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总裁宠文

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边走边插在里面

“小秋?”自以为对眼前这位外表冷淡其实只是有些不通世故的青年还算了解,却没有料到对方会回绝的如此坚决,罗德脸上显露出不解的表情。

黑发的青年静静地注视着同样惊愕的米勒继续用他没有感情的声音说:“其实我很早就想说,你对它究竟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

“赫鲁是一个妖精这你早就知道了,可是你既不和它订立契约也不对它的存在做任何的肯定,在你心里的它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对于没有任何魔法能力的你来说,它只是一个商品吧。即使它在我们面前对你说了那么多诸如喜欢之类的话,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非人类的它在你的眼中,从一开始就只是一样随时可以出售的商品不是吗?”四人中,除了米勒外,与赫鲁交往最多的年轻前圣骑士一口气说出指责得话“虽然嘴上说着关心它的话却没有过任何实际的帮助,那样占便宜的事谁都愿意做的。如果从一开始就把妖精当作商品的话,那现在卖了和以后卖又有什么不同?如果只是对把一届妖精王出手的价格反悔的话,那我作为圣骑士的信仰也不会容许我做出盗窃、抢夺别人物品的勾当的。”

一边的盗贼立刻被戳了痛脚般跳起来:“什么叫勾当啊!我这是技术,技术活啊……”

米勒则被圣骑士的话震慑住了,他说得没错,自己从一开始就只把那小家伙当作一件商品来看的,即使暂时没有出售也只是因为这件商品看上去还有升值的空间。可是经过昨晚的事,他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心中的赫鲁,现在已经绝对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样物品了,所以才决定遵从心的意志将它夺回来。虽然自己也不清楚这种强烈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可无论那是什么,它也已经强大到,无法容许自己就这么与自己的妖精就此别过的程度了。

秋见他低头不答,以为他终于还是放弃了,脸色更冷了一层。身边的盗贼也严肃起来,对着坐在床上的男人说:“米勒,我会独自去把赫鲁救出来的。不过救出来之后它就不是你的了,我要接管它,无论它到时候自己愿不愿意也会和它订立契约的。”

“它是我的……”年青商人自语似地说道。

“你说什么?”盗贼没有听清他的话。

米勒推开他站起身,直面着一直凝视着他的秋:“赫鲁是我的,从今以后我不会把它出让给任何人。不管你们帮不帮忙我都会去救它,即使因此死了,也是以它主人的身份而亡。不管它是什么这个王那个王的,它只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赫鲁。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向卡拉库亚神起誓。”

前圣骑士看着他决绝的样子,点了点头:“既然你有了这样的觉悟,那这件事情现在就交给我,我也不会对那个城主的行为坐视不理的。”说着转身就向门外走。

“喂喂,小秋,你等一下”盗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也转过身去“什么叫做交给你了,不是说好我们一起行动的吗?还有,刚才还信誓旦旦什么不能违背信仰,这个那个勾当什么的,现在换个理由就这么理直气壮地去做了吗?我说你小子其实本质上根本就比我还要坏啊……”

对身后的叫嚣完全无视的黑发男子还没有走几步却被人拉住,皱起眉来就要出肘,却听到米勒坚定的声音:“我也要去。”

“我说老兄,别说你现在这种身体情况,就算你像平时一样活蹦乱跳,不会用剑也没有魔法的你跟着去,完全是拖后腿啊……”亚麻发色的高个男子无奈地叫着。

“我说了,我要去救它的。即使为此死也不在乎。”脑子里是前所未有的决断,米勒自问二十多年的生命中,再没有哪个时候能比此刻更加的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了。家人的死带来的打击,视为亲人的人对自己的背叛,莎拉悲惨的遭遇,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让他产生过一定要做什么或者放弃性命也要保护什么的强烈冲动。可是,此刻的他,只要一想到小妖精那双无助却充满了期待的眼睛就无法克制自己。那个女孩是对的,自己做了违心的选择后,面对的生活也许暂时平安了却永远无法摆脱自己心灵的制裁,也许别的人可以把这一份痛苦用时间淡化,但是他米勒不是那样的人。秋的责问也点醒了他,只因为赫鲁是特别的,只有它是不管价钱高低都无法失去的存在,所以心的拷问才会如此剧烈。他的小妖精已经用了不知名的魔法将他的心束缚住了,如果就此失去,那还不如为此死去。

