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总裁宠文

old老太fat 老师再来一次 笔趣阁

这是杨芷馨此时最后怕的东西,一提到一想到就忍不住哭泣起来,虽然自己认定司马恢没有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个场景就本能的害怕。

“不必哭,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杨芷馨发着呆一样,喃喃地继续说:“陛下,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来见妾?妾怀着身孕,却半年没有见到陛下,陛下只是要其他嫔妃陪着,妾虽然明白不能奢求太多,但为什么陛下连这个时候都想不到妾?”

即便是神情不稳定,杨芷馨对于司马炎的无视仍然不能释怀,司马攸无微不至的关怀让自己这种感觉更甚,所以才能一时冲动做出那样出格的事。

或许自己已经喜欢上司马攸,但强迫着自己不能喜欢,因为这不是个浪漫的事,而是件恐怖的事。

“齐王一直照顾着妾,妾觉得他真的很好,以前也帮着妾好多好多次,妾心里觉得很喜欢他,只想让他陪着,那真是好安心的感觉。”

司马攸只是静静听着,这些话平常是不可能听到的,或许是杨芷馨心里真正的想法,只是碍于身份永不能说出口,但现在已经不知道她自己是谁了,所以肆无忌惮了吧。

但听着这些话,司马攸心里莫名觉得欣慰,或许自己真的在这个女人身上投入了太多,一开始只是因为他是杨艳的妹妹,是叶紫苏的密友,但后来为什么还那么珍视,谁知道呢。

双手扶着杨芷馨的肩膀,司马攸仔仔细细看着她的脸,虽然憔悴无比,但仍旧那么令人怜惜,司马攸如同还礼一样,也同样抱住了杨芷馨。

或许是这样的感觉太久没有体验了,杨芷馨忽然不说话了,只是本能一样也抱住司马攸,司马攸闻着杨芷馨的体香,感性占据了自己的头脑,脱离了拥抱,面对面看着。

嘴与嘴只差几厘米,互相之间的呼吸都能感觉到,杨芷馨觉得面前的人是司马炎,但却把他当做了司马攸,立刻吻住了他的嘴唇。

翩翩有礼,俊朗外表,温柔体贴又才华横溢,还有那高贵的身份,别说五条尽占,哪怕占了两三条就足够一个女人迷恋死他了。

司马攸的心跳也加快了,这次没有推开,但也没有主动,只是这么感受着,思绪早已经混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不知道能做什么。

这一吻如同给脑子里灌入了无数的回忆,杨芷馨眼神都有光彩了,仔细看了看近在眼前的这个人,忽然大叫起来,“你··你不是陛下,陛下呢?!她们要杀恢儿,她们已经把恢儿杀死了!”

竟然面对现实了,这是要清醒了?司马攸赶紧摇晃起杨芷馨的肩膀,“你快醒醒,皇子恢已经不在人世了,你要清醒一点。”

哪有那么容易,司马攸的话如同更深的刺激,杨芷馨更加发疯起来,以为面前的人是赵粲那些人,张牙舞爪要打司马攸。

咬住了胳膊,司马攸疼痛无比,见到杨芷馨刚才那点回神已经荡然无存,又更加疯狂地陷入了自己的想象中,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弱女子罢了,杨芷馨立刻倒在了地上,气喘吁吁不能起身,外面的昆布等人听到了动静,赶紧进来,马上把杨芷馨扶起来。

“齐王殿下,您没事吧?”手上的牙齿印很深,有血了,指甲也抓出好几道血痕。

司马攸看着薏苡为自己包扎,平静地说:“无事。”

这一巴掌似乎很有作用,杨芷馨已经不发疯了,呆呆看着司马攸,转而看着他的胳膊。

“对不起。”忽然跪拜在地上。

众人大惊,会有这样的反应?难道好了?

“你醒过来了?”

杨芷馨没有回答,而是一下失声大哭,嚎哭的声音令人心碎,所有人都明白这是醒过来了,但没有人觉得开心,都是心疼如碎。

沐浴过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杨芷馨从殿内出来,司马炎也立刻站起身。

“红参,你们都下去吧。”

侍从们都退出了,屋子里又只有刚才的两人,司马攸自然没有之前的举动了,只是上下打量着杨芷馨。

看不出什么毛病了,也就是精力不足的样子,司马攸忍不住又问:“你没事了吧?”

杨芷馨苦笑,“恢儿已死,我不愿相信,之前她们都是哄着我,终于有个人打醒我了。”

司马攸满面愧疚,“一时着急,得罪了。”

杨芷馨终于笑了,“打我之前,是不是拥抱亲吻我了?”

