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西方罗曼

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h文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老师已经坐在了讲台前,冷漠的看着来人,打头的是沈晏,他也没好说什么,直接放人进去了。

只可惜后面的人就没那么好运了。

老师一个个点了名字,问道:“你们怎么迟了?”

韶子默道:“我们……”

他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行了,我不想听你们狡辩。你们就说,该怎么办吧。”

江落不服气:“我们没狡辩啊。而且刚刚那个不也……”她没说完,就看着班上的人忽然抬起头,齐刷刷的看着自己,不由把剩下的话给咽进肚子里去了。

季宣泽慢腾腾的往前走,他一吃完饭,就把口罩给带了回去,而今大拇指从下巴深进了口罩中,食指隔着口罩与大拇互相搓着,走到了唐安玉旁。

老师问道:“你、站住,把口罩给咦……”他忽然反应过来,班级里似乎没有这样的学生,倒是负责来调查的季宣泽,是这个模样。

也不怪他记不得,实在是季宣泽也不来上课,偶尔串串班但没有说还上晚自习的,所以对季宣泽只有个模糊的印象。

如果不是他今天还拿了个椅子坐在特别明显的地方,他恐怕都没有认出来。

老师道:“你先进去吧。”

这时沈晏在座位上懒懒的出了声:“老师,他们是陪我吃饭的。”

“吃饭?你们下次吃饭快点啊……”老师不满道,“你们早说不就好了吗,非要呆在这里话都不说一个,你们知不知道,你浪费一秒,全班那么多人都要陪你浪费这一秒,班上那么多人,就是一分多钟,你们浪费了多长时间,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韶子默不满,刚想要回嘴,江落就从后面拉了他一下,没别的原因,实在是这个时候没必要和老师起争执。

等老师好不容易说完了,才放他们回了座位。

唐安玉入了坐,听到后面的女生小声说了一声:“活该。”

无奈没有下课,唐安玉也不想再和老师发生冲突,那值班的老师眼神就一直望着他们面前飘,就想抓他们个现行。

晚自习在悄然无声中度过了,因为中间区域来的人太少了,剩下来的人基本都不敢放肆,倒是沈晏在中间可谓是鹤立鸡群。

沈晏旁边的那个人也没有来,他看着周围一圈空位,也觉得挺无聊的,随手从抽屉中拿起书一翻,傻了。

上面画的全都是美人,其中还包括了好几副唐安玉的画像,就连周围,都写了好多“唐长生”三个字。

怪不得他往唐安玉身边凑,别人也不算太起疑,这是有铺垫啊。

沈晏不动声色的将这本书又放回了抽屉,重新拿了一本小说出来。

幸好,上面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书很崭新,就像是没有动过一样,甚至好多书本上连名字都没有写。

沈晏津津有味的看到一半,小说中夹了一个纸条,说是纸条其实也不大准确,应该说是纸条的一个小角落被撕了下来。

上面留下了一段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你觉得怎么样?

署名也只有一个三点水了。

沈晏把抽屉、旁边挂着的书包全部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剩下的纸片在哪里,只能对着上面还有几个的字琢磨了。

字很秀气,似乎是女生写的,纸有点黄了,是统一发的那种本子被撕下来的一页,上面还有一些上一页余下的字。

沈晏拿铅笔涂了一下,只是一些作业的内容而已。他看着内容嘴一抽,这正确率有点低啊……

他把这事给记了下来,准备哪天借成绩单过来看一眼。

时间划回过去,唐安玉听到后面女生说的话后,面上没有动静,耳朵却是竖了起来,只可惜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没有继续说了。

唐安玉本来因为先前提醒的事情,觉得这女生似乎还不错,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桌子右上角写了今天要完成的作业,一行一行的写的特别清晰。

就连每一门预计写多久都写在了一边,非常具有规划性。

唐安玉从中取出作业本,先安心把作业给写完了,他学习本来就好,这些作业对于他而言就是轻而易举,写完后还没有打下课铃,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还有一会儿。

老师见他抬起头,也看着他不动,唐安玉淡定自然,将所有本子和笔收起来,又重新拿出来了一本书,做出准备复习的样子。

老师遗憾的收回了目光。

这目光太明显了,唐安玉有预感,一旦他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这老师一定会第一时间点出自己。

话又说回来了,唐安玉注意到无论是韶子默还是江落,都安心的在做着作业,仿佛就是个努力学习的学生一样。

沈晏倒是一会儿翻着抽屉,一会儿看背包,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虽然他做的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被唐安玉看了出来。

季宣泽依旧坐在唐安玉的前面,他因为是多加了一个凳子,所以没有桌子,和旁边的人借了一本书,就安心看了起来。

他是和第二排的人借的书,那人二话不说就给了他,可见季宣泽的地位似乎比这些人高一点。

也是,毕竟是安家派来的,就连宿舍都特殊照顾了,这里的人又特别善于观察,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话又说回来,这些人的动作足以证明,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是新玩家,对于装作游戏里的人物都熟练的不行。没有出来作死,以身试毒的。

只有呼吸声传来。

下课铃打响,终于敢放松一点了,但奈何沈晏没走,别的人也不敢走。老师收了收教案,准备回办公室了。

沈晏起身拦住了他,小声的问道:“老师,你有成绩册吗?”

因距离太远,唐安玉根本听不清沈晏说的什么话,不过凭借沈晏的口语,似乎是在和老师要什么东西。

老师问道:“有,你怎么忽然要这个?”

沈晏也不说明原因,只道:“想看一下。”

老师颔首:“那你和我来办公室吧。”

“好。”趁着老师回头,沈晏给唐安玉打了个手势。

季宣泽忽然起身,也跟着沈晏一起走了。

只有当沈晏和老师都走了,余下的人才敢慢慢的走掉,唐安玉拉住了后面的女生:“你先前说的话,什么意思?”

女生冷笑了一下,收拾着书包。

江落疑惑的道:“唐长生?你这是?”

女生看了一眼江落,又瞄了一眼唐安玉:“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