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总裁宠文

宝贝办公室小点声 男主狠辣变态古言皇姐

还是那间屋子,叶茌咬着手指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周围这一干人。

离她最近的是一个貌美的女子,妖媚带着清纯,姿态妖娆,其专注的眼神盯着叶茌,里面流露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欣喜。

这是绯霄的母亲小痴,一修行了三百年的狐妖。

紧跟在小痴身旁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相貌平凡,却有一股子书生气,颇为不凡。

而此时,这位平时稳重的男子,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这就是绯霄的父亲,鬼王宗宗主万人往。

再跟在后面的,便是那位幽姬,平日里被她一直戴着的面纱此时也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绝美的容颜。

还有小小的碧瑶,站在门口与叶茌对视着。

碧瑶疑惑地盯着叶茌,总觉得很奇怪,之前还与她讲话的妹妹此时竟像傻了一般咬着手指,不说话也不哭闹。

终究还是年纪太小了,碧瑶没有看出来叶茌在装傻。

想想看,一个婴儿从出生起便一直昏睡着,直到现在才醒来。醒来后居然能说能笑,有着常人一样的想法,这怎么看都是不正常的。

所以,在绯霄的家人过来后,叶茌就装成婴儿的样子,不过实在是哭不出来,所以就只能咬着手指,其实说白了就是装傻。

小痴从怀里拿出一方手绢,小心翼翼地把手指从叶茌的嘴里拿出来,用着手绢轻柔地擦拭着:“霄儿,我的霄儿终于醒了。”

那张美艳的脸庞上,带着一种婴儿一般纯净的笑,她就那样痴痴地盯着绯霄看,这一看便是许久。

叶茌情不自禁地盯着小痴的眼睛看着,小痴的眼神是那样的专注,好像天地间只有你我两人。

叶茌没有发现她已经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这笑容把室内的几人都融化了,只有碧瑶恨恨地想着:刚才还说我蠢,现在还不是比我还蠢。

不一会儿叶茌就被小痴带到浴室,从头到尾洗了个干净,换上了一件水绿色的小裙,头发上面别着一朵白色小花。

这装扮和碧瑶一模一样,要不是因为叶茌因营养不良而看上去有些瘦小,估计都没人能分辨出来这姊妹俩。

绿色,叶茌唾弃了一下这颜色,幸好头上的花不是绿色的。

鬼王宗的弟子都知道,宗主有两个女儿,一个据说被奸人下了毒,常年昏睡不醒,另一个天天在内门里捣乱。

而现在,是两个在内门里捣乱。

这不,藏书阁一楼的台阶旁,两个小脑袋藏在角落里互相议论着。

“我叫你说的话你记住了没?”

碧瑶一拍手,高兴地扬起声音:“当然了,我可是碧瑶。”

叶茌一手捂住碧瑶的嘴,一手分开了碧瑶的手掌,心里不禁叹了口气:“轻点声!”

碧瑶被捂住了嘴才后知后觉地点点头,脑袋往后缩了缩。

这动作做完又觉得不大符合她的身份又挺起了胸膛,差一点整个人都暴露出来。

“蠢姐,你真是够了!”叶茌继续拉住碧瑶的手,整个人往她身上一压,把碧瑶往角落里推进了点。

“又说我蠢,放心,有我在,我们是不会被发现的。”

听着自家少主的嘀咕声,守着藏书阁的弟子,不禁抽了抽嘴角,想笑却又不敢笑。

这弟子名叫常德,看起来不过是二十的样子,实际上有百来岁了,天赋不佳,却饱览群书,正好被宗主看中安排在这儿守着藏书阁。

此时看着藏书阁里出来一位弟子,他不禁对他使了个眼色。

那弟子偷偷往外看了一眼,随即了然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银豆交给了常德。

常德满意地掂了掂银豆,从包袱里面掏出了一个纸袋子,里面是包装完好的两串糖葫芦。

那弟子接过纸袋子,佯装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从藏书阁走了出来。

只见藏书阁外跳出两个蒙面小豆丁。

“呔,妖怪,此树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留下买路菜。”只见其中一个小豆丁拿起一根树枝,装模作样地挥舞了几下。

明知道已经蒙住脸了,但叶茌还是禁不住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小声地在碧瑶耳边做着提醒:“是买路财……而且是路开树栽啊!”

