搓她娇乳

哪怕白子画和笙萧默不计成本,玉陵衣也带来无数仙药,相思依旧昏迷了很久。

白子画想,若她就这么睡着也好,至少不会再疼了。

想起那剜肉腐心蚀骨却不得言的痛楚,白子画都觉得似乎死了一次。

那相思,该有多痛?

白子画日日待在冰室陪伴照顾相思,笙萧默虽觉得不妥,却也不忍多言。

白子画用仙术和药草,一点一点恢复着相思的身体,每恢复一点,他都无比喜悦却烦恼。喜那个招人喜欢的姑娘又能笑了,恼自己不知该如何待她。

白子画伸出手,想摸摸她瘦下来的脸颊,手却凌在半空,最终,抚了抚她的长发。

笑自己,心明明已经过界,如此恪守外物,真的有用吗?

白子画和笙萧默、玉陵衣整整用了三个半月,终于让相思的血肉恢复,但经脉仍脆弱,仙身仙骨更是必须重新修炼。

虽然这对修仙之人而言是巨大的打击,只就相思所为,这代价也不算太大。

玉陵衣虽关心相思,却也知道不能让白子画知道自己的存在,便只待在销魂殿养伤。

“师父!师父!”

笙萧默去了绝情殿,火夕、舞青萝正在闭关为仙剑大会准备,玉笙寒虚弱地捂着脸颊,却找不到一个人,只是她眼下连御剑用仙术的力气都没有,下不了销魂殿。

玉陵衣一直以来都刻意隐瞒自己在销魂殿的事实,只是这时,容不得她犹豫。

“寒儿。”

“娘?”玉笙寒难受得一手捂着脸,一手扶着墙,见玉陵衣在此,惊讶却也觉得理所当然。

玉陵衣上前抱住女儿,让玉笙寒靠着自己,揽过女儿的同时为她把了把脉。

“娘跟师父,果然是故友啊……”小姑娘清澈甜美的嗓音轻轻说道。

玉陵衣指尖动了动。

——她跟笙箫默是朋友?她怎么不知道?

玉陵衣素来不喜思考无用之事,便不理会女儿的话,专心为其把脉。玉陵衣感受着脉象,轻轻皱起眉,却不欲让女儿有所猜测,想掩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玉笙寒已经脱力晕过去了。

玉陵衣轻叹一声,将玉笙寒抱回自己的房间。

笙箫默从绝情殿回来看望玉陵衣的时候,被所见吓了一跳。

玉笙寒睡在玉陵衣怀抱里,玉陵衣少有柔色的脸上浮现着淡淡的温和,清冷的音色正哼着小曲。

画面很美,但笙箫默总觉得哪里不对。

“寒儿怎么在你这里?”

玉陵衣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道:“河洛玉氏血脉特殊,女子成年之前有三次机会提升仙力,一次是通仙脉,一次长慧牙,一次长情根。”她看向笙箫默,“寒儿长慧牙,运气不好四颗一起长,痛晕过去了,销魂殿一个人也没有,我不能不管她。”

“她看到你了?”笙箫默问,虽然他可以允许玉陵衣的借居,但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说到这个,儒尊,我们是故友么?”

笙箫默显然也觉得这个关系完全不适用于他和玉陵衣,只是他糊弄玉笙寒的话被小丫头当真了。

玉陵衣似笑非笑道:“我一向都不赞成欺骗,除非能骗一辈子。等寒儿醒了,请务必注意言辞,这丫头看似乖巧,实则心比比干多一窍,不知不觉就会被她套到话。”

笙箫默上前,查看了一下玉笙寒的情况,便坐在玉陵衣对面:“相思的身体好了很多,现在偶尔会呓语喊疼了。”

玉陵衣不语,沉思片刻道:“相思大劫将至。”

笙箫默:她都这样了,而真正的大劫才是将至?!

“可惜此事似与我有关,河图洛书也无法解答。我会尽量留在这里,等相思大劫过去。”

虽然玉陵衣全然没有尊重笙箫默意愿的意思,笙箫默还是点了点头,又道:“寒儿何时会醒?”

