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讨债宝宝:爹地,吃了要认帐—女朋友发哼哼什么意思

旁边,一位锦衣华服的中年人目光望着旁边一位修士。

这修士高冠古衣,面容清矍,带着几丝古意,手中一道道灵光没入一男一女体内,片刻之后才回过头来道。

“暂时没有办法,这并非普通的因果射杀之术!”

“不同于五通教的劫运法门,此法是直接将三魂七魄给拘走,十分凶险!”

“那小儿竟如此恶毒?”

旁边一位修士勃然色变,不少修炼有成的乔家修行者眼神目含厉色。

“此子如此恶毒,我们乔家断断不能容他!不仅仅是我乔家,便是整个承渊仙派也容不得此等旁门左道修士!”

整个乔家霎时群情汹涌。

身为家主的乔茂压下了众人,他目光望着云塌之上的两人,两人乔晓筠也就罢了,虽然是乔家小姐,但身份地位并不高,但乔冲元身份地位非同一般,在承渊仙派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乔家一位积年散仙,未来很有可能晋级地仙长老。

“太师祖,可有办法取回那三魂七魄!”

所有人都目光望向老者。

此人名唤乔衍,是乔家硕果仅存的三位老祖之一,在三位老祖中,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位,距离天仙大道已是只有半步之遥。

且有着不小的希望突破。

“应该不难,据老夫所知,五通教诸般法门只胜在一个阴险毒辣,只要找到其法坛所在,不难破了这秘法!”

乔衍道人捏着稀疏的胡子,又道。

“不过还是得观阵之后,才好决定破解之法!”

“好,既是如此,我就亲自陪老祖宗前往神都一行!”乔茂当下拍板,目光环视众多修士,冷声笑道。

“诸位也可一起随行,一观那恶阵玄妙!”他有意点拨家族弟子。

“也好,我等邀齐一些好友前去看看热闹!”

众多乔家修士目光微亮,乔衍道人的自信感染了众人。

……

此时在焚日宫的洞天宫阙中,同样的情形,穆恒静静的躺在云床上,头顶一道道散发着浓郁功德力量的灵光笼罩住穆恒。

金色功德之力清圣浩荡。

“穆商师弟,以我此宝之力只能暂时保住穆恒师侄剩下的两魂五魄,但无法震动对方,你还得想法子夺回恒儿另外一魂二魄!”

其中一位身穿红衣的宫装美妇目光有些怜惜的望着云床上的穆恒。

另外三道身影皱着眉头。

神都的动静,焚日宫的修士不会没有收到消息。

“那座凶阵竟如此诡异,眼下只有我等亲自走一趟了!”其中一位身上绣着数枚金色大日的道袍身影缓缓开口。

焚日宫以身上道袍上大日的数目论及身份,众多长老的身份地位一目了然,而九阳道袍只有掌教至尊才能穿上。

闻言,那面容俊朗,宛若大日一般的中年道人点点头。

“也好,我目前走不开,有两位师弟走一趟,料想足以生擒那竖子,追回一魂二魄!”

另外两位穿着六论旭日道袍的身影轻轻点点头。

……

神都,一日之间吸引了凡俗,修行界两界许多人的注意力。

许多凡俗的达官贵人,亦或者是宗门的真传弟子,长老,以及众多的散修纷纷将目光落在这大周祖庭之上。

林家的遭遇已经被人传了出去。

乔家和穆家的人联合起来对付一个世俗家族,这让许多的达官贵人为此心寒不已,更有兔死狐悲,物伤己类的共鸣。

这些修行者家族如此的肆无忌惮,未免太过于放肆,为此大周龙庭之中原本掀起的一道要压垮林家的巨浪,都被无形削弱了数层。

确实,林渊在神都摆下此等凶阵,是不合规矩,但如此作为乃是为了自保,为了惩戒行凶之人,在加上林旻这位一甲进士在士林中的声望,许多清流,正直的官员都纷纷开口相助。

这是为了维护龙庭法度,也是为了维护世俗家族的利益。

纵然修道之人也不能在大周祖龙龙气范围之内,肆意妄为,这是天条天规!

