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纯爱

我被老外干的受不了_你咬得我好疼

何悦最后还是选择一个人在图书馆蹭了半天,直到图书馆要关门了,自己才悻悻的离开。

怀着十分忐忑的心情,何悦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宿舍门,动作轻盈的闪了进去。

这才发现屋里的灯居然都还开着,小鱼干早已经倒下被窝睡着了。于是何悦蹑手蹑脚的爬上了自己的床,正当准备伸手关灯的时候,就听‘啪’的一声,灯居然自己关上了。

何悦一呆,突听对面一道埋怨的声音响起:“下次早点回来,不知道自己有夜盲症看不见么?害得我还要开灯睡觉!”

“。。。”

经历了一天的胆战心惊,这会儿何悦的心里却不由的涌起一股暖流,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最后轻轻的道了句:“晚安。”

“。。。”

第二日一早,何悦早早的就醒了,看到小鱼干还依旧沉睡在梦乡里,何悦轻轻下了床,关好屋里的门,准备洗漱。

刚收拾好,没想到明又掐点过来送早餐了,更没想到的是郭子也一起跟着来了。

郭子顶着一头没睡醒的造型,看见何悦后眼神一亮,挤兑道:“呦,这不是昨儿偷窥别人亲密的何小骚么?”

何悦顿时脸上一红,羞怒的一挺腰板道:“谁偷看了,老子就是光明正大看的。”

郭子冷笑一声:“哦~是嘛,那谈谈你的观后感吧,看都让你白看了,给个评价?”

“评价你妹!”何悦气恼的坐下来开始吃饭,不再理会郭子的调侃。

“行了别闹了,吃饭吧。”明将食物碗筷都摆好,全然一副居家好男儿的形象。

何悦的眼神随着明的一走一过偷摸儿盯着,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郭子扫了一眼,啧啧鄙视道:“瞅你那贱样儿吧,给你得瑟的。”

何悦瞪了他一眼,随后不再理会。

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拉开了,小鱼干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发现厅里居然这么多人,一下愣住了,半响皱眉道:“干嘛呀你们这是,准备凑一桌麻将啊?”

郭子一看媳妇儿睡醒了,立马换上献媚的表情,嘿嘿笑道:“宝贝儿我这不是给你带早餐来了么,快去洗漱完过来吃吧,不然一会该迟到了。”

吃完早餐去上课,依旧如往常一般,经过这件事过去了之后那边的俩人也消停了几天,何悦跟小鱼干也不计前嫌的和好了。

何悦原本以为今后见面会很尴尬,却没成想人家俩根本就没在意,果然爷们就是爷们啊,心胸都这么宽广。

但到头来事实证明何悦有点想多了,这两个不要脸的在她面前该腻歪还是腻歪,腻着腻着就忍不住又腻到寝室去了。

何悦这次是彻底怒了,还让不让人回屋了!

一下午,何悦都在教室里里愁眉苦脸,揣摩着必须得换寝室了,你们不要脸大姐也忍不了了,我走人,给你们让卧,行了吧!

待到下午的课一结束,何悦抓住一个同学问清了会长室方向,便大踏步的寻了过去。

去的时候挺潇洒,等人一到了门口,不禁有些怂了。一紧张就又想起最开始小鱼干说的那些话,什么离会长他们远一点,那是个腹黑男什么的。

但又转念一想,我又不认识他,单纯的想换个寝室,人家应该不会无故的找我麻烦吧。

艰难的做了一番思想争斗,抬起手时顿了下,然后毫不犹豫的叩了三响。

铛铛铛!

“进。”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自室内传了出来。

何悦平稳了下呼吸,缓缓推开了门。

正直中午,刺眼的光线透过落地窗将整个办公室笼罩,何悦半遮起眼帘,朝里面望去。

屋内,办公桌前,一个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签着文件。听到开门声,也未能够让他抬起头来,只是冷漠的问了句:“什么事?”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会长本人的样子,不过总觉的这张脸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何悦一时又想不起来。

何悦边走边打量着,会长应该跟明差不多年龄,虽然不清楚是几年级的,不过这一身衬衫领带穿在他的身上,竟有种霸道总裁的范儿。

见对面半天没有声音,会长皱了下眉,终于抬起头,看见了此刻一脸受惊的何悦。

好精致的一张脸!

何悦有些愣神,都忘了自己来干嘛的了,就一直盯着人家脸看。

当然了,帅是帅的,只是越看越觉得这人的眼神深处就像是深不见底的鸿沟,隐隐藏着一股狡猾的神色,让人一看见他的眼睛,就忍不住脚底生寒。

只见会长原本生硬的脸庞在看见何悦时忽然笑了,身子跟着往后一靠,双手交叉在身前试问道:“何越?”

何悦冷不丁一个激灵,半响,诧异道:“你怎么认识我?”

会长扬起嘴角道:“这学校目前还有谁不认识你?想必现在整个学校最有人气的就是你了。”

何悦不以为意,从来都很少去关心那些无聊的东西,忽然意识到自己此次来的目的,张了张嘴,半天吐出道:“我来找你是有点事想求会长批准。”

会长一挑眉毛,较有兴趣的看着他:“什么事说来听听?”

何悦腹诽,不知道为什么平日一向淡定的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居然变得这么紧张,甚至连人家的脸都不敢看,生怕被看出个什么来。

于是小声道:“我想换个寝室,跟郭柏辰换。”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会长眯眼笑着说。

靠!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咬咬牙,提高了几个分贝道:“麻烦会长批准,我想和郭柏辰交换寝室!”

“哦~这回听清了。”说着,会长忽然从椅子上坐起,一步一步缓慢的朝着何悦走来,眼神儿在她身上不断的扫描着。

不一会儿,人就出现在了何悦的身后,只见他一手揣兜,上半个身子突然向何悦靠了过去,侧脸在她耳边轻声呵气道:“你的屁股可真翘~我喜欢!”

说完,还故意在她的屁股上使劲的拍了一下,何悦顿时炸毛了,瞬间蹦出好几米,随后用惊恐的眼神望着他:“你!你做什么!”

会长没想到这家伙反应这么大,一时被他炸毛的蠢样逗乐了。

“开个玩笑,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何悦气炸,羞怒道:“有你这么开玩笑的么?要不是因为你是会长,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再也站不起来?”

会长忽然露出受伤害的表情,眉眼精光闪露,弯弯笑道:“没想到还是一只小野猫,不过既然想吃粮食,那就得跟主人讨好才对啊。”

何悦的内心一阵作呕,这家伙真是人不可貌相,简直就是人面兽心!

士可杀不可辱,大不了我不换了!何悦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干脆什么话都不说,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咦?这门怎么推不开?该死!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何悦浑身发毛,手上又使劲的拧了几下,心里急的不得了。

“那门是拉开的。”身后忽然传来提示,话里包含着笑意。

何悦试着往里这么一拉,门就那样被轻而易举的打开了。

自己怎么就忘了来的时候是推进来的呢,真是丢人!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炙热传来,跟着“砰”的一声,何悦气愤的摔门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