“我麻痹了她的痛感,等慧牙长出来就会醒。”

笙萧默看着小姑娘苍白却依旧圆润的脸颊,伸手捏了捏。

玉陵衣轻轻拍掉男人的大手:“姑娘家的脸不可乱捏。”

笙萧默反口就想说,这是我女儿,可偏偏,对着玉陵衣完全说不出口。

玉陵衣看着笙萧默讷讷地缩回手,道:“要捏去找玉笙烟,男孩子皮糙肉厚没有关系。”

笙萧默:……

绝情殿

如笙萧默所言,相思的外伤已经无碍,只是内里损耗十分严重,经脉即便修复了也万分脆弱,更遑论仙身仙骨尽失。

苏醒,也不过就是这几日的事了。

除了花千骨为相思打理时,白子画尚避讳一二,平日里几乎无时不待在冰室看护相思,若非相思仙身已毁,白子画渡她的仙力都能打通仙脉了。

白子画本以为相思总算熬过这一难,谁知正如玉陵衣所言,这仅仅是个开始。

相思重伤濒死,在冰室躺了三个多月,直到外伤痊愈、经脉续接,才被白子画抱回她的房里,又在寒玉床上辗转休养了二十多日,才终于醒来。

相思是被痛醒的。

她在梦呓中猛地被疼醒,唉叫着唤道:“师父……”

相思嗓子发干,仅仅发出细微的声音便又疼又痒,白子画喂了她瑶池仙泉的甘露,她刚觉得嗓子没那么干,又剧烈地咳了起来,似是要把五脏六腑地咳出来,湿润的杏眼盈满了雾气,她想要抓住白子画的手臂借力,却发现十指有气无力,一点劲也没有。

“师父,我是不是……咳咳……”

白子画让相思靠在自己怀中,一手轻轻给她顺气:“没事,你只是受了伤,很快就会好的。”这么说的时候,他清冷如玉的嗓音带着些许轻柔。

——她看似大胆,可何曾让自己受过如此重的伤?

想到这一点,白子画便觉得心中梗得难受。

白子画为相思顺气的时候,又不断地输仙力给她,不多久,相思的呼吸才平顺下来,可是她并没有好过半分。

“师父,我好痛!”相思一手凌乱地捂着胸口,五官都疼得有些扭曲,几番折腾又干哑起来的嗓子只能发出尖细短促的叫声。

相思此时的模样唤起了白子画的记忆,如同她剥离血脉救他时那般,疼痛蚀骨、生不如死。

白子画当机立断,打晕了相思,又传音唤来笙萧默。

笙萧默收到传音时,正在看望玉笙寒。

“相思醒来,师弟速来绝情殿。”

笙萧默看了玉陵衣一眼,起身要走,玉陵衣却道:“慢着,我跟你一起去。”

“你要去?”

玉陵衣轻叹一声:“相思的情况,我想我猜到了。”

“你怎么向师兄解释你知道相思的事?”笙萧默皱眉道。

“我是无所不知的河洛阁主。”玉陵衣轻轻放下仍未苏醒的玉笙寒,也站起身来。

笙萧默发现他竟然无言以对。

绝情殿

“她怎么样?”白子画显然没有怀疑玉陵衣,见她沉色放开相思的手腕,便急急问道。

“果然是这样。”玉陵衣从寒玉床上站起来,望着相思即便昏睡依旧微微扭曲的神情,道,“相思因剥离神兽血契丧失仙身仙骨,即便尊上与儒尊使用无数灵药,在她自己重新修出仙身仙骨前,体质还不弱寻常凡人。”

“可她为何疼痛难忍?”

“这点便是本阁主特来长留的原因了。”玉陵衣道,“相思父母皆是上仙,她出生时曾遭天罚雷劫,止水上仙为保爱女仙陨,天山上仙痛失爱妻,因此抽取了新生女儿的情根,只盼相思一生不为情所扰。”

骤然听到如此秘闻,笙萧默都愣住了,白子画沉着脸,问道:“相思疼痛难忍,与此有关?”

“自然有关。天山上仙当年将相思的情根续接在慧根上,因此她这些年修炼事半功倍,只是如今情根正在逐渐归位,此等逆天而为之事,疼痛也是常事,只是无独有偶,她恰巧失了仙身仙骨,经脉又如此脆弱,才会这般疼痛。”

“可有方法能让她好受些?”白子画问。

“等情根长完自然就好了。”顿了顿,她又道,“我曾听止水上仙说,天山上仙为女儿准备的婚约信物——”玉陵衣纤长的手指拂过相思腕上的红线玉扣,“与横波、纵渊、天水麒麟同为至宝,可温养经脉,对护养身体有神效。”

白子画对玉陵衣颔首:“多谢河洛阁主。”

玉陵衣回礼:“尊上不必客气,相思与我情同姐妹,若有玉陵衣力所能及之事,尊上可直言。”

白子画点头,以他对玉陵衣的了解,玉陵衣能这般恳切地说话,必然十分看重相思。

——也对,河洛阁与止水宫世代交好,天山上仙与青阳上仙又是好友。

“若是可以,这段时间能否请河洛阁主暂时留在长留?”

“自然可以,请尊上为玉陵衣安排一处暂住。”

白子画看了笙萧默一眼:“师弟,交给你了。”

笙萧默把玩的折扇掉了下来:“是,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