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西方罗曼

可以让男生听湿的语音 别停还要继续用力啊好奴

沈斯把地点定在了M餐厅。

这家餐厅的环境其实并不适合孩子们。

【准备些适合孩子们吃的。】他对着女侍者交代道,之后就将菜单递到了萧凡的手中【你想吃些什么?】

【这样可以吗?】萧凡接过菜单,却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她望了望四周【这里,好像不太适合孩子们。】

【我很少去别的餐厅。】沈斯说到【这里,倒是经常过来。】

萧凡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去看着手中的菜单。这个过程中,沈斯的目光始终对向着门外。

【对了。】萧凡蓦地抬起头来【你的伤,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

那一瞬间,沈斯的心里竟有着些许的歉意——为他之后的举动。【嗯。】他点头【已经好了。】

【太好了。】萧凡舒了口气。

沈斯却有些出神,他想,他刚刚在她眼中看到的,应该是关心把。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心。

【那我要一个意面好了,再加一个。。】萧凡再次低下头去,她向着侍者交代到。

萧重明和叶子琪在这个时候挽着手走了进来,侍者在为他们打开大门后,他们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侧前方的萧凡和沈斯。

萧重明的脸色立马拉了下来。他走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

萧凡抬起头去,【爸。】她有些意外。

沈斯倒是一脸的平静。【萧院长。】他站起身来。

萧重明也不理会,他在看了一眼沈斯后又把目光对向了萧凡【我问你,你跟他在这里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难道你这个都看不出来吗?我们在吃饭。】萧凡没好气的说到。

【我知道你们在吃饭。】萧重明愠怒着【我是问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

【难道在你眼里,两个人在一起吃个饭就必须要有什么关系吗?】萧凡不能理解的看着他。

萧重明也不再跟她争执下去,他转而看向沈斯【你不是说,你和我的女儿,没有任何的关系吗?那现在,又算是什么?】

【萧院长,你不要误会了。我和令千金只是正好在孤儿院遇到了,然后就一起带着这些孩子们过来用餐。】他指了指隔壁餐桌的孩子们,说到。

【正好在孤儿院遇到了?】萧重明看着他冷笑道【沈斯,你认为你说的话我会相信吗?像你这样的人,会那么好心去孤儿院?怕是又在打什么见不得人的主意吧!】

【你够了。】他的话刚落,萧凡就站起身来【他是什么样的人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凭什么在这里对别人指手画脚?】

【他是什么样的人和我确实没有关系。可你是我的女儿,那我就有资格在这里问清楚。】萧重明冷着一副脸孔,他的忍耐已经快达到极限。

【好,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萧凡看着他,然后一字一句的用力说到【他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我喜欢他,单方面的喜欢他,一厢情愿的喜欢他而已!】

她的话,使得沈斯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不是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情感。但她这样子说出来,还是多多少少让他有些意外。尤其,还是在这样的时刻。

【你!】萧重明一时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所以他扬起手,作势就是要朝着萧凡身上挥去。

【重明!】站在一旁的叶子琪及时的阻止了他。她拉着萧重明的手,摇了摇头。然后她侧过头对着萧凡说到【萧凡,快跟你爸爸道歉。你看你把你爸爸气成什么样子了?】在萧凡还在对她的话做出沉默时,她又转过身去对着沈斯说到【沈先生,今天真的很抱歉,让你见笑了。刚刚我先生说的话,只是因为爱女心切,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了。】

她的话,合情合理。就像一个优良的贤内助,替丈夫扫除了所有的难堪。沈斯看着她,脑海里想着的,却是曾子聪的那些话。他不知道,她在过去是否也曾像刚刚一样为自己的父亲化解所有的尴尬;也不知道,她是否也曾这样温柔的对待过自己的父亲?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她背叛了父亲,抛弃了他!

明明是血浓于水的关系,她却漠然的看着他过了孤苦的二十年。明明是他的母亲,却可以对着近在咫尺的他不闻不问这么多年。

亲情,原来也是这么的可笑。

沈斯的嘴角向上倾斜了起来。他冷笑着,冷笑着看着这一切,冷笑着看着这一切尽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是的,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了的。他在向萧凡发出邀请后,他就让沈旭去打听了萧重明的行程。然后,他带着萧凡来到了这里。再接着,就发生了眼前这所有的一切。

他是在向萧重明宣战。从现在起,他所惧怕着的,他都会一样一样的让他成真。

【既然萧院长这么不希望看到我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他拿起外套【萧小姐,我们下次再见。】终究,还是有些事情在他的意料之外。萧凡的那番话,使得他原本下定的决心产生了动摇。他想起,不久以前和她在美国的一切;他还想起,她在他醉酒的那个夜晚照顾他的种种,那晚冒着热气的小米粥,那杯精心保存好的热牛奶。

【跟我回去。】在他走后不久,萧重明又一次对着萧凡说到。

【不可能。】萧凡坐下身来,她的眼里已没有了沈斯的身影。【你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就请你离开吧。】她把目光对向了隔桌的孩子们,【我还要送这些孩子们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