司马攸大惊,没想到杨芷馨这个倒记得清楚,但这种事又见不得人又有点不好意思,司马攸只能低头嗫嚅。

杨芷馨心里也一阵甜蜜,“不瞒你说,我挺高兴的。”

司马攸吃惊地看着杨芷馨,但杨芷馨摆出手示意他坐下,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我并不是要怪罪齐王你,也不是要与你继续做越轨的事,我知道有时候人与人便是这样,你亲近的人对你不够好,反倒是不该亲近的人如此心灵契合,但很多喜欢只能埋在心里,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想想罢了。”

和徐京墨的感情就是如此,不管再怎么挣扎,到最后也不能圆满,和司马攸的感情也是一样,埋在心里记得对方就足够了。

话都让杨芷馨一个人说完了,司马攸也只能哑口无言看着杨芷馨苦笑,在他心是什么感觉恐怕连自己都不清楚,杨芷馨的说法对也不对。

或许自己会一直守着这个女子,但绝非需要她的爱情,甚至这段守护不知道在哪天就停止了,这个女人最后需要的永远是那个皇帝。

“话也不能这么说,陛下还是挺关心你的,数次问了你的状况。”

这对于杨芷馨来说哪里够,如果这就叫惦记,那么惦记自己的人怕是数都数不清。

“陛下是没忘记我,但绝不会太过关心,他的心思肯定已经到了别的女人身上了。”

司马攸有点尴尬,“莫要多想,不至于如此。”

杨芷馨信心满满,摇头说:“我不信,你若骗我,那就不是我认识的齐王殿下了。”

司马攸见到杨芷馨心如明镜,只能叹气点头。

“宫中来了个鲜卑女子,陛下很是喜欢,本是要给皇子恢守丧一月,但陛下已经破例夜夜要那个公孙充华侍寝了。”

杨芷馨的眼神黯淡下来,当然不会再疯了,现在的自己无比清醒,因为不清醒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

他就是这样的人,我又能如何呢?

如果我有一万个包,要我天天都用着同样一个直到永远,那的确也不可能,但我是人,不是皮包,就这么不顾及我的感觉?只把我当个物品吗?想起来了就难过一下,想不起来就去找别人?

“你,莫要难过···”司马攸看到杨芷馨闭眼了,心里有些纠结。

杨芷馨摇头,“不,我已经不会再难过了,我心里也没有陛下,只有那个赵粲,逼我亲手杀害自己的孩子,违背承诺依旧吊死乌蔹莓,我一定要报这个仇。”

司马攸本想告诉杨芷馨赵俊已经被司马炎安排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倒台,那时候赵粲恐怕也保不住自身,但见到杨芷馨已经恨到不露声色,司马攸还是不打算阻止了。

“你打算怎么去做?”

是的,打算怎么去做呢?总不能我也搞什么兵变然后去茹湘殿把赵粲杀了吧,必须还是借着陛下的手,要让他能不顾一切狠下心来处死赵粲。

那究竟是什么呢?

陛下他最在乎的是什么呢?

皇位?好像没人是他的威胁,至少我根本不知道。

女人?呵,我们这些女人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不过消遣的物品罢了,谁死了他都是眼睛眨也不眨,至多难过几天罢了,还得是没有新的女人引起他注意的情况下。

皇子?倒有可能,不过有威胁的皇子只有我的恢儿,能让赵粲再亲自去动手杀的皇子怕也是不存在了吧。

没了吗?

不,还有一个,就是他整天在口中唠叨的天下,坏了他的天下大计,应当是必死无疑吧。

“我记得那个鲜卑嫔妃是异族为了与陛下和解才送来的吧?”

司马攸点头,“的确如此,如今关系已经友好,陛下自然可以先攻南方,不然不会亲自出城迎接一个当人质的女子。”

杨芷馨有主意了,这个女的如此的重要,如果赵粲把她弄死乃至于西边又开始动乱,皇帝会有什么感觉?

而我呢,当皇后?当一个所谓能周全大局的人?不重要了,曾经我以为很重要,但结果却是如此,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连一丝安慰都没有,既然如此,何必那么在乎什么大义。

这或许就是我当初侮辱诸葛婉的报应,但这报应我就是不能一笑而过默默接受。

司马攸也感觉到杨芷馨有了想法,接着又说:“怎么,你想从那个公孙充华身上下手?”

杨芷馨看着已经被拿起的那个枕头,过去的事情全部冲上心头,闭上眼沉静了一会儿,接着睁眼说:“我当一次诸葛婉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