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总裁宠文

伦乱小说一女n男 玉米地里和农村大嫂

吃早饭的时候李密难过得只想哭,没想到竟然第一天自己就拿了个丢人的季军,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喝了杯牛奶就灰溜溜地准备回房间去。司马振看她要走,连忙说道:“你今天做得很好!才这几天的时间,我都没料到你会进步得那么快!”说完又给了个好看的笑容。

“你不要安慰我了!我做得那么差!你都给我提示了,我还是不争气地得了第三名!”李密苦着脸回答。

“啊?提示!师傅,你开后门啊!”小于急叫!老孔也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俩。

“不是开后门啦,就是告诉我要静气凝神内视什么的而已!”李密惊觉自己说漏了嘴,开后门的事怎么能随便说出来,待会不但降低了司马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以后我再也捞不到好处了。

“哦,这个啊!师傅也提示我了呀!嘿嘿!我还当什么开后门呢!”小于笑笑说道。

老孔也鼻子哼着说道:“我也有啊,什么开后门啊!简直就是天书,我听都听不懂!”

啊?李密心里不由又是一阵伤心,原来自己在他心目中根本没什么特殊地位,这个提示三个人都有份!还是不要在这里丢人了,走吧。刚想站起身,又听司马振说道:“今天晚上的课程只有两个人能参加,这两个人就是——小于和——李密!”李密一震,又坐下来,不敢相信地看着司马振。

“什么?她明明最后一名好吧!怎么不是我啊!你偏心太严重了吧!”老孔不满地吼起来。司马振一笑不置可否,倒是小于说道:“你是作弊的,拉着我的衣服才得了个第二名,不然你跑到天黑都回不来!李经理是靠自己能力跑回来的,当然是她不是你罗!” 老孔听了脸一红,嘟着嘴不再说话。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我不是最后一名咯?李密听到这个意外,立马又高兴了起来,胃口也好了,连着喝了三碗粥吃了两荷包蛋。

老孔吃完就气呼呼地上班去了,小于也去公司报道了,只剩了李密和司马两人。怎么回事,怎么每次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就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呢,白白浪费这大把的两人独处的宝贵时间。李密一边慢慢地收拾桌上的碗筷,一边在想着开口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沉闷的气氛,司马振倒先开口了。“那个,麻烦你件事情好吗?”怎么现在连“龙儿”也不叫啦,管我叫“那个”了……不过没关系,感情要靠慢慢培养的嘛!求我帮忙当然没问题,别说一件,十件也可以,李密连忙回答说道:“行啊,什么事?”

“能不能借你电脑用一下?还要拖根网线出来。”

“当然没问题。我把手提给你用好来,你做设计的,用苹果会更合适,反正我房间里面还有个台式电脑可以用。我去拿给你。网线也有现成的,我把它接出来就行了。”

“那就先谢谢你啦!”司马振客气地说道。

李密立马跑到房间里去拿电脑,又翻箱倒柜地找那根闲置不用的网线,出来时发现司马振已经把桌子收拾干净,正在厨房里洗碗。嗯,还真是个好男人,会主动做家务!看来我眼光不错!一定要继续努力,加紧攻势,决不能被别人抢了去,连忙跑去厨房帮忙。(什么帮忙,不就是跑去乘机吃豆腐嘛!笔者注)

洗完碗,司马振就认真地开始了工作,李密不懂什么程序设计什么网站制作的,旁边看了会觉得要打瞌睡了,就回房间睡了个回笼觉。一觉醒来都快一点了,晕,午饭还没煮,要抓住帅哥的胃啊,别把他胃病给饿出来了,连忙跑出去准备做饭。没想到桌子上早已摆上了饭菜,看到李密出来,司马振连忙放下电脑说道:“吃饭吧!肚子饿了吧!大概有点凉了,我再去热一下。”

不会吧!还会煮饭!太好了!现代好男人的典范啊!李密咽着口水坐下来,等司马振把饭菜热好端上来,就迫不及待地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嗯,味道真的不错!色香味俱全,咸淡适宜,荤素搭配正好!连声说好吃!收了碗筷,司马振又抢着去洗碗了。

李密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发起了呆,这种二人世界太甜蜜了,这个男人又帅又能干,而且还会法术!太幸福了!太幸福了!想着想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就这样,司马振在电脑前埋头工作了一下午,间或还要给那个正在痴呆的女人倒杯水喝,李密就流了一下午的口水,直到那两个女人回来。

“饭呢?没煮饭?”老孔回来就叫着肚子饿。

“没事,我去煮吧!”小于急忙放下包准备去厨房!

“不用煮饭啦,我们今天外面去吃吧!庆祝司马和小于找到新工作!好不好?我请客!”李密提议道。

“好啊!”有人请客吃喝的,老孔当然义不容辞地举手同意,“然后我们再去唱卡拉ok好不好?庆祝吗,当然要全套的才行!”

“晚上要上课啊!”李密白了她一眼,心这么黑啊,还要蹭卡拉ok,哪来那么多米米啊!

“那我自己去酒吧了!哼!”

晚上又是小肥羊,大家吃得十分尽兴,席间只听小于和老孔谈笑风生,说着今天的所见所闻。李密着急晚上的培训课程,连忙买了单。老孔知道他们待会要上课,自己回家也无聊,还真跑酒吧混去了。

“首先,你们必须知道‘符’和‘咒’的关系以及基本的运用方法,……”两个学生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听着帅哥先生的讲解,小于甚至还买了本漂亮的本子迅速地记着笔记。还好,还算能听得明白,好像不是很难的。

“……好,接下来我们先学一个最简单的符咒——光明符。”司马振拿出昨天买的一袋东西,李密看到里面有毛笔,有砚台,几支红色和黑色的墨(笨蛋,不是红色的墨,是朱砂!)还有一大堆黄色的粗糙的纸。嗯,这个好像看到过啊,对了,不是老妈在清明和冬至去外婆墓地烧的那种黄色的草纸吗?(笔者又骂:什么草纸,那是大标纸!)

司马振开始一一介绍起这些东西的用途来,哦,原来那个大标纸是画符最好的纸,李密总算明白了。

“第一步是先要画符。符的内容很简单,你们想想什么象征着光明?”司马振问道。

“太——阳——”小于白痴地拖长了声音回答,像极了小学生的口气。

司马振微笑一下说道:“对了,太阳象征光明,所以这个符先要画上一个圆圈代表太阳,然后下面画上象征大海的三道水纹,表示是升起的太阳,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李密好奇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