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总裁宠文

几个侍卫轮公主 女市长吴敏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鼎高的办事效率极快。

胡总让孟夏放长假,不过一天就又把他找回公司,冷酷的通知孟夏:因为他抄袭给公司的经济和名誉带来严重损害,根据公司员工管理条例和用工合同,公司对他采取开除处分。另外由于孟夏造成的经济损失必须由他自己承担,包括鼎高项目的误工费,和必须赔偿给鼎高的定金和违约金一共23万。限期10天,如果孟夏不能按期赔付的话,他将面临鼎高和胡总的法律起诉。

“胡总,你这是要逼死我啊!”孟夏听完胡总的话,目眦欲裂。“我好歹也为公司奉献了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何必下手这么狠?”

胡总恶狠狠的瞪着孟夏:“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什么叫我逼死你,你犯的错难道要我给你收拾吗?有本事你别抄袭啊!我告诉你,10天期限,没有23万你就等着坐牢吧!”

孟夏忍了又忍才没把拳头挥到胡总那张油腻腻的脸上。

他放低姿态,卑微的哀求:“胡总,我在公司几年,你对我也是知根知底的,我哪有23万……”

胡总斜睨他:“前段时间你不是准备买房结婚?没钱,哈!”胡总冷笑。

孟夏屈辱的解释:“原本买房也打算付几万块首付然后慢慢还贷款。再说……就是因为连首付都付不起,我和女朋友都分手了,我真的没钱。”孟夏没想到连分手的事都必须拿出来博取同情,一遍一遍的掀开伤口,把鲜血淋漓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以便获取可能的那么一丝丝同情。

即使他已经如此痛苦,胡总却一个字都不信。“分手?买不起房子?现在你当然什么都敢说。得了得了,别瞎BB,看在你为公司辛苦了几年的份上,3万块我私人出——别说胡总不仗义,我对你可算仁至义尽了!但是、其余20万你必须在10天之内拿出来,否则咱们就法庭上见!”

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孟夏不是第一天在胡总手下做事,他深知对方冷酷刻薄的本性。刚才他已经连自尊都不要的恳求胡总放他一马,眼见没有效果,苦苦压抑的愤恨占了上风。反正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还能怎么坏呢,他索性破罐子破摔:“胡总,如果说抄袭的话,高志飞去年主持的那个薯片广告难道不是抄袭么?不是没有人举报,只不过胡总你提前摆平了而已。胡总,您帮我一次,我是个感恩的人,会感激你一辈子,有机会一定会报答你。”

胡总不屑的撇嘴,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他更没兴趣向孟夏解释高志飞有个小姨在工商局做事,正好管他们这个区,每年税务局上门,有高志飞居中搭话,能少多少麻烦啊!孟夏呢?没根没基,有点才华肯干又怎么样?这样的人滨海还少吗!

孟夏不知道胡总的心理活动,他已经打算撕破脸了。“胡总,我在公司里待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东西。如果你真的不给我一条活路的话,那我也只能顾着我自己了。我能干出什么事来,连我自己都预料不到。”

胡总听了这话,眯着小眼睛盯着孟夏,仿佛想从孟夏脸上的表情看出他话里的真实度。然而孟夏紧紧绷着脸,目光不避不闪,挺直的背脊,捏紧的拳头,无所畏惧的模样倒让他一时摸不透情况。

做生意的和三教九流打交道,哪能非黑即白。胡总常在河边走,自然也免不了湿几次鞋。现代科技发达,又有了捉摸不透的网络,平时对公司的管控也算不上严,莫非孟夏真的掌握了什么东西?

胡总一面思考对策一面按下对讲机:“叫保安进来。”得到回复后抬头看着孟夏冷笑。“孟夏,我是好话说尽,你却横竖不听。那我也没办法了,咱们公事公办吧。”

威胁失败了,孟夏的心脏咚的沉到底。

是的,他根本没有掌握什么足以威胁胡总的东西,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最后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也失败了,孟夏似乎只能接受别人的摆布了。

他在昔日同事的面前收拾自己的物品,每一件东西哪怕一张纸都必须由保安和高志飞检视过确定与公司无关才能带走。

有人面露不忍,有人暗地同情。

那又能怎么办呢?除非鼎高撤诉,或者胡总突然多长了一颗良心,否则孟夏还是只能灰溜溜的收拾东西走人。

只有后勤的小妹悄悄给了孟夏一个纸箱装他的东西。

箱子里的一叠专业书,一套绘图工具,一本笔记,一张他和宋佳雯的情侣照,一盆仙人掌,还有孟夏满心的愤懑屈辱就是他在胡总公司、在滨海奋斗四年得到的全部。

出了公司大门,孟夏茫然的站在台阶上,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手上的箱子很重,重得他不想继续抱着。

