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西方罗曼

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 乡村奶水多小说

技术开发局的局长先生很满意地从四番队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他忠实的副队长涅音梦正等在四番队的大门外,见他走出来,向前几步迎上来,用平静而又带着几分卑微的语气开口说话:“设备检查完毕,和前几次的结果一样,运行状态良好。”

“那是当然的,我研究出的东西怎么可能有误差。”涅茧利队长的语调上扬着,显得有几分自傲,但他的确有这个资本。他回头看了一眼四番队的病房楼,笑着自言自语,“就只剩下最后一步。如果瀞灵庭里早有关于这方面的数据,我也不比这么麻烦的找人来收集。”

涅音梦抬起头观察了一下自己的队长的表情,随后又将头低下去,恭敬地回答:“队长的心情很不错,看来宫川七席已经答应这件事情,她是个不错的人选。”

“她答应这件事自然是早就料到的,至于是不是不错的人选……当年远征军里活下来的就她一个,关于这类事情了解最深的大概也就她一个人,就算不具备潜质,她也不得不成为最佳人选。”涅茧利一边向前走一边分析,异于常人的双眼微微眯起,像是一个笑容,但却有几分扭曲,“况且经历过远征军事件,又被一度认为是杀死队友的凶手,就算是普通人心里也一定想要疯狂的复仇。不过她是个很理智的人,所以她的‘复仇’一定会转变成竭尽全力的‘付出’,以此达到自己的理想。嘛,人类总是因为这种强烈的感情而爆发出力量。”

话语里似乎已经将自己从人类的范围内划分出来。涅音梦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表情,觉得还是不要提醒他这一点比较好,就让局长先生沉溺在超于人类范围的梦想之中吧。

“跟那种满脑袋乱毛的家伙打完交道之后,看着你都顺眼了好多。”涅茧利颇为嫌弃地评价十一番队的第七席宫川城,他像是要迅速摆脱这种痛苦的记忆一样甩了甩脑袋,和涅音梦说话,“十一番队还会有这种家伙,那种假惺惺的笑脸不管怎么看都很想上去踩扁!”

涅音梦在脑海里快速地回想了一下,虽然不经常和十一番队的人打交道,对于这个十一番队的第七席也印象不深,但仔细想一想,印象中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总是出现在八卦报纸的头条,被笔者用及其犀利的语言评价为“万年不死无敌霹雳气不死你我就还好好活着的宫川七席(特征是鸟窝头)”。

无论是什么时候,被拍下来附在文章旁边的关于她的照片,永远都是一张雷打不动的笑脸。

涅茧利生平一大爱好,就是看见别人因惊恐、绝望或者是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所以他还是很期待看见十一番队这种战斗部队的成员流露出不属于经常在战场厮杀的人的表情,但很显然,这一次他很失望。

或许鸟窝头的人的面部神经都比较迟缓?涅音梦在思考这个说法能不能安慰技术开发局的局长先生。

快要到晚饭的时间了,宫川城在四番队的食堂里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一路和山田花太郎两人晃晃悠悠地走远路散步去那个通往现世的大门。两个七席走在路上,四周没有什么人,大家都去吃饭了。

山田花太郎一边走一边打嗝,吃的太饱有些难受,不过还是很关心地问:“十一番队的人没给你送行啊,宫川七席。”

旁边走着的鸟窝头七席特高傲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咱都是独立的大人了,别整这小孩子的一套行吗山田七席。”

“……”这一脸欠揍的二百五是谁啊!

山田花太郎顿时就没话说了,木着一张脸跟在宫川城后边走路,心想幸好这条路还是能走到尽头的,早知道就走近路了,不用陪这个脑子结构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十一番队鸟窝头瞎扯。

但心里的吐槽总是不被众人理解,于是两个七席默默无语地走了几步之后,宫川城忽然开口说话了:“您说我后背的伤会有复发的可能吗山田七席?”

跟在后面的山田花太郎愣了愣,目光下意识地移向宫川城的后背,记忆里那条狰狞的伤疤镶嵌在十一番队第七席白皙却又布满细碎旧伤的后背上,那些陈年累月的旧伤口和这条巨大的流脓的伤口比起来简直像是用笔画上去的小玩意。

见鸟窝头七席听见脚步转过来看他,山田花太郎急忙回答:“注意休息和保持良好的心情,再加上平时经常换药什么的,应该不会复发才对啊。”

宫川城用右手摸摸下巴,没说话。

“你有复发的征兆?”山田花太郎急忙凑过去,这几天正是现世工作量大的时候,鸟窝头七席如果真有复发的情况,那么在现世无疑会加速伤口的恶化,“怎么不和卯之花队长说?如果真的有复发,是不能去现世接受工作的,战斗不利于伤口愈合!”

敬业的四番队七席立刻扯住十一番队七席的一条胳膊向回走,后者拼命扒住墙壁大喊:“没那回事,虽然愈合的缓慢但是伤口真的有在愈合啊山田七席!”