碧瑶一惊,放下手中的树枝,拉起叶茌的袖子:“谁叫你刚才说的那么轻,我这不是听错了吗?”

“那你刚才还说听懂啦!”

“我以为我听懂了嘛……”

看着这两个小豆丁还有说下去的欲望,那弟子看了看正午的大太阳,立马捂住自己的胸口说:“啊!大侠饶命啊!这是我从南海带来的红琉璃,现在就孝敬给你们了。”

说完这弟子用法力将是纸袋子往碧瑶那边送,随即机智地遛走了。

叶茌碧瑶面面相觑,半晌,叶茌接过纸袋子,拉着碧瑶说:“走啦,去上课了。”

这是碧瑶和叶茌的房间里。

叶茌醒后不久,就是碧瑶和叶茌单独一间房间,鬼王不让他们和小痴一起睡了。

当时那不靠谱的爹说什么她们大了要独立了吧啦吧啦的,实际上就是不希望有两个小电灯泡。

不过虽然这么做了,小痴却舍不得两个孩子,隔三差五会跑来搂着两个孩子一起休息。

房间虽然只是给两个孩子的,却依然很大,东西应有尽有,本来还有两个女弟子给她们看门,但后来被叶茌赶走了。

此时,这两人偷偷地溜回了房间。

“你不是说要去上课吗?”碧瑶坐上了床,晃荡着小腿。

“你不是也不想上吗?来看看我们的战利品。”

叶茌打开纸袋子,看见了两串冰糖葫芦。

“这就是红琉璃?”碧瑶好奇地凑了过来。

“什么呀,这就是冰糖葫芦而已,被骗了。”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叶茌还是拿起了糖葫芦,一人一串,开始吃。

“这就是冰糖葫芦吗?还不错嘛,但是我还是想吃桂花糕。”

“你这是典型的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不过桂花糕还挺好办的,厨房里偶尔也会有。”

“明明是你,教唆我逃课的吧!”碧瑶一手撑着床,跳了下来,“你真的不去上课了吗?明天就我们五岁的生日了,可是你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叶茌停下了啃糖葫芦的动作,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翘起来二郎腿:“瞎说,我怎么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啦!”

“就这两个字,还写得那么丑!你这叫会写吗?”

“嘻嘻,这不是还有你吗?”听着这话,碧瑶小脸一红,骄傲地扬起头,“那是!我可是碧瑶,你的亲姐。”

“可是,为什么,你说话学的那么快,写字去这么久都没有学会?”碧瑶凑了过来,小手贴上叶茌的额头,“不会是当年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

叶茌心里一暖:“没事没事,早晚会学会的。”

她总不能说是,这字跟她前世的字一点都不一样,所以她很不习惯啊。

“不谈这些了……说起来,碧瑶,要不我们去敲秦术一把吧!他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秦术是鬼王宗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据说天赋不错,就是长得丑了点。

“为什么呢?他的东西再好比得上爹爹的吗?”

“这你就不懂了,爹爹的本来就是我们的,但从秦术那里敲来的就不一样啊!”

“好吧,谁叫我是你姐姐呢,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对对对,我们家碧瑶最好了!”

偌大的房间里,两个小女孩穿着同样的衣服,吃着同样的糖葫芦,一起开心的笑着,笑声渐渐回荡出去,仿佛间飘到了远处的那座山角下。

此时的草庙村。

张小凡和林惊羽安静地坐在一起。

看着阳光从正中央慢慢往下落。

“惊羽,你真的不回去吗?好歹去吃个饭吧,叔叔,肯定是为你好……”

“小凡,我……他从来都没有打过我,这次居然……”

“没事的,我跟你一起回去,叔叔要是再打你,就连我一起打吧!”

“小凡!我……小凡,你真好……对不起,早上就突然拉你出来,连累你两顿都没有吃饭。”

“没事,我不饿!”

张小凡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肚子叫了几声。

“哈哈,小凡,你还说你不饿!”

摸了摸头,张小凡尴尬地笑了笑,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林惊羽的肚子也接上了几声。

这下正好,林惊羽也尴尬了起来,两人互相看了几眼,突然间爆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

“小凡!我们回家。”

“好!”

渐渐下落的太阳映照着两小孩,随着风的吹动,阳光只在空气中留下一点涟漓,模糊了那对渐渐拉长的影子。