“老兄你就别发神经了”罗德摇着头,看到商人那坚决的神情只有转向一边的秋“我说小秋,你也劝劝他吧。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带上这个大累赘,可就连有几成全身而退的胜算都算不出了哦……”

前圣骑士继续无视了盗贼的嚷嚷,从腰间取下那把生了锈的剑交给到商人手中:“你今天的话是对着卡拉库亚神说的,所以我想信你的真心。这把剑现在交还给你,一起来吧……”

“秋,谢谢你。”

“喂!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在听别人说话啊!还有这种暧昧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你们不要随便使用这种只有在交换定情信物时的肉麻台词啊!”盗贼几乎是恶狠狠地插到了二人中间“小秋,你把剑给了他你自己怎么办?”

“我有这个了”比他矮一点却怎么看都纤瘦很多的黑发青年指着对方腰跨的剑道“你是盗贼吧,这种长剑你也用不着的。”

“虽然小秋你要的话无论什么我都会给你的,可是这么干脆的就把别人给我的东西拿去,还是用这样的话来要,我的心也会受到伤害的啊……”罗德当即作捧心状倒退了几步。

“那就算了。”前圣骑士根本不理他的即兴表演“米勒我们走吧,反正我还会用魔法。”

“这……”刚才还消沉低落,转眼间就被搞得不知所措的米勒,在盗贼那无声诉说着“如果你敢走出去一步我就立刻剁了你”独眼的注视下,一时间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最后还是宽宏大量的盗贼先生让了一步:“好吧好吧,那这赔本买卖这次只好我来做了。”说着将和他并不搭衬的细剑解下送到圣骑士眼前,笑笑“其实你昨天也听到了吧,这把剑本来也是那老头要我转送给你的啊,小秋……好了,不要用这种杀人的眼光看我了,我不过就是想听你说两句好听的话出来嘛……哎哟,我错了……别,别拔这剑,我验过,它可比那把破烂锋利多了,你这么砍过来就谋杀亲……啊!”

看着地板上被火精灵,水精灵,风精灵,轮流问候过。湿嗒嗒却依然冒着黑烟趴在地上的人形物体,米勒边摇头边回味刚才一次性饱足的眼福。前圣骑士大人说为了安全起见,自己先去城堡打探消息,再具体定下行动计划后就独自出去了。商人用脚尖踢了踢似乎已经不动了的盗贼道:“我说,你明知道他是这种清高又强悍的人,还这么频繁地触他底线,是不是真的嫌自己命很长啊?就算你喜欢人家,可是追人也要讲讲手段的好不好?”

“要你管啊,自己的事情还搞不定的人不要对别人的事多嘴多舌的。”发烧全部焦枯的罗德闷声闷气地说。

“好,我不管。”米勒蹲下身来“不过这旅馆房间被你这大脾气的心上人这么一闹,赔款和房钱我可一个子也不会出了哦……”

地上的男人半晌才咬牙憋出两个字:“奸商。”

“不客气。”一旦认定了自己要做的事,商人心情一时大好,顺带着原本就有的刻薄和坏心眼也一起复活了“不过作为对你愿意帮我的报偿我可以告诉你一件关于秋的事。”

盗贼的耳朵似乎是立刻树了起来:“说!”

“他最近说的话越来越多了,还有……”

“什么?”

“那件事在第一句话里已经说了,下面的话想听的话就给我十个基尔好了,看在我们是老熟人的份上,算你便宜些。”商人笑眯眯地说。

罗德几乎是从地上一跃而起,挥舞着拳头嚷道:“米勒.卡纳什,不要以为我不会对一个没有还手能力的人动手,我可不是圣骑士!”

商人笑着让到一边,躲过了最爆裂的两拳:“难道你没有发现,最近你叫他‘小秋’的时候,他已经不反驳你了吗?”

“诶?”在领会了对方的意思后,盗贼竟然有呆呆地点了点头,接着毫无形象地傻笑起来“啊……真的吗?对哦,嘿嘿……”

难道这家伙外表装得如此风流痞气,事实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感情白痴吗?为自己得出的这样一个结论,连米勒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以后手头紧的时候就有地方周转了,想到这里,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