山田花太郎狐疑地停下手里的动作,松开拉着宫川城的手,后者的胳膊顿时有一种被卸掉之后重新安装的错觉。

“我已经换了治疗伤口的药物,很普通的那种,您没有发现我身上的那种苦味已经消失很多了吗?”十一番队的第七席叹着气,一边检查着手里的仪器,确认没有被刚才的一系列动作损坏之后才安心。

挠了挠头,山田花太郎皱了皱鼻子。最近确实已经没什么苦涩的药味,听卯之花队长提起过,因为伤口的好转所以宫川城已经开始停用特殊配制的药而改用一般性的药物,所以那股奇怪的药味消失大半也是理所应当。

他看了看那台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仪器,又看了看宫川城:“这是涅茧利队长给你的?”

“嗯,”十一番队的鸟窝头看起来兴趣缺缺,黑色的沼泽一样的双眼盯着仪器屏幕上一直不动的数据,“是十分精密的仪器哟山田七席。”

“啊,很精密吗?涅茧利队长告诉你的吗?”四番队的七席很好奇。

“不,我只是觉得它精密起来比较符合我的风格。”

“……”您的风格是有多诡异还需要精密仪器来证明啊!

宫川城看着手里的仪器,这台仪器不大,拿在手里却有几分重量。涅茧利的那张诡异的脸又出现在脑海,他的腔调像是这辈子听过的最能够让她头皮发麻的声音,比虚的咆哮声还要让人起鸡皮疙瘩。但他的说话内容无疑让她感到向往。

——“我的研究只差最后一步。”

技术开发局的局长先生确实不怎么讨人喜欢。在瀞灵庭这么多年,几个番队的队长脾气各异,但惟独这位十二番队的涅茧利队长是的的确确让宫川城感到畏惧——这多半是因为这位队长大人曾坦然和《瀞灵庭八卦杂侃》的记者说很希望解刨十一番队的第七席来研究一下如何快速愈合伤口造福全部队员。

并且这个建议得到了包括十一番队在内的大部分队员的同意,剩下的小部分是因为担心有副作用。

所以虽然没有和涅茧利有过太多次的正面接触,但宫川城还是习惯性的一听见这个名字就脚底抹油,毕竟技术开发局的局长先生如同手术刀一样的眼神总让她觉得自己已经躺在解剖台上。

如果不是特殊状况,她估计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和技术开发局的局长先生有所交际。她看了一眼小型仪器的屏幕上显示为零的数据,有些苦恼地叹了一口气——真是强人所难啊涅茧利队长,恐怕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和瀞灵庭商量过吧?不然更木队长早就把任务的这些细节要求告诉她。

是涅茧利队长的个人要求啊……不管怎么说还真是个艰难的要求。不过……宫川城掂了掂手里的小型仪器,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几分真实。

不过她也不打算把这件事情透漏给别人——有些事情的确没有第二个人比她更适合去处理。

山田花太郎将她送到通往现世的大门前,目送她离开。拿着记录着出入信息的记录板的死神上前来确认宫川城的信息,随后朝负责开门的两位死神点点头,退到了一边,用平板的声音开口:“一路小心,宫川七席。”

开门的死神一左一右拉开那扇通往现世的大门,仿佛永无天日的黑色逆流汹涌在门框里边,不管多少次从这里行走都会让她感到自己被吞噬,浸染全身的冰凉感像是在脑海敲响的丧钟。

宫川城将那台小型仪器塞进怀里,又扶正了腰际的佩刀,深吸一口气踏进那扇通往现世的、充斥着无限可能的大门里。

技术开发局。

前来汇报的十二番队队员在报告完毕后退出研究室,涅音梦在研究室的房门关闭后才开口说话:“队长,十一番队第七席宫川城已经前往现世。”

站在一堆精密仪器中的十二番队队长兼技术开发局局长涅茧利并没有一丝意外,他计算了一下时间,也的确是宫川城出发的时间了。涅茧利将手里原本正在记录的数据放在一边,跨过满地各式的连接线,最后到达一台仪器前,并启动了它。

仪器跳转出的窗口上显示着一组死气沉沉的数据,但涅茧利并不感到失望,他相信在不久以后,这一溜让人心酸的数据将会大幅度上涨,然后通过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告诉他他最后一步实验结果完成。

涅茧利笑了笑,指着屏幕上的那组数据朝身后的副队长道:“音梦,二十四小时监控这组数据,一旦出现上升,迅速通知我。”他笑着欣赏自己仪器上的那些信息,又加上一句,“希望宫川七席不要搞砸了我研究的最后一步。”

迅速地答应了下来,涅音梦下意识地看向仪器上显示的那组没有波动的数据。莹莹的光芒映得她的双眼泛起不自然的亮色。

技术开发局在等待着前往现世的死神传送回珍贵的数据。

***小剧场***

涅茧利:出了刚才和你说的我想知道的数据外,你还要带回现世人类的饮食状况、工作状况、平均智商、睡眠状况、感情状况、科技状况……

宫川城:事实上我不支持您征服地球涅茧利队长。

涅茧利:那我只好研究一下你的身体构造和愈合快速的原因来填补我这方面的计划。

宫川城:……

涅茧利:……

宫川城:觉悟吧人类!!!放弃地球吧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