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被两个男人干p

在2月24日第二个项目到来之前,霍格沃茨很大方的给了霍格沃茨的学生一个霍格莫德周末,虽然情人节已经过去,但是学生们的热情还是很高的。

塞德里克原本是不打算去霍格莫德,毕竟七年级了,霍格莫德对他来说都熟悉的像自家后门一样。大部分七年级的学生都不打算去,比如斯库伯·伊斯特和法尔兄弟就不打算出去了。但是为了苏菲,塞德里克还是打算去霍格莫德绕一圈。

塞德里克也不知道苏菲有没有到过未来的霍格莫德,但是他希望可以让苏菲看看现在的霍格莫德,让她看看过去的世界也是很美好的。

那一次谈话,苏菲和塞德里克说了很多有的没的东西,苏菲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说了哪些东西。也许除了没有把自己的麻瓜身份暴露以外,她几乎什么都跟塞德里克透露清楚了。即使苏菲的龙脸没办法通过表情表达很多情感,但是塞德里克还是从字里行间看出来了许多遗憾和对亲人的思念,虽然有些语法和词语拼写看上去有些奇怪,但是大意还是表达清楚了。塞德里克最终还是希望苏菲能快乐。

这个决定对于苏菲来说当然是让她颇为开心,毕竟霍格莫德的神奇她可是期待了很久的。

她以为塞德里克不会带她出来,但是她也看得出来从上一次之后塞德里克对她的态度又有了一些改变,比如现在都叫她“苏菲”,即使是在人前,他的解释是就算是小火龙也是一条小母龙,拥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才比较好,斯库伯只觉得是塞德里克突然开窍了。

“苏菲,我们明天早上吃完早餐就出去。不过明天霍格莫德人比较多,所以你就抓着我的肩膀,不要离开。”当晚,塞德里克趴在床上对苏菲说,眼里柔柔的,对苏菲的近乎于同情的情感转化成了温柔和呵护。

苏菲疑惑的看着塞德里克的肩膀,又看看塞德里克的脸,目光里充满的怀疑。以她现在比猫头鹰还要在大一圈的身体,一整天下来塞德里克的肩膀撑得住吗?要是又像之前在圣诞舞会上一样,她不小心扑闪了一下翅膀打脸呢!

“别担心,我的肩膀还是可以稳稳的撑住你的小身板的。”塞德里克脱口而出。从知道苏菲的身份开始,塞德里克的读心术就升级了不少,看着苏菲的眼睛几乎都能将她的心思猜出个大半,苏菲不需要讲话,他们都可以实现无障碍对话。苏菲的心思全部表现在她的大眼睛里,根本藏不住。

苏菲笑的大大的眼睛都眯起来不见了,就差没有开心到满床蹦跶了。

斯库伯把手里的魔杖放下来,原本漂浮在空中的小火龙模型就这么摔在床上,模型像逃难一样飞快的跑了,自从苏菲整天跑城堡之后,可怜的模型就这么被所有人遗忘了。

斯库伯大大咧咧的看着气氛和谐的一人一龙,对塞德里克说:“塞德,前段时间才见你又正常了,怎么现在你又开始一个人对着球——对不起,苏菲,开始自言自语了,你不会真的以为苏菲可以听懂你说的话吧?”

“怎么不可以了,苏菲当然可以听懂我说的话。你看苏菲现在很开心,她对于明天的霍格莫德之旅十分期待。”塞德里克指着苏菲说,苏菲都快控制不住想点头了。

“好吧,”斯库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来面无表情,眼睛眯成缝的幼龙是哪里表现出来她的开心了,也就只有塞德里克一个人可以理解龙的心思,“我反正看不出来。”他只看得出来又回头逗苏菲的塞德里克有向鲁伯·海格发展的趋势,把恐怖的神奇生物当成宠物养的癖好,虽然他现在也觉得苏菲十分可爱。

最近的塞德里克让斯库伯觉得有些不太正常,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正常,如果是因为和秋的分手,那也不太可能,毕竟这件事都过去了快两个月,塞德里克身上也早就看不出来什么痕迹了。最终斯库伯还是只能归咎于是自己多心。不过他也没有多少时间来烦心这件事,他除了要帮塞德里克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使用的咒语,还要专心准备自己的N·E·W·Ts考试,一个人都恨不得当两个人用。

第二天,天气意外的放晴了。

自进入二月份,苏菲都没见过霍格沃茨有几天晴天,这让她的心情十分灿烂。

苏菲乖乖的照着塞德里克的话抓在他的肩膀上,看着塞德里克随着人潮进入霍格莫德,脑袋左摇右晃的四处打量。

霍格莫德还是像以前一样,挤满了人,大部分都是四年级、五年级的学生,有些人的手里拿了满手的东西。塞德里克在这些人里面看上去还是挺显眼的。

塞德里克十分小声的跟苏菲介绍周围的商店,周围的人群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商店上,或者手里的魔法道具上,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塞德里克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的说话。

“三把扫帚,几乎每一个霍格沃茨的学生都会到这里来喝一杯暖暖的黄油啤酒。”苏菲随着塞德里克的介绍瞪大了眼睛,在这家店里可发生了不少事情呢!