林府这段时间门庭若市,有许多官员前来拜访。

这些林渊都交给了林旻去应付,他坐镇天绝阵,落魄阵中,他能够感知到越来越多的修行者出现在林家周围。

林渊担心林旻为此受了牵连,是以催促安排了林旻前往皇城之内一位同窗家中暂住。

皇城之内,哪里是大周祖庭核心所在,还有大周祖庭一些老怪物坐镇,料想没人敢在皇城内动手。

此时在林府周围的一座奢华酒楼之上,这座酒楼足够高,从三楼之上正可以俯视对门林府的一角。

只见林府偌大的前庭中此时升起了一座阵门,阵门中黑气幽幽,层层戾气流转,远远的一望令人心惊胆颤。

已经有不少法脉中的真传听到了风声,特意赶过来看热闹,看到这种阵势,心下暗道厉害。

也难怪这位承渊仙派的真传膨胀的如此的厉害,胆敢跟乔家,和穆家的人出来打擂台,只不过接下来下场恐怕有些不妙。

有几位真传弟子望向旁边的雅间里,方才已经有数位法脉宗门的散仙,地仙降临,只怕是在一起研究破阵。

许多真传弟子暗自心中暗叹,这个时候林渊应该见好就收,忍下一时之气,日后未尝没有修为大成的一天。

吱呀一声,就在这时那雅间的门开了,门口的众多乔家弟子顿时让出了一条道路,只见三位气质各异的身影从雅间里走出来。

在场中许多真传弟子顿时面色微动,认出了这三人,为首的是承渊仙派的一位太上长老乔衍。

此次竟然将此人给惊动了。

这位地仙在法脉中也是颇为威名甚重,只是近些年一直都在潜修,参悟天仙之妙,未曾传出这位出关的风声。

还有两位都是西南山脉洞天福地中有名的散仙,一位唤作大悲散人,一位是唤作铜鼓仙。

那是西南之地两位有名的散仙,与乔家交好,听闻此次乔家遇上了麻烦,千里前来相助。

“乔衍前辈,此阵法便是交给贫道了,此回不用前辈出手,光凭贫道之人便能亲自破了这劳什子阵法,斩杀了那竖子!”

此时从雅间里走出,那铜鼓仙一脸的笑容,神色之间胜券在握,他看的分明,对于自身的一身道行,更是极其自信。

何况这位乔衍前辈还交给了他几件威能极其玄妙的法宝,破此大阵,更在举手投足之间!

“如此这一阵便是麻烦道友出手!”乔衍暗自点点头,旁边众多乔家弟子皆是面露笑容,有这位前辈出手,此次想必是十拿九稳了!

只是那乔衍心下并未见多少笑容,铜鼓仙一手南极元磁玄光十分惊人,但那恶阵更加凶险,那阵法以他目力观之,恐怕要有人前去卸了其中恐怖凶煞戾气,才好伺机破之。

用铜鼓仙的性命去填,总比让自家弟子前去送命好!

铜鼓仙见此畅怀一笑,化作一道赤红色元磁遁光出现在林府门前。

此时他目光望去,林府门前,不知道何时立下了一座石碑,石碑之上杀机纵横。

“天地叁寸颠倒推,玄中玄妙更难猜,神仙若遇天绝阵,顷刻肢体化成灰。道友请留步!”

闻言,这尊横行西南的散仙面露冷笑,神色中冷冷一笑。

“业障不知天高地厚!待本仙破了你这阵法,直接拿下你这业障!”

他身前一道浩荡的散仙法力流转,正是那威震一方的南极元磁之力,至刚至阳专克诸般五金法宝,披散长发,直接轰碎林府大门,持剑入阵!

这一番举动看的鸳鸯楼上众多的修行者心折不已,这才是修行者该有的风范。

“自寻死路!”

只有那阵法中,林渊暗自摇摇头,手中一枚三首长幡已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