他看见路边有个垃圾箱,便把箱子扔在垃圾箱旁边。——不想要就扔了,他干脆的想。

扔掉了累赘,他依然没能体会到渴望的轻松的感觉。

脚步沉重得好像根本抬不起来,一只脚挪过去,再把另一只脚拖过去。

滨海的街头,即使不是高峰时段仍然车流如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来来往往的车辆中没有一个人对路边缓步行走的孟夏投来好奇的目光。

孟夏脑海里突然生出一股冲动——冲上去,冲进车流中,随便哪辆车吧,把他撞得支离破碎也好过这般麻木的没有希望的人生。让他的鲜血四溅,看周围这些人是否还能无视他!

孟夏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而浑身颤抖,他分不清是因为害怕还是兴奋,还是二者皆有。隐隐约约的,他知道自己情绪不太对劲。

幸好他理智还在,抬起的脚终于收回。

“孟夏——孟夏——”对面街道一个人从俩黑色越野车里探出半个身体,朝孟夏挥手呼喊。

他喊了好几声孟夏才听见,循声望去,原来是好久没见的廖俊。

廖俊打手势示意孟夏过去。

孟夏等到红灯,过了马路,违章停车的廖俊已经被交警盯上了,不过廖俊无所谓罚钱或扣分,把交警晾一边不慌不忙的招呼孟夏。

廖俊不来找孟夏,孟夏也会去找他。

在孟夏认识的人当中,有能力帮助他度过难关的只剩下廖俊了。只是,孟夏还没想到,廖俊竟然自己出现了。

上一次他们见面还是廖俊玩失踪前,孟夏向他和赵南阐述了自己对未来的美好畅想。这才过了多久啊,赵南成了孟夏和宋佳雯感情的第三者,孟夏既失恋又失业。

廖俊把孟夏载到他们常去的酒吧,大白天酒吧没什么人,清净明亮的环境和夜晚完全是两个地方。服务员和推销啤酒的长腿小妹也都不在,只有老板一个人坐在吧台后,看见熟客进来打声招呼。

廖俊看起来烦恼得很,径自在吧台坐下,张嘴就要威士忌。

“你待会儿不开车了?”孟夏劝了一句。

“不开了不开了。”廖俊嘟嚷,抓起酒杯一口喝干。“爽,再来一杯。”

瞧他一副苦恼的模样,还摆出借酒消愁的姿态,孟夏不得不问道:“出什么事了?”他想站起来离开——心情够坏了,实在没有力气安慰开解别人。

何况廖俊这样的富二代能有什么真正值得烦恼的事情呢?至少此刻的孟夏觉得廖俊纯粹是不食人间烟火,为赋新词强说愁。

廖俊瞅了孟夏一会儿,长长的叹气。“唉……”

“有什么事说出来会好受点。”孟夏麻木的说。即使还指望廖俊帮忙,孟夏也产生拔腿就走的冲动。

廖俊愁眉苦脸的说:“你不懂,我正在进行一场艰难的抉择!”

孟夏也在进行艰难的抉择——走还是留?

“唉……我的难处谁能明白啊,人生怎么总是那么多烦恼呢?活着真累啊……”廖俊抒发内心的愁闷。

孟夏:算了,实在没心情,还是走吧。

“廖俊,我还有事得先走,咱们回头电话联系。”

廖俊连忙拉住他。“别别别——我真的有很严重的事要跟你说!”他强行把孟夏按在高脚圆凳上。

好吧,孟夏看着他等待他说出‘很严重的事’。

廖俊瞅着孟夏,又开始长吁短叹。

孟夏忍耐力告磬。“我真的有事……”

廖俊按着孟夏的肩膀:“事到如今,我必须要做出选择了。孟夏,你听好了,老子选了你!!”

孟夏:??

“你说啥?”

廖俊一副舍生取义的表情:“打上回赵南弄丢老子手机那次老子就觉得不对劲。我早就看出来他对你不简单,妈/的,好端端的突然请老子去马尔代夫,临走好死不死的那么巧‘不小心’把老子的手机掉厕所。妈/的,老子认识他七八年就和他一块儿上了那么一次厕所还是他主动邀请的没阴谋谁信啊。果然从马尔代夫回来老子就发现赵南来阴的,跟我说碰巧哼哼,两个人出现在一个地方可以叫碰巧,两张嘴亲在一块儿能叫碰巧吗??当老子傻啊!哼哼,气死我了。孟夏,我思前想后,赵南这事儿做得不地道,作为朋友更是错上加错,所以我必须来告诉你,不能让你蒙在鼓里!!”

廖俊慷概激昂的说完,紧盯着孟夏,期待孟夏的反应。

孟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