“猪头酒吧,即使是人很多的时候也没有几个人会选择这里,但是这家店里怪人很多。”塞德里克指着门牌上挂着一只猪头的酒吧说。苏菲叫了一声,表示知道,她还知道未来这家酒吧还要承担很重要的任务,比如这里是D·A的初始集会地点,就是门牌上的猪头实在是太恶心了。

“帕笛芙夫人茶馆,很适合情侣来的地方。”塞德里克看着茶馆里的装饰,声音有些落寞。苏菲看了一眼,虽然情人节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是茶馆里还是弥漫着浪漫的味道。瞪大了眼睛才发现,原来窗边的一个小桌子旁边正坐着秋和哈利,看上去他们是在约会。又想到这是塞德里克以前和秋约会过的地方,触动心事了,苏菲心想。

苏菲扑闪着翅膀飞了起来,平平的悬空在塞德里克的视线正前方,刚好挡住了塞德里克的视线。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又叫了几声。

塞德里克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拉住苏菲,把她像抱猫咪一样抱进怀里,声音听上去已经像平时一样:“苏菲,我没事,只是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然后他们继续往前走,到蜂蜜公爵的时候,塞德里克还进屋买了一些糖果,奇奇怪怪的一大包,苏菲也认不出来,除了大名鼎鼎的比比多味豆。

塞德里克喂了一颗多味豆给苏菲,一枚红色的豆子,看上去十分正常,像是草莓味。但是真正吃到嘴里的苏菲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味道,火辣辣的辣椒味还带着一些血腥味,作死啊!

苏菲被辣的长大了嘴巴透气,伸长了舌头求散热。龙的感知觉十分灵敏,面对这种异常刺激的东西更是要哭啊!以前她也不怕辣,虽然不是无辣不欢,但也没有被辣到这么丢脸过。

周围有很多小女生都在挑选糖果,也注意到塞德里克和苏菲的存在,被苏菲的反应萌的不要不要的,围在塞德里克周围看苏菲。

塞德里克几乎是狼狈的从人群当中出来,看着苏菲天蓝色流转银光的皮肤泛着一丝红光,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苏菲带着些小傲娇的一撇头,落在塞德里克的头上。最近她最爱干的一件事就是一生气就扑到在塞德里克的头上,塞德里克只能无奈的苦笑。肩膀可以轻松承载的重量放到头上还是有些不适应啊,久了头很疼啊,至于形象问题,塞德里克只能遗憾的选择忽视。

就这么挫挫的顶着苏菲一路走完霍格莫德,一直走到尖叫棚屋,苏菲才算消气了一样主动从塞德里克的头顶上下来,塞德里克把她抱进怀里:“你还是人类的时候也这样吗?”

那可不是,还是人类的时候怎么趴在人家头上啊?这可是变成龙了才解放的新技能!苏菲大眼睛盯着塞德里克,眼睛里都是否定。

“成天就知道让我丢脸,小心我刚刚买的一整袋的糖果都自己吃掉,一颗也不给你!”塞德里克小声的威胁说,脸板的冷冷的,好像生气了一样,但是还带着笑意的眼角出卖了他,他哪儿有生气啊!

苏菲的最大的弱点就是甜点和糖果,塞德里克好不容易才给她解的禁如果又限制的话,简直就像进地狱了一样,这怎么可以!

苏菲“嘶嘶啊啊”的叫唤,还不停的拍打翅膀表示抗议。塞德里克的冷脸绷不住了,毫不客气的笑,手还摸摸苏菲的小脑袋,被她的反应逗乐了。跟苏菲在一起就是分分钟都可以十分开心,塞德里克想。

苏菲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塞德里克又在逗她,而她每次都会十分主动的跳进坑里。

算了,就当是娱乐一下塞德里克,调剂一下他刚刚还低落的心情。

苏菲泄愤似的咬了一些塞德里克摸她的右手,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牙印,不过不敢用力,万一咬破了,她身上带着什么动物有的病毒传染给他了呢?

塞德里克任她咬,他也知道苏菲会有个度,不会弄伤他。眼睛眯的弯弯的,心里充满了感动。从他还不知道苏菲的身份的时候苏菲就已经在竭尽所能的逗他开心了,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苏菲的体贴。

“回去吗?”过了一会,看见已经接近中午的天色,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星星点点的手表,显然苏菲没有看懂,然后塞德里克问。

苏菲留恋的看了一眼雪中的尖叫棚屋,点点头。

“下次有霍格莫德周我再带你来?”塞德里克抱住落在他怀里的苏菲,看出她的不舍,但是幼龙的身体再不吃东西该忍不住了,糖果什么的还是不能当做主食的。

苏菲再点点头,不再看小屋,由塞德里克抱着她回去,确实自己也饿了,苏菲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