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西方罗曼

公车挤碰到胸软_被黑人40厘米巨炮干

医院内,唐纪东夫妇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

“纪东,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我们女儿怎么就被送到医院了呢。”

赵丽云有些坐立不安,已经跟唐纪东念叨好几回了,更是对着司机催促了无数遍,那急切神色简直恨不得立刻飞到医院,现在就陪在唐慕欢的身边,唐纪东看着倒是镇定许多,紧蹙的眉头却是展露了几分内心的不平静。

“慕欢啊,妈妈来看你了。”推门就瞧着病床上满脸虚弱的唐慕欢,医生还在做最后的反应测试,虽然已经包扎好了还是能看到渗出星星点点的血迹。赵丽云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还是轻轻握住她的手,动作万分轻柔,生怕弄疼了。那双保养精致的手此时连甲油都透着一股病态。

赵丽云的手轻轻抚上女儿苍白的脸蛋,满心满眼的都是心疼,自己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儿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罪?

“妈……”唐慕欢见到父母那刻也是不由红了眼眶,满腔委屈就含在这一声里,她不后悔下午一时冲动最后把自己也陷进医院,还不知道能否成功,却只对傅津越的毫不回头于心底涌了万分意难平。

“哎,妈在呢,乖啊。”赵丽云瞧着自己一向骄傲的女儿这副样子连心都揪起来了,赶忙好言安慰两句,心间更涨几分火气。

“到底是谁干的?害我女儿躺在这里。”扭头就不由对着还站着的唐纪东吼了两声,却还记着实在病房,压低了声线。

“纪东,你倒是说句话啊?”赵丽云看着唐纪东无动于衷也是心急如焚。

“好了。”唐纪东对妻子无差别的怒气也是颇为头痛,话里虽是阻了一阻,却也走到了女儿的另一边,略显老态的大手轻轻揉了揉唐慕欢的额发,虽是满脸严肃也掩不住对女儿的关切。

“有些话,等警察来了再说。”一句话,却也为唐母吃了颗定心丸。更不用说在心里补上一句证据确凿定让人记住惨痛的教训。他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就算近年收敛了些,能拼下这么大家业自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二人陪伴着看起来十分脆弱的女儿,唐母话里话外满是心疼,也浅含了一分不易察觉的埋怨,自己女儿莫名进了医院,说出去也不太好听。

这看起来温馨的陪伴也不过半晌。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门上磨砂玻璃后的人形影影绰绰。

“请进。”唐纪东略微扬声道。在病房中间拉了个帘子,不见后面唐慕欢的身影。

就见傅津越那高大修长的身子迈进了病房,身后还跟着几个警员,倒是他通身气势硬生生把后面几人压成了跟班。

“伯父伯母。”傅津越略略颔首算是向二人见礼了,唐父也略一点头,倒是唐母眼睛一转,对唐慕欢使了个眼色,离了女儿身边凑了上去。

“津越也是难得有空啊,来看慕欢的吧。”话正说着,给人让了个过到唐慕欢最近身旁的位置。

然而傅津越却不为所动,冷漠音调在人话音刚落时开口。

“伯母,我是随警方来了解事件真相的。”话语间尽是情谊凉薄,话尾咬紧了真相二字,却是不相信唐慕欢了,同时让出了身后存在感莫名变低的警察。

唐纪东上前与警员进行简单交涉,这头赵丽云察觉不对要让傅津越说个明白。

“事发前我和慕欢见过一面,走的时候她并无大碍。”慢条斯理的话语不带什么感情,把两人的见面直接带过。

“之后慕欢为什么会出现在李氏集团,还和钰皖发生冲突,就显得有些蹊跷了不是吗?”

“据我所知最近唐总和李氏集团并无业务往来。”

这最后一句却是带上些许嘲讽了。

赵丽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女儿是跟那个女人起了冲突,为了保养大费功夫的脸上眉心皱出个疙瘩。

“津越,那个叫苏什么钰皖的女人,你可要小心点啊。不是伯母说,她人品可不太好。那张狐媚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言语中满是鄙夷,紧接着就蹦出下一句。

“我们家慕欢从没遇到这种事,一碰上她就出事了,这次伤的不轻,下次碰到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呢,你也小心点啊——

傅津越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女人的聒噪。

“伯母,这件事警方还在调查,也希望你们配合。”

看着人冰冷的脸色,赵丽云有些神色讪讪,张了张嘴像是还想再说什么,就见那头唐父轻呵一句。

“丽云,够了。不要打扰他们正常司法程序。”

几人鱼贯撩帘进了病房里面,见到刚刚包扎好看起来机位羸弱的唐慕欢。

唐慕欢一见傅津越,较方才十倍的委屈涌上心头,一抹泪意不由滑落眼角。

“阿越……你看看苏钰皖把我伤成什么样……”

却是身边警员上前一步,握着笔录本。

“唐小姐,请问你能清晰说出今天下午的事情经过吗?”瞟了瞟周围好像有些氛围不对,补了一句。

“笔录而已,希望唐小姐配合。”

这一句句唐小姐却是扎进了唐慕欢心里,看着傅津越完全不为所动整个人情绪激动起来。

“出去……出去!我不做笔录!都给我出去!”

就见她忽然浑身有些发颤,强撑着精神叫喊着让所有人出去,此时自是无法好好笔录了。守在门口的医生很快走到了病房内,简单检查后把病例塞回病床,直视着围绕一圈的众人。

“病人因猛烈撞击而受到脑震荡影响,且情绪极为容易起伏不定,现在最是需要休息,不适合笔录。病房人数过多会让病人感到压抑并影响通风,各位不如出去再说?另外,现在病人需要保存心情的愉悦,有利于恢复。”随后礼貌的就要把几人都请出去。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修整后再来进行后续笔录吧,不打扰了,留步。”警方几人商量后向唐父商议几句随着医生离开,此时的病房就剩唐父唐母傅津越三人站着。

傅津越淡淡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唐慕欢,唇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伯父伯母好好照顾慕欢,我就先走了。”

“阿越不要……”也不知道唐慕欢哪来的力气,紧紧攥住了人的衣角,手背上青筋都略微突起,一双美目里满是祈求。

“阿越……别走好不好……”

傅津越本想离开,想着医生的叮嘱却是迟疑了,心里轻叹一声,打算在她睡着后再离开。

“嗯。”

“不走……真的?!”唐慕欢没想到人居然轻易答应了,轻轻松开攥紧人的手,果然没有走,唇角笑意凝实了几分。

李君酌和苏钰皖一同回了家,而录像已经交由助理提取,此刻或许陪伴才是最重要的。路上苏钰皖不发一言让李君酌有些担心,正想开口询问,苏钰皖却先一步出声。

“君酌……我们的婚约,还要继续吗?”一如既往轻柔的嗓音在李君酌耳边响起。

“当然,钰皖,只要你愿意,没有人能阻止你成为我的妻子。”

李君酌大手包住了苏钰皖有些冰凉的素手,像是带给她温柔且坚定的力量。

“可这件事,影响应该不小,你家里人恐怕会……”

苏钰皖却不是为自己打了退堂鼓,而是怕有什么不好的风评影响眼前体贴稳重的男人。

“钰皖,我相信你,也相信真相。你从不会让我失望,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的,不是吗?”

而一直避开李君酌的周引琳也按响了门铃,虽然对这种总裁一向没什么好感,但至少他对钰皖还是上心的。

“茵琳,你怎么来了?”说着话苏钰皖快步上前给了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周茵琳迟疑的看了一下李君酌,但还是亲昵的搂住了苏钰皖一侧胳膊,而李君酌体贴的回了楼上,直接把空间留给了她们。

有周茵琳在苏钰皖像是找到了一根粗壮的支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以简单的语句娓娓道来。

“这个唐慕欢,还真是够狠的,诡计多端就是她本人吧!”周茵琳话语中满是愤愤不平,这个心里扭曲的女人,居然为了拉着钰皖下水不惜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害得钰皖之后怕是要多跑几趟警局才行。

“哼,怎么不摔傻来呢?不过,警方绝对不会包庇这种小人的,有录像,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那些人站她那边也没用。”周茵琳撇了撇嘴,她的钰皖那么善良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故意伤人的事,真是眼瞎。

苏钰皖失笑,刮了刮周茵琳问她这样昧着良心夸自己逗笑难道不羞吗,周茵琳不甘示弱的逗弄回去,两个大孩子在沙发笑闹一番才将将收敛了些。

苏钰皖为周茵琳理了理衣服上的皱褶,沉静开口道。

“我也没有想到她会用这种办法……那两下看的我都疼。”

苏钰皖沉吟片刻,与周茵琳对视时又忍不住破功,话语中不由故作轻松,以免让人也压力大增。

“好啦!不吓你了,希望李氏集团的录像和傅津越找到唐慕欢方面能尽快传来消息吧。”

说出那个名字苏钰皖还是有些不舒服,半倚在周茵琳肩头,声音微顿。捏了捏周茵琳的鼻头,倒是反过来安慰有些焦急的人。

“没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有证据很快就能洗掉这一身冤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