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连开二个同学嫩苞 被快递员干了一下午

熟悉楚楚的无名师徒二人组已经迅速就位,昨晚闹剧太重,武林人士赖床了~这直接导致了茉莉花同楚楚相认的第二次错失。

楚楚端着玉米粥和鸡蛋羹,将辛苦了一晚上的秦霜换出去吃口饭。端着吃食温婉贤淑的妹纸形象为楚楚在秦霜那里赢得了大大的好感,秦霜甚至认为这妹纸配他冷冰冰的师弟可惜了喂!秦霜刚刚走到门口,就见到昨天留下来的柔弱小年风一般的从他门口飘过去,目标是楼下摆满了饭菜的桌子。

步惊云确实很帅,哪怕是变成了烤乳猪的样子躺在床上,你依旧能感觉到他澎湃的汉子气息,顶天立地的汉子气息。

楚楚将托盘放在一边,幽幽的叹了口气。

楚楚戳了戳小葵,闭目凝神,幽蓝的池水导入手中。普通的载体根本无法承受这池水,这也是她昨晚没有出手的原因。楚楚面不改色的摸了下去……天知道她根本没有心思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的手只是控制着池水,让池水既能作用到步惊云身上,又不会过度的伤害到他的身体。以毒攻毒这种事情,控制力尤其难。

原本步惊云得到无名的治疗,顶多脱层死皮就好了。楚楚这一下子,冰火两重天,虽然这样淬炼过的身体更加强大,但是痛苦却不只两倍啊喂!

这样的痛苦摧残下,步惊云已经陷入了半昏迷,想要自行苏醒是不能了。楚楚算好了一切,就是没算到,无名并没有受她的美食蛊惑。

亲眼见到少女抚摸光溜溜的少年,无名不是傻子,他不会以为楚楚喜欢步惊云喜欢疯了。那么,就只剩下,唯一的一种可能。

无名抱着剑,默默的守在门口。

楚楚全力输出的时候,是没有感觉到无名的。这是她第一次正经八百的使用技能,显然没有考虑全面。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楚楚便完成了。楚楚虽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但是步惊云对她的维护,她不能全然推到于楚楚爹的付出上。所以她只是将等分的池水能量注入,至于后期厮杀和步惊云是否挺得过去都不归她管。

虽然很累,但是很有成就感。拍拍手,楚楚一回头,脖子瞬间僵硬了。

“师父……”脱口而出的称呼,还带点儿小心虚。楚楚不得不承认,这一瞬间虽然有被抓包的恐惧,但更多的是一种释然。无名总是护着她,待她好。甚至她明明没中毒,后来施展轻功,更是说明她一次毒都没中,无名也坦然的维护着她。

“受不起!”无名眼睛一眯,“不知阁下是哪路英雄,楚楚年纪还小,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在下代为赔罪。”

“哦?那你想怎么赔罪。”楚楚吃不准他要的是于楚楚,还是她这个冒牌儿的。“以身相许怎么样?”

“楚楚?”无名才管不着之前于楚楚小白花,跟他有半毛钱关系木有!这坑爹的语气和问题,不是他家楚楚是哪个!“你又发什么疯!”

“师父,淡定。”楚楚翻了个白眼,虽然她能理解无名担心她的心情,但是这对话到了他俩这儿怎么就那么抽儿呢!“那个,我就是得到了一些传承记忆。”

“虽说医者父母心,但是一个姑娘家,以后不准做这些事情。”这个大陆上有麒麟,所以得到传承这样的事情,虽然稀奇,但并不代表没有人知道。无名师父傲娇了,一把拉走了楚楚。

屋里桌上冷饭冷菜,可怜的步惊云光溜溜的躺在床上抵御着身体冰火两重天的刺痛,破后而立总是痛苦的。

秦霜和聂风都以为有楚楚姑凉照顾云师弟,秦霜出去准备路上要用的干粮租车,聂风则和梦姑凉谈心去了。

剑晨为了回避师父和大师姐TAT~他明明是师兄来着……可是他不敢TAT~默默的去和新来的正太联络感情。小茉莉同学华丽丽的被大家无视了。

有些人,你无视她,不代表她会无视自己。

茉莉姑凉一直以为她才是主角,当然,她也不是个十分脑残的少女。显然,她从来没肖想过男主角,女人沾之必死的属性她毫不怀疑。所以茉莉想要做的就是策反,她之前看中了绝心,死活不想离开青楼。

现在她反悔了,她又看上了送上门来的断浪。

红衣少年很俊美,红衣少年人坏坏,最重要的是红衣少年情窦未开。小茉莉自认温婉贤淑,拿下孤儿断浪绝壁不难。可是她忘了,人家幽若有的是时间在天下会跟断浪相处,她有么?断浪这种男人会因为你帮他,他就爱上你么?小茉莉显然想多了。

断浪则看中了这姑娘有心计又二傻的性格,假作欣赏,默默留情,发布了偷绝世好剑的任务,飘然远去了。

无论各自访谈如何,步惊云却已经醒了。不到大半天的时间,他居然将能量吃下,肌肤完美融合了冰火的力量,蜜色的肌肉更加紧实,流动着坚韧的光泽。他能感觉到昏迷的时候有一股清凉的力量包围着他,而源头就是楚楚。麒麟血的感知力是很强大的,以至于他反而是无名之后认识到楚楚不同的第一只。

不过步惊云自己不就是得到麒麟臂,麒麟血传承的,聂风也拿到了血菩提,对于楚楚可能得到某些传承奇遇,也只是欣慰而已。

如此一来,步惊云是不用去中华阁了。他要按拿到绝世好剑的原计划去找孔慈,劈开墓门,兑现诺言。楚楚自然不会跟他去劈山,她要随着师父回中华阁一震大师姐声威吼吼~聂风和梦姑凉边谈恋爱边围观步惊云,霜师兄更是要陪伴左右。更不可思议却在情理之中的是茉莉姑凉要跟步惊云走,她表现出来的显然就是狗皮膏药版于楚楚二代有木有!绝心小正太默默的跟在楚楚身后,对于崇拜者的倒戈没有任何不适。

诡异划分下的两队人马自此分道扬镳,朝着各自的目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