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占有欲强的年下兄控攻

或许是因为黑暗副会跑去了朱雀城,或许是因为炎龙骑士被红莲连续刺杀了三次,总之炎羽城迎来了久违的攻城战。

总体而言工会的成员对这次城战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圆桌骑士工会已经不是唯一的A级工会了,但是毕竟比其他工会早发展了近一个月,更何况这次申请攻城的工会并不是其他A级工会中的一个,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工会“龙霸”。

虽然手头没什么关于这个工会的资料,弱水和千寻还是拿出了认真的态度应付这一次城战,比如安排人员,分发物品,确定出勤人员,以何种阵型来迎接敌人的攻击。而炎龙则和以往的城战一样,不参与任何意见,唯一有用的就是他要在系统寄来的申请书上签字。

确定了方案,确保了资金和物资全部到位,弱水和千寻才有时间坐下来休息。

弱水左右摇了摇脖子,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很严肃地看着千寻问:“你真的喜欢红莲吗?”

千寻有点诧异,虽然弱水对会里的主要成员都很关心,但是那些关心一向是隐性的,即使她的学妹和红莲的感情问题她都没有问过,但是现在竟然这样正式地问自己。

弱水理解了千寻眼底的困惑,偏了偏头解释,“不是我想多管闲事,只是想问清楚,然后确定有件事是否该告诉你。”

“真的喜欢,以前没有这种经历。”千寻淡淡地笑了:“只是觉得事情一和他有关我就比较沉不住气,最近才慢慢发现,这好像是爱。”

“理由呢,为什么喜欢他?他是很美没错,但是作为你爱他的理由肯定不够。”

“我也不知道,他很单纯,很感性,很脆弱。”千寻挑起自己的头发把玩着:“反正他什么样子我都觉得很新奇,很有意思,想知道。”

弱水拿起桌上的苹果,啃了两口,千寻恋爱了,确信无疑。一个很理智的人为爱疯狂会是什么样子,弱水很想知道,于是回过头说:“逆鳞在追红莲哦。”

千寻眨眨眼,对于逆鳞在追红莲他并不奇怪,毕竟在那次聚会后敢说对叶天凌一点都不动心的人屈指可数,就连自己也迷失在叶天凌那美丽深邃的瞳孔里。那天在神秘溶洞逆鳞也在,逆鳞最近说要做一个大任务,一直请假,小羽也说哥哥在做一个大任务,听说有很多高手参与,那么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

这个情况就有点危险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现在自己可以说先机尽事,要扭转格局的话……。

弱水笑吟吟的站在一边看着,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千寻的眼睛里已经风起云涌,不知道划过多少念头。

终于千寻的目光又澄清起来,显然已经下定决心,把手里的法杖一挥很大声地说:“我要请假!”

“你知道他们在那吗?在任务区经常联系不上吧,怎么找!”弱水有点迷糊。

“我知道一个地方他一定在。这段时间工会的事就要你多操心了,有什么事和爱滋多商量。”千寻拍拍弱水的肩很开心的样子。

“你不会是……”

“当然是。”

“可是学校还有很多事,你这样走了学生会怎么办?”

“我已经为他们做的够多了,偶尔任性一下也是完全可以的。”千寻挥挥手从原地消失。

弱水发现理智的人一旦疯狂起来确实很不可理喻,不过接下来头疼的人应该是另一个人吧,弱水想着又不觉笑了,开始密爱滋要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

叶天凌轻快的跑上楼,然后看表,22层一口气上来用时3分47秒,好像比以前慢了。拿出家门钥匙在手指上转着走出楼梯,拐弯,呆住,钥匙从手中飞了出去。

“看见我不欢迎也不用吓成这样吧?”

“不是……”叶天凌走上几步弯腰捡起钥匙不好意思地笑笑。

靠在门侧的林浔站直了身子,看着有点窘的叶天凌忍不住笑了,“我来这边给家族办点事情,因为住不惯酒店所以小羽说我可以住在他的房间里,正好陪你做做伴。”林浔摆摆手里的钥匙“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征求一下你的同意,如果不方便我就去酒店好了。”

“不会。”既然小羽都答应了,林浔又把话说到这份上自己还好意思推托吗,再说他对千寻的感觉一直不错,和他住段时间应该会很愉快吧。

打开房门帮着林浔把行李提进房间,先带着上了二楼小羽的房间。

林浔一边把行李放进衣柜一边打量着小羽的房间,浅鹅黄色的墙面,内嵌式的奶白色家具,白色的床上铺着浅蓝和浅黄色条文的床罩。

察觉的林浔的目光叶天凌问:“不喜欢吗?”

“我很喜欢,只是我以为小羽的房间会是比较明快的颜色或者会有小熊企鹅之类的可爱图案。”林浔摇摇头笑着解释。

叶天凌环视了一下房间,装修房间时小羽说出自己的要求他并没觉得什么,现在却深深地感到这房间根本就是小羽按照自己的喜好装饰的。为了自己,小羽那样一直忍耐着,放弃自我来安慰自己。

林浔看着叶天凌露出悲哀和自责的表情心里也不由得酸酸的,伸手轻轻揽住他的肩:“小羽很爱你,天凌记住这点。”

叶天凌沉默了一会,微笑着点点头,回过身拥抱了一下林浔轻声说:“谢谢。”

放好了东西又带着林浔把房子里的格局大概了解了,叶天凌就推他去洗澡,然后自己去做饭。

打开冰箱才有点愣,第一档里放着一大块黑面包和两盒牛奶,第二档放着一袋苹果,第三档十几个鸡蛋,第四档空的,拉开冷藏箱一盒速食披萨和几盒冰淇淋。平时早餐都是牛奶面包,午餐是在学校吃,晚上回来也都是象征性的吃一点水果和面包或者蛋糕,但是今天林浔来了,总不能让客人的第一顿晚餐就吃水果和速食披萨吧。

于是站在冰箱前开始想,出去吃吧,哪一家的比较好吃,林浔喜欢吃什么口味的食物,上次人太多好像没有注意,或者自己打电话问问子郢,那个家伙有收集各色资料的习惯。

“你平时怎么过的?”一只手从头侧伸过去扶在冰箱上,背后的人带着淡淡的水汽。

“我们出去吃。”叶天凌拨开林浔的手关上冰箱回过头不好意思地笑。

林浔忍不住伸手在他头上了揉了揉,“好,我请你。”

“我请!”叶天凌不爽的拨开盘踞在自己脑袋上的手。

挑挑眉,林浔决定不在这件事上叶天凌纠缠,随意的笑笑:“我去换衣服。”

叶天凌坐在楼下的沙发上看着走下楼梯的林浔忍不住笑了。

上一次见面虽然也呆了两三天,但是基本上见的都是作阴阳师打扮的林浔,刚才他穿的还是校服,C校作为上流社会企业精英的名校,校服一贯是笔挺的西装和领带,任谁穿上那种衣服都会看上去老成很多。

现在的林浔则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T恤,外面穿着米黄色的短风衣,一条黑色的长裤衬着修长的腿。

“很怪吗?”林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打小就穿正规的衣服,也不知这种着装适不适合自己。

“不是,不是,很合适。”叶天凌忙摇着手:“只是第一次觉得你和我是同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