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西方罗曼

宝贝抱紧我我们换个地方—三根手指要撑坏了gl

眼前是一片血肉纷飞,就像是残酷的画面,又仿佛让颌天觉得,心都被震撼了。

的确,他的身体,从五十米之上的高空中掉下来,这,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这五十米,固然是让她觉得很惊讶的米数,但是,也很多了。

居然是浓墨重彩如此。

就像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她可以看得很清楚,尉迟钦的身体,像是流星一样,直接从天上掉下。

而且越来越快,并且在激荡在空气中。

这个时刻,已经发出了一种闪光的感觉。

他是不是因为如此,为此而展现出他的独特风采?

但是,他的身体在空中的华丽,只是转瞬即逝的。

下一刻,他也是真的成为了华丽的东西,被砸成碎片。

而且,成为一块块的血肉模糊。

像是他都无法去描述的东西,但是眼前的画面,更是格外鲜艳。

那些血液,在流淌,而且爆发出一种独特的感觉。

这种视觉效应,还有无边无际的死亡信息……

都让颌天不禁有些呆滞。

但,她也觉得心都被颓废了。

“尉迟钦也死了,那么我是不是要死了?”

这东西还可以。

而且将尉迟钦吊在它的身上,并且将他穿心而过后,就直接抛下。

残酷无情,像是死神一样,她可以断定,这东西必然是一个杀戮之人。

它杀人都不见血。

只不过是为此而付出它的力量而已。

想着想着,她不禁心中一阵恍惚。

但是她又觉得很妙哉。

因为他死后,身体的归属权,也不再属于任何一个人。

除非是他可以再度活过来。

但是,他也不会活了。

这里的世界,都这么残酷,让颌天也无法去缓解。

他心中是一些莫名的感触。

只觉得他们,都像死要活一样。

只是突然的冲动,死亡的气息,在此时灌溉绝唱。

他的身上,一阵一阵的血色弥漫。

“砰……”

先声夺人,最终,颌天还是看了下去。

他被摔得都不成人形,骨架被直接摔碎,还有的是无数的声音,那声音就是骨架摔碎的声音。

所以特别的犀利,像是什么东西被划破了一样,瞬间就将颌天的耳膜击破。

“天啊,不要这样,真的,太恐怖了。”

颌天心有余悸的时候,确实发现,这人的身上,还有些抖颤。

而且,露出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红胜火。

摇曳。

虽然颌天知道,他已经死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他若是再死惨一点,那么自己可能会不会感动。

他还是笑着。

“呵呵,死人。”

恶人自有恶人磨。

他的笑容像是狂妄的诠释,但是此刻却又丧失自己的希望。

她的眼前,那尉迟钦已经是彻底成为一坨肉。

而且还饱含了血,血淋淋的,就像是砧上鱼肉,颌天一辈子都无法接触的东西。

她是不是以为自己要被他拖进去了?

但是这诡异的杆子……

这一根像是电线杆的东西,是如此的暴力。

举手投足之间,就是杀人伺候。

它站立而寂静无声。

却突然间喧嚣。

“厉害了。”

但是,颌天只能说这句话了。

但是,心中却不乏对于它的定位。

“的确,是太可恶了。”

她不能这样子做那个事情啊……岂不是也心里难受?

现在,她若是这样子就死的话,那么岂不是就和群众永远都分离了?

现在,她已经发现奇怪的一幕。

她的眼前,他死之后,那些肉沫,还有血液,已经在水中不停的飘散。

这里虽然没有什么水,或者说是他们都可以防水,但是他的身体,却依旧是那么的疯狂,而且飘飞起来,像是被人人为地清除了一样,一只手,无形之间将他的痕迹抹去。

但是却没有顾虑自己。

她有些信,自己没有被弄死。

但是,只不过心中更是一阵的担忧。

就怕如此,就怕要作死。

自然,她就成为一个作死的先例……

但,尉迟钦的死亡却并非是命中注定。

她还能在那里活下去?

不可能吧。

尉迟钦还没有吱一声,就被弄死了。

那么自己呢?

自己自然也会凄凄惨惨戚戚了。

颌天只不过是露出一个苦涩微笑。

现在心中都是复杂的情怀,原封不动的心,还有那敛声屏气的心魂,颌天也恍如隔世。

要死要活。

她逐渐发现,这人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消失在此时,如突然间消失,但是自己的命运也快了。

“但是我该怎么逃出去?”

她不信这个邪,对准了世界看去。

只见的,是无数红色的丝线,在如今清澈见底的水中穿插着,并且扩散得很远很远。

这可是打不垮的东西。

但是,颌天觉得,这东西上面其实有些诡异。

细细想想,她不知道这儿有谁。

他还监视自己?

又好像是,那一个人的心魂,如今要将自己袭击。

但是,袭击的方式还是直接的,拿这些东西射,将自己射死为止。

“它是不是百步穿杨,那么我不是会死的很惨吗?”

她的手不禁抓紧了这一枚令牌。

但是却知道它也没有什么用处。

这令牌有什么用处?

这一张网,就是颌天无法出去的东西。

她的心魔,她的意识,都有些混乱的时候,特别是觉得自己都不算是什么东西。

她愁眉不展。

“唉。”

她也没有什么可以期盼的,只有死亡可以迎接。

现在,她的身边都有些混乱,那些光线,都是黑色的。

光芒从她的眼前,一个高高在上的地方透过来。

但是却饱含了死神的威力,以至于颌天身体在颤抖的同时,早已经无助而且无力了。

“太疯狂了点吧。”

颌天轻轻的说一声。

像是在感叹,命运多舛。

但是又仿佛因为尉迟钦刚才的死亡,而自己可以重蹈覆辙?

水中,已经没有任何痕迹。

但颌天的心,也要被尉迟钦白流的血液所染红。

此时,好像什么时候在流转,但是她却依旧可以发现,这一切都不太一样。

瞬间,那一道暴走一般的气息,早已笼罩现场。&#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浮光祸世&#x722A&#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