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我与家公的秘密 轮流欺负大美人儿吃肉小号

因为家庭的原因,在遇到绿谷之前,他一味地被他的混蛋老爸推着走。他一直努力挣脱那些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束缚,却还是活得有如行尸走肉。他感觉自己被埋在废墟里面,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只有堕入无尽黑暗中的宿命,永远看不见光明的未来。

可是那一天,有一个人掰开了一块裂缝,细碎的阳光透过罅隙照了进来。

“轰君,那也不是你的力量吗?”全身伤痕累累的绿谷,在硕大的体育祭赛场上,拼尽全力地对他喊出这句话。

光,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光,明明只是很微弱的光,却让他睁不开眼。

他本来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人。父母是为了创造出最强的英雄而结合在一起,他从来没有在他们双方的眼中读出爱,他看到的只有冷漠,厌恶,疏离和野心。

没有人教他什么是爱,谁值得爱,该如何去爱,这样自暴自弃的他竟然在那个瞬间不可遏制地爱上了那个人,义无反顾般地。

因为他知道绿谷出久是他的光啊,是他生命缝隙里投进的唯一一束光。

爱上绿谷以后,轰焦冻的脑子也开始不听使唤,无时不刻地不想着他。他的眉毛,他的眼,他的雀斑,他微笑时若隐若现的梨窝,一举一动一直牵动着自己的心弦。只要有绿谷在场,眼中其他人的影子都会变得模糊而苍白,唯有视线在他身上才有焦点。即便在出任务战斗的时候,脑海中他的话都会反复回响。

他记得绿谷喜欢吃的食物;记得绿谷下意识的喜好;记得他是欧鲁麦特狂热的粉丝,所以会主动带他去游戏厅,也会想方设法地帮他拿到限定手办。

他的爱那么浓烈,浓烈得好像都要从身体的每个细胞中挥发出来一样。五年,从十五岁到二十岁,把人们口中常道的人生最青春时光献给了那一个人。但这份心意一个字都没有对他说。

即便今年二十岁成人礼的时候,绿谷给他戴上略显幼稚的生日帽笑眯眯地问他有没有什么愿望可以帮忙实现的,他都没有对他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因为他知道绿谷不爱他,因为他知道绿谷不可能爱他。即便他们一起出生入死,即便他们如此信任,无数次把后背交给对方,绿谷对他的感情也不是他要的那种爱。

他还记得那次欧鲁麦特好友之女梅丽莎来拜访欧鲁迈特,顺便来看了看作为继承人的绿谷。她凑得很近,好奇地察看着绿谷手指和手臂上的伤口,他的脸颊涨得通红,双手无处安放,羞赧之色毕露。轰焦冻想,这才可能是绿谷喜欢一个人的样子吧,而这样的心动,他永远给不了。

所以,他选择不动声色地爱着,爱了五年。

和绿谷工作的地方离得很近也是他故意为之,合租也顺理成章。他们在同一屋檐下朝夕相处,两年的时间,欲望如荒原上的野草一般恣意增长,把他的爱催生成一只潜伏在身体里的猛兽,让他想要得到更多。

性冲动是人类表达爱意最原始的本能。他也想亲吻绿谷的眼睛,咬住他的嘴唇,抚摸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他想要他,想要他的全部。与此同时,理智与现实又告诉他不可以,如果这样做,如今的陪伴、甚至连和对方说话的机会都会失去。他只好忍,只能忍,让工作和生活琐事把他的贪念桎梏在内心最深处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