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西方罗曼

书包网h体力太好_玩奶手法工具

“对不起,都是我和你哥之间的事情连累了你。”顾倾城自责不已。

但是季霖却知道,顾倾城也是一个受害者。

“你说什么呢,你也是被陷害的嘛,你怎么样?最近都不敢出门吧?”季霖故作轻松。

顾倾城却眉头紧皱,她什么都不怕的,最重要的不想连累身边的人。

“呵……我在这些外人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水性杨花到处留情的女人,这些年来不知道被他们传成什么样子了,我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我太冲动了,要是不跟你哥吵架,你哥也不会那么冲动,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了。”顾倾城将带来的东西放在季霖的病床前。

想起那些往事就感到很是烦闷,她真是太笨了,一次又一次掉入别人的圈套。

“倾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误解总有一天会消散的。”季霖反倒安慰着顾倾城。

季霖这么一说顾倾城更加难过了,本来是她来安慰季霖的,结果却让季霖安慰她。

“你看我,怎么能叫你一个病人安慰我呢?你也别担心,我当年差点没死都被逸尘救好了,他一定能找到医生把你的胳膊治好。”顾倾城靠近季霖跟他说着。

季霖微微一笑,一切都是未知数,不过现在只能向前看了。

“你来做什么?谁叫你来的?赶快滚出去!我们这里......”

“大伯母,我和倾城也算是朋友啊,她就是来看看我,你别说了!”季霖看到季母又发脾气了赶紧去劝着季母。

可是季母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恨,根本不是能劝住的。

“季霖,你怎么也替这个女人说话啊?我告诉你顾倾城,你回去等着法院的传票吧,你不停的祸害我们季家,我们绝对不能乐凡在你的身边成长!”季母指着顾倾城数落着。

顾倾城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回击,但是听到季母说要把乐凡给抢走,一颗心顿时揪起来。

“乐凡是我的孩子,从他出生开始一直都是我带的,我跟逸尘之间也是有协议的,你们没有权利接走他。”顾倾城听到季母的话忍不住跟季母争执着。

季母季父脸上浮现一丝冷笑,跟他们季家斗,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顾倾城,你还是乖乖的拿钱走人,把乐凡给我们送回来,别叫我们季家动用什么让你难堪的方法,那样你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季父上前去警告着顾倾城。

顾倾城顿时气愤,她怕的就是这一天,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也告诉你们,乐凡是我的孩子,是我最后的底线!你们要是愿意与我和平相处,我可以考虑让你们定期见到乐凡,否则,我让乐凡跟你们季家没有任何关系!”顾倾城虽然害怕,但是还是非常的硬气。

季父听到顾倾城这样说顿时发出了嘲讽的笑声,这个顾倾城简直是可笑!

“好,那我们走着瞧!”季父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顾倾城气到发抖,安逸泽在旁边听到这些话也气愤到不行!

“走着瞧就走着瞧!我还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理了!倾城,我们走!”安逸泽拉着顾倾城向外走去。

安逸泽无比的气愤,替顾倾城不平。

“这一家都什么人啊?季逸尘喜欢你,看到你的新闻心情不好,这都是季逸尘自己的事儿,干嘛要埋怨到你身上啊!”安逸泽到了车里发着脾气。

说着便启动车子,他一直以为上流社会的人教养还是可以的,看来人们说的对,这上流社会的原始资本也是靠去剥削得到的。

所以无论过多少代,骨子里的刻薄和唯我独尊都是改变不了的。

顾倾城当然也气愤无比,到现在她的手都还在发着抖。

她真是想起来都后悔,当时为了母亲跟季逸尘扯上关系,可是好在她的母亲得救了。

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这是她欠季逸尘的。

可是季逸尘也欠她的啊!她已经受了很多苦了,要是再让她失去乐凡,她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不怕他们!乐凡是我生下来的,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顾倾城早就想到了这一层,所以她什么都不怕。

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她也不是没有做过。

“我们回公司吧,不过你也替我留意着神经方面的医生,季霖还年轻,要是真失去胳膊,那真是太可惜了。”顾倾城的心里为着季霖着想,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朋友。

安逸泽启动车子向顾氏驶去,顾倾城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她一定要把顾氏壮大起来,这样才可以去跟季氏斗。

可是她不知道,季父早已经想到了一个毒计来逼顾倾城就范。

季逸尘也在公司忙着,季氏的那几个大股东说什么也不愿意将股份卖给季逸尘。

他知道自己不去把季氏握在手里是保护不了顾倾城和她的家人的,当然,最会威胁顾倾城的还是严静婉。

“严静婉有消息吗?”季逸尘刚忙完便问着福叔。

福叔面露难色,严家虽然败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对不起季少,我已经尽力去排查所有的出租屋还有酒店了,没有任何消息,就算是跟她长得很像的人都没有。”福叔跟季逸尘汇报着寻找的结果。

季逸尘看着福叔,顾倾城和明玉林,还有他出车祸的新闻一直在网络上,热度久久下不去。

他已经花了很多钱想要压下去,也不过就是将他和明玉林打架的新闻给撤了。

这么轰动的事情,一定是出自严静婉的手笔。

“去机场,轮渡,再去排查,把所有有关于这几天的入境的女人都调出来,要一个一个的对比,但凡是有一点像严静婉的,就给我找出来!”季逸尘还是觉得严静婉此刻就在这个城市。

他有一种直接,严静婉不会认输,而且,没有人比她还要恨顾倾城。

“好,我这就去。”福叔立即转身按照季逸尘说的做。

“福叔等等!”福叔刚刚走到门口便被季逸尘叫住。

他英俊的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疑惑,严静婉根本不可能用自己的名字回国。

季逸尘想到这里立即起身,这个城市没有多少人不认识她,况且人人都知道,严静婉